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率團訪台,8月31日下午2時於政大進行演講。他說,對於民主台灣「很抱歉,捷克來晚了」,他相信歐洲國家也意識到此點並將陸續訪台。

維特齊提醒台灣一定要好好守護「自由、真理和正義」,因為這是台灣最好的利劍與盔甲。此外,維特齊也讚歎台灣的美麗與好客,並期待台灣與布拉格促成直航,以及經貿、文化等各項合作。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8月31日參訪政治大學並發表專題演講,分享自由、民主與台捷經濟合作。(中央社)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8月31日參訪政治大學並發表專題演講,分享自由、民主與台捷經濟合作。(中央社)

維特齊在台首場演講主題是「行動是最好的語言」。他在開場時首先讚賞台灣是福爾摩沙、美麗的島嶼,並表示敬佩台灣捍衛自由民主的勇氣;但遺憾的是,在捷克第一任民選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2004年訪台後的16年,參議院議長才來台,沒能早點訪台,令他感到「非常後悔」,「很抱歉,捷克遲到了」,但至少某程度上,他彌補這樣的拖延,相信歐洲其它民主國家與歐盟將意識到,他們對台灣也已「民主延遲」,並很快會到訪台灣。

維特齊說,哈維爾是永遠的捷克總統,也是捷克民主之父,就像李登輝是台灣的民主之父;他還幽默談到,哈維爾之妻奧爾加·哈夫洛娃(Olga Havlova)在1990年就以慈善名義訪問台灣,比哈維爾2004年訪台更早,「這讓我們男人意識到,有時女人比男人更早做出正確的事,甚至比男人更有勇氣」。

他還說,儘管現任捷克總統澤曼不建議他訪台,但幸好,歡迎他到訪的台灣首位女總統蔡英文2020年連任成功,支持了他這次訪問,因此他很期待與蔡英文的會面。

以民主的勇氣 戰勝對極權的恐懼

維特齊演講有兩大主題。首先他認為「沒有痛苦和勇氣就無法成功地實現民主」,台捷兩國有相似通往民主艱難之路。他反省,捷克在1989年(絲絨革命,又譯天鵝絨革命)民主化前,遭受四十多年壓迫,「當時沒有太多人站出來反對共產黨,人民排隊等配給供應、看共產洗腦電影、並歡慶歌頌它,雖然不滿,卻沒勇氣改變」,只因「害怕」極權政權,而保持沉默;對於少數挺身而出的異見人士,遭國家秘密警察迫害和監視,捷克人卻漠不關心,只想過著喝啤酒、種菜的日子。

維特齊說,因為年輕學生與反對派的勇氣鼓舞了社會,後來有越來越多人對共產政權不滿,並增強對自由的渴望,「1989年捷克學生的『絲絨革命』,就如同台灣學生在1990年『野百合學運』角色相似,一樣勇敢。」

維特齊坦言,自己在絲絨革命前,也跟多數人一樣不喜歡被共產黨統治,卻默不吭聲、向命運妥協,由於學生與西歐、美國民主力量帶來改變的機會,至此他對自己發誓,「將積極奮鬥,爭取民主自由」,不再被動、坐以待斃任憑自由逝去,所以選擇參政。

「就像今日,我選擇來到台灣。」維特齊說,他不願聽從或接受最高層權力(即使來自總統本人)的勸退,那會削弱自主、主權和獨特性,同時破壞「世界任何一處」的自由與民主;他站在這裏,就是用「行動」作出最好承諾;並呼籲,民主國家團結一致,支持為民主奮戰或可能受到強國威脅的國家,「我們有義務共同支持香港,支持自由白俄羅斯」。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前左)8月31日下午參訪政大,並在創新育成中心發表演說,外交部長吳釗燮(前右)到場迎接,雙方以手肘互碰打招呼。(中央社)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前左)8月31日下午參訪政大,並在創新育成中心發表演說,外交部長吳釗燮(前右)到場迎接,雙方以手肘互碰打招呼。(中央社)

感謝年輕人關注社會

演講第二個重點,維特齊談到,世界價值正面臨衝突,必須儘速回應以守護未來光明,因此,他要表揚捷克與台灣青年,對當前社會的關心。他說,在捷克有名為「百萬民主時刻」(Million Moments for Democracy)的青年組織,關切政經與媒體掛鉤對民主的危害;而台灣先前也有「318太陽花學運」,反對政府與中共當局貿易協議的不透明,他要說「做得好,年輕人,謝謝你們。」

談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維特齊表示,台灣防疫表現優秀,向台灣取經也是此行目的之一,「同時,我們注意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非常奇怪的舉動,且國際社會在處理台灣的態度上,令我個人非常不滿意。就像《慕尼黑協定》(Munich Agreement)犧牲捷克,換得屈辱,卻仍無法避免戰爭,相信世界足以獲得教訓。」

