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克沙士州剛剛遭受了颶風「勞拉」的襲擊,損失不小。大多數人遵從預警,提前撤離了,但一些房屋被夷為平地,不少供電供水設施也被破壞。儘管實際的破壞比預計的低,美國總統特朗普仍然立即前往受災地區,與當地官員共同研討應急救援工作。

中國大水災2個多月了,中共高層才象徵性的現身,然後就準備宣佈抗災勝利,差距為何如此之大?

美中官員的救災天壤之別

「勞拉」颶風來襲,提前預計美國民眾可能受災,特朗普也一直關注,及時宣佈了緊急狀態區域,災後馬上趕往現場。在美國人看來,並沒甚麼特別,這就是總統的工作。假如特朗普忙於競選,不去或晚去災區,媒體馬上就會質疑,民眾也會表達不滿。即使總統到場了,民眾仍然可能對一些事情不滿,總統也需要認真聆聽,及時解決問題。

反觀中國大陸,水災從6月開始,一直到了8月18日,習近平才來到洩洪區的安徽省視察,圖片、影片中,人們根本沒有看到水災,甚至沒有看到泥濘的土地。地方官員們還要組織群眾演員們演戲,故意把農作物搬到官員們的腳下,警官扮演農婦抱著孩子滿臉堆笑的迎接,配合黨媒宣傳。這要發生在美國,媒體一曝光,相關的官員就只能辭職下台了。

中共的官僚系統早就對此輕車熟路,中國老百姓也見怪不怪。只是這一次,李克強故意同時去了重慶,貼出了踩著泥水掰爛粟米的大照片,人們才多少了解了一些實情。李克強在一幫官員的簇擁下,當然也知道會有事先的安排,於是特意做出了掰粟米的出格動作,以顯示親民,同時也暴露與習近平不同調。

李克強7月初曾去過貴州,當時並非是真正的災區,李克強故意踩了一腳泥。如果真的關心老百姓,6月、7月、8月,中共高層的七常委們,應該輪流視察災區,至少受災的各個省份,可以走一遍。

但是,中共高層們只是開了個視像會議,象徵性地討論災情,要求各地官員深入一線、靠前指揮,害怕染疫的中央一級官員們,一個個坐在家庭辦公室裏批示一下,講兩句話,就算完工了。他們擺出了皇帝和王公貴族的十足架勢,卻沒有做關心子民的實事。

8月20日,李克強到訪重慶,踩著泥水查看粟米地,並把大圖放在國務院網站上,三天後,黨媒不得不報道。(網站截圖)
8月20日,李克強到訪重慶,踩著泥水查看粟米地,並把大圖放在國務院網站上,三天後,黨媒不得不報道。(網站截圖)

面對洪災中共到底做了甚麼

中共高層不露面,各地官員上行下效,同樣也躲得遠遠的。應急管理部統計,僅7月份就有299.6萬人次需要緊急轉移安置,同時稱90%以上的民眾自行投靠了親友,中共的抗災基本甚麼也沒做。這要是在美國,從上到下的官員,都會被曝光,全部都得辭職。

習近平8月20日在安徽聽取軍隊匯報,結果報出一百多萬人次的軍隊抗災數據。實際真正被軍委批准參加抗災的,從7月中旬起,不過5萬餘人,參與二十多天,就是一百多萬人次。這立刻就成了中共抗洪勝利的標誌,也成了展示軍權的籌碼,老百姓的真實處境,根本無人在意。

習近平視察的安徽,當初洩洪時,通知撤離不到24小時,中共就開閘放水。美國颶風來臨前,政府千方百計動員撤離,從來都把風險估計到最高,做好最壞的打算,所以大多數情況下,颶風過後,損害經常小於預期。沒有人會說聳人聽聞、造謠生事,更不會被訓誡。美國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從來不會被置於無端的風險之中,這才是一個正常社會的運作方式。

天災難測,但應對天災的方式卻可以控制。一個黨,是否真的關心民眾,是否配做執政黨,這樣的關鍵時刻,也就一覽無餘。

中國人渴望正常的社會

美國共和黨大會和民主黨大會,正在爭論各自的收視率高低。總體上看,共和黨的數字高些。特朗普演講當晚的收視率約2460萬,拜登演講的收視率約2380萬;前3天的收視率,共和黨明顯更高。美國沒有新聞聯播,看選舉演講的民眾都是自願的,民眾實際主動參與國策的制定。

美國選舉再次給中國人展示了一個正常社會的運作,候選人可以政見不同,甚至可以互相指責,在同樣的問題上有不同的策略和爭論。美國民眾就是要看,誰當選對自己更有利,就會把票投給誰。冠冕堂皇的說辭、作秀最終換不來選票。

特朗普能否連任,選民自然要查看他的政績,對照他的承諾,還要檢視他的策略是否奏效。拜登能否有機會挑戰,要看他過去的業績,還要看他的新策略是否實際。無論誰當選,也不會產生甚麼一尊領導,兩黨更不會講甚麼和諧、團結,當選總統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方式組閣、運作白宮,反對黨就是要監督,重大議題從來都不會停止公開討論、爭論,也不會遮遮掩掩,媒體、民眾、智囊都會參與,最終找到最好的辦法。如果執政黨的很多辦法不行,下一屆就會被掉過來。

反觀中共內部,一直忙於鞏固領導核心,其他官員都試圖左右逢源、表面和諧,暗地裏卻劃分勢力範圍、搶奪貪腐地盤,無人真正關心老百姓。真正該幹的工作,只有口號,卻沒有適當的決策,也沒有可行的方案,具體事務浮於表面,沒人幹實事。一旦出了問題,中共官員都拚命躲避、掩蓋、推卸、欺上瞞下,媒體拚命唱讚歌、搞封殺,直到問題自生自滅了,趕緊又出來高喊勝利。

可是,今年的水災,偏偏遲遲不去,長江、黃河流域的災情持續,北方的災情又來了,同時疫情還沒有結束。中共當前面臨種種內外問題,至今無解,根本看不到高喊勝利的希望,中共官員們面對制裁,實際人心惶惶,深感自身難保,更不可能關心老百姓,甚至都懶得作秀了。

2020年的一場場災難,現出了中共官場的原形,中國人也已經到了容忍的極限,畸形的共產黨制度也走到了盡頭。

中國人完全可以擁有與美國人一樣的權利和自由,中國社會一樣可以成為正常的社會,只要中國人願意,現在就可以做出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