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教育」課程是香港中學的必修課程,2009年起在香港中學推行,成為香港教育的一大特色,是中學文憑試(DSE)必考科目。

近年來,這門旨在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課程正在成為中共和港府的眼中釘,去年9月,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教育局突然提出「專業諮詢服務」,對教科書進行審查。

今年新學年開學前,各家出版社經審查並修訂後的勘誤表在網上發佈,顯示不少「政治敏感」內容被刪,涉及三權分立、本土意識、公民抗命、新聞自由、人權、警暴等議題。也有的教材直接刪去「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眾志」的名稱,連貼有「勿忘初衷」、「我要真普選」便利貼的「連儂牆」照片等也被刪。

這樣一門涵蓋經濟、文化、歷史、科學等人文學科,以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技能為目的,包含了從「香港身份認同」到「氣候變化」等廣泛話題的課程,為甚麼被中共和港府所忌憚,非欲對其進行政治審查呢?

第一,歷史真相引起中共恐慌

「通識教育」既然立足於培養學生思想自由、獨立思考,必然會提供更多維度、更多視角的參考資料給學生,因此,教材中包含了很多在中國大陸被視為敏感的話題,並給出正面及客觀公正的評價,如:「六四事件」、「香港人權法治」、「翻牆」、「網絡審查」等等。

但這些敏感內容在中共來講是不能觸碰的禁忌話題,中共在中國大陸對民眾長期洗腦,實現洗腦的一個要素就是信息來源缺失,封閉所有信息來源渠道,只提供中共的獨家說法。

拿1989年的「六四事件」來說,目前在國內,除了當年六四親歷者,或「翻牆」了解了真實情況者,在中共對歷史的歪曲和隱瞞下,一般人對「六四事件」的真相知之甚少,學生們更無法從課本中得到歷史真相。

而香港學生通過「通識教育」的課本,很自然地知曉了「六四事件」的真實情況,因此香港每年6月3日晚上,都有大批民眾聚集到維多利亞公園,自發紀念天安門廣場死於中共軍隊機槍和坦克下的手無寸鐵的學生。

在此次教科書修訂中,刪去了包括六四事件原因、軍隊清場以及武力鎮壓等細節的內容。「8964」對中共來說是一個死穴,「通識教育」課本中關於該事件的描述,使得中共極為恐慌,必欲除之而後快。

第二,「公民抗命」理念挑戰中共的獨裁統治

去年的「反送中」運動中,有大批學生參與社會運動,走上街頭。據香港警方公佈,在一年的時間裏,共有9,216人被捕,當中有3,725名學生,這些學生裏面中學生佔比為45%。

據媒體報道,很多學生表示,「通識教育」幫助他們理解了那部複雜的《送中條例》法案,因此他們選擇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由此可見,「通識教育」真正達到了其「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的目的,學生們綜合多方面事實進行分析和比較,得出了事態發展的結論。

一名中學生通過在線搜索,了解到新疆地區以維吾爾穆斯林為主的群體被中共大規模拘禁的情況,這名學生說,「從中可以看到香港可能面臨的現實」。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香港中學生能夠那樣勇敢和不畏強暴,因為他們理解並珍視香港擁有的民主自由,也能清楚的知道一個獨裁政府能夠如何作惡多端。正是基於此,他們選擇了勇敢抗爭,為了香港,也為了自己,更為了下一代。

而這恰恰是中共最為忌憚的,中共用了71年的時間,不遺餘力地給大陸人洗腦,不惜