維特齊指出,此行有40位捷克商人,並期盼促成台捷經濟、學術、文化等方面合作,希望台灣與捷克商業合作無間。

維特齊總結表示,台灣以自己的方式造就繁榮強大與自由民主的國家,捷克人非常了解「背後無所不在的老大哥意味著甚麼」,所以「捷克一定會與台灣在一起」,自由、真理和正義是台灣最好的利劍與盔甲,所以「拜託了,請好好保護你的劍和盔甲」,祝福台灣未來自由、真理與正義永存。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8月31日政大演講全文: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我很高興有機會與同事一起拜訪福爾摩沙、美麗的島嶼:台灣。

因此,我要特別向您致以最誠摯的問候,所有台灣居民、台灣人,我讚賞這美麗的島嶼,以及你們為自由和民主所投注的力量,勇氣和精力,深感欽佩。

同時,我想在演講開始時再提一件我非常遺憾的事。很抱歉捷克參議院以前的議長都沒能訪問台灣。很抱歉,在我們第一任民主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到訪後,相隔16年,我們才再次訪問台灣和貴校。

在這方面,我們捷克遲到了,但我至少在某程度上,來彌補這樣的拖延,我以享有捷克參議院的支持的現任政治家身份訪台,也就是我們國會的上議院,我個人認為它是捷克最民主與自由的機構。

同時,我相信,其它歐洲的民主國家和歐盟本身將會逐漸意識到自己的「民主延遲」,並很快會到訪台灣。

儘管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早在2004年訪問政大時已不是總統,但他將永遠是我們捷克共和國總統,也是捷克現代民主與自由之父,就像李登輝是你們的民主與自由之父。

談到哈維爾的家人,我記得是瓦茨拉夫·哈維爾的妻子奧爾加·哈夫洛娃(Olga Havlova)夫人,她比總統本人更早訪問了貴國。奧爾加·哈夫洛娃應台灣慈善團體的邀請訪問台灣,當時是1990年,即30年前,擔任善意委員會(Committee of Good Will)的主席。

我提到這一點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男人應該意識到女人有時比我們男人更早、更好地辨別甚麼是好事,而且她們有時候甚至更有勇氣。

補充一點,儘管我們捷克共和國的總統不建議我訪問台灣,但令我高興的是,在台灣最近有位女總統連任。我非常期待與她會面,因為她支持我的拜訪及與民主國家的合作。我確實非常感謝。

這使我進入了今天想談的第一個議題或主題。我想闡述一個事實,我認為沒有痛苦和勇氣就無法成功地實現民主。

您知道,我們兩國:台灣和捷克共和國,在贏得自由與民主方面都走了一條艱難的路;我們在通往民主的道路上有些相似,有些則不同。因此,請讓我談談我們也許永無止境的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後來的捷克通往全面民主和負責任的自由之路。

我認為這對我們所有人都可能有用,甚至很有啟發性。1989年,在所謂的「絲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又譯天鵝絨革命)遭受了四十多年的壓迫之後,我們捷克共和國終獲得了自由與民主。

儘管我們所有人——我要說絕大多數人——並沒有極力反對捷克共和國的高壓極權共產政權或共產政府,但我們在1989年11月贏得了自由與民主。

我們依舊上班,排長隊等待供不應求的商品,去電影院強迫看蘇聯電影,我們被迫參加共產主義慶祝活動。我們心生不滿,我們沒有自由,除了某些國內事務可以批評外,我們都保持沉默。不知何故,我們沒有勇氣去改變。我甚至不敢說情況其實更糟。

我們害怕、害怕抗議、害怕爭取改變,害怕反對極權政權並大聲表達我們的反對。正如我們常說的,幾乎每個人都只是閉嘴,做著相同的事。

但是,有一些勇敢且有想法的人,即所謂的異見人士,他們沒有閉口,不想從眾;但,他們受到國家機密警察的迫害和持續監視。其他人通常對這些人沒甚麼興趣。

我們過著不自由的生活,遠離那些異見人士,逃到酒吧裏喝捷克啤酒,或者躲在我們花園裏的籬笆和屋牆後面。

那些較專心和積極的人士顯然注意到,捷克公眾的情緒正在迅速變化,尤其是在1988年和1989年,對共產主義政權的不滿以及捷克民族對自由的渴望正日益增強。

儘管如此,1989年11月的「絲絨革命」對我們許多人來說是以驚人的速度獲得勝利。在1989年11月17日的國際學生日上,這是一種象徵性的方式,年輕人和學生尤其具足勇氣,與少數異見人士一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這給了我們所有的精力和力量,使我們能夠在絲絨革命中獲得自由,我們開始了永無止境的建設(正如我所說的),達到完全民主。

我不確定這種比較是否夠準確,但是根據我對台灣歷史及其通往民主之路的了解,捷克學生在1989年就如同台灣學生在1990年3月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相似,一樣勇敢。

當時,你們的學生和公民以所謂的「野百合」運動,靜坐在總統府附近的廣場上,要求施行真正的民主議會選舉和總統民選選舉,這在台灣而言是一個轉捩點——追求民主,就像1989年11月的捷克共和國一樣。所以,你看,我們兩國的學生,一個在1989年11月,一個在1990年3月。雖然有些人說我們沒有太多相似之處;但恰恰相反!

我自己是一名學者和老師,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榮幸,同時也象徵著我可以提醒我們捷克和台灣學生在這著名的國立政治大學,共同爭取自由與民主中的重要角色,感謝他們帶給捷克共和國和台灣民主,對他們的勇氣和榮譽表示讚賞。

再次非常感謝你們,讓我能提醒我們所有人,學術自由和自由的學術基礎是民主的支柱。我們將永遠不會忘記這點!

我提到這些不僅是對我們彼此的共通點多做提醒,更要坦白一件事。在1989年11月以前的幾年內,我跟大多數捷克人一樣,他們不喜歡共產主義、渴望自由,但對外卻與自己的命運妥協,在公開場合也不會說甚麼。

1989年11月,由於學生和異見人士的勇氣,以及來自西歐和美利堅合眾國的民主力量支持,帶來了獲得自由的真正機會。我對自己發誓,我將積極奮鬥並把握這個機會。

所以,這是在1989年底。在1990年,在我們小而美的城鎮特爾奇,我以市政議員及公民論壇參選人的身份加入了政界。

在我的政治生涯開始之初,我發誓不要讓自己變得被動,或輕易辭職。我向自己保證,我將永遠不容許不戰而失去我們的自由,就像今天一樣的重要——我也不會聽從或接受最高層或最有權力的代表(即使來自總統本人)的建議,那會削弱我們的自主、主權和獨特,同時破壞世界任何地方的自由與民主。

讓我再重複一遍,是世界任何地方!

好吧,誓言是誓言,行動是最好的話,所以在這裏,我站在台灣,你們的面前!

感謝你們的邀請,到訪這美麗、自由和民主的國家!

女士們,先生們,所有擁有真民主的人顯然都知道,民主國家尊重同樣的價值,應該團結一致。民主國家也應相互支持,同時也應支持實際上為自己的民主而戰或可能受到強國和強國威脅的其它國家。

因此,我們有義務共同支持香港,我們有義務共同支持自由白俄羅斯!

前任已故捷克參議院長雅羅斯拉夫·柯佳洛(Jaroslav Kubera),遵循民主國家合作的邏輯,決定要訪問你們美麗的國家台灣。但隨後,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無法成行。

不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或是在其他最高憲政代表的壓力下,他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儘管如此,雅羅斯拉夫·柯佳洛從未放棄訪問台灣,雖然他不得不應付巨大的壓力。

令人遺憾的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種壓力和無處不在的壓力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他的意外突然離世。

他的死給我們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家人遭受的打擊最大。我希望他心愛的妻子薇拉·柯佳洛娃(Věra Kuberova)今天能和我們在這裏一起。儘管她想和我們一起訪問台灣,但由於她目前的健康狀況,她的醫生基本上禁止她旅行。因此,我想藉此機會向她傳遞一則消息:親愛的薇拉,這是來自台灣的問候,祝您身體健康,活力十足。賈達(Jarda)是個好人,一個很棒的丈夫,爸爸和爺爺!你要保重。

對我們來說,前參議長雅羅斯拉夫·柯佳洛(Jaroslav Kubera)是一個勇敢而自由的人。個人自由和民主對他來說是全世界。他是一位人權政治家,堅持自己的觀點,從未改變。他教了我很多東西。謝謝,雅羅斯拉夫。我們懷念你。

我要提到的第二個主題,是當今我們必須解決的價值衝突。很多事情正在發生,並存在風險,如果我們不作出正確回應,我們的前途就不會光明。

我要做一些我不常做的事情——我要讚許。我必須承認,我對年輕人要求很高,並經常挑剔苛刻他們;但是這些日子他們反而使我感到高興。他們讓我在捷克共和國以及台灣這裏都感到高興。他們對當前的社會問題表現出關心興趣,這使我高興。

在捷克共和國,我們有一群年輕人,他們名為「民主的百萬時刻」(Million Moments for Democracy)。這些人關切的是:經濟、政治和媒體力量互相掛鉤,這會危及自由和民主。最近在台灣的「318太陽花學運」反對台灣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貿易協議不透明。做得好,年輕人,謝謝你們!

COVID-19(中共病毒)肺炎正在全世界大流行,已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不可避免的一部份。你們在台灣這裏做得很好。世界該從你們身上汲取經驗。這是我們來拜訪的另一個原因。同時,我們注意到世界衛生組織非常奇怪的舉動,且國際社會在對待台灣的態度上,令我個人非常不滿意。

你知道,在捷克斯洛伐克的歷史中,我們經歷了一次事件,稱為「慕尼黑協定」(Munich Agreement)。簡而言之,四個歐洲超級大國於1938年在慕尼黑達成協議,為了從希特拉手中,把世界和平拯救出來,為了避免二戰爆發,因此他們犧牲了中歐的一個小國,就是我們捷克斯洛伐克。

後來,我們都知道結果如何。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隨後表示:英法兩國政府必須在屈辱與戰爭之間作出選擇。他們選擇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他們仍得面對戰爭。我相信這對世界是足夠的一個教訓了。

現在讓我簡短地提及我們的經濟、研究、發展、文化和其它類型合作的可能,因為在其它論壇上,這些問題將進行詳細討論。

近40位捷克商人與我一起來到台灣。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的公司都擁有最先進的技術。我們的企業界和科學家之間強烈希望對智慧及互利合作奠定基礎。

當我在思考關於這個問題我還要說些甚麼時,我決定提出一個反問,而不是詳細說明和證明台灣和捷克之間的合作有多麼有利。

「你知道台灣女孩與捷克女孩合作時會得到甚麼嗎?」世界排名第一的網球雙打拍檔。我說的是2019年溫布敦網冠軍得主謝淑薇與巴博拉·斯特里科娃(Bara Strycova)聯手。

現在試想一下,當台灣商人開始與捷克商人合作時結果可以實現甚麼。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你們的島嶼確實美麗而好客。畢竟,葡萄牙海員對你們島上的美景非常著迷,於是決定將其命名為Ilha Formosa,即美麗的島。

因此,我想提請你們注意,另一個我們相同的之處。我們的國家捷克也非常好客,我不僅在談論布拉格,我剛提到我的故鄉特爾奇(Tel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城鎮。極權時代,開明的公民阻止了Telč廣場的重建,同時為後代保留了這一享譽全球的歷史瑰寶。同樣地,我們設法保留了庫特納霍拉(KutnaHora)或特熱比奇(Třebič)的猶太區的歷史核心。

我可能會花很長時間談論我們的自然之美。當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結束時(很肯定會發生),歡迎來捷克共和國,我們誠摯地邀請您。我衷心希望你們能在不久的將來,能開啟台北和布拉格之間的直航。

容我直言,我還是要回到我們的共同點,和我認為非比尋常的地方。當我試圖了解台灣奇蹟的原因時,我與許多非常了解你們國家的人交談。我問他們許多問題,並嘗試閱讀他們向我推薦的文章。

但一如既往,我也閱讀了不在推薦行列的文章。因為有時不要盲目的跟隨比較好。但是,認真聆聽有智慧的人說,總是好的。

有趣地,我發現台灣的認同感,具備令人欽佩與健全的起源。我查找台灣歷史時,我很高興找到其他歐洲海員的蹤跡。當然,我還發現了許多其它痕跡和影響,在此我當然不會一一列舉。

我必須承認,我非常佩服你們以自己的方式銜接和編織自己的認同感,從而造就一個繁榮、強大、自由民主的國家,勢必比起在歐洲的我們,更專注努力地捍衛你們的自由和民主。

在捷克的我們,也能理解,被背後無所不在的老大哥,對台灣人民意味著甚麼,而老大哥永遠不會原諒、軟弱和錯誤的。看吧,我們又有另一個共同之處。我們理解你們,我們與台灣站在一起。

儘管我已經說了很多,但我不得不提到一個我認為最重要的共同特徵。我相信,台灣和捷克人民最主要的共同點,同時也是我們最大優勢,是我們兩國都選擇自由,自願地生活在民主之中。

我認為,源於自由、真理和正義的民主是我們最珍貴的共同價值,是實現幸福和公平生活的必要條件。

因此,讓我以與演說開始時相似的觀點做個總結。你們生活在美麗的島嶼上。您生活在民主國家,必須每天照料和保護。

請記得,自由、真理和正義是你們最好的利劍。
請記得,自由、真理和正義是你們最好的盔甲。
拜託了,請好好保護你的劍和盔甲。
讓我祝你們未來持續擁有自由、真理與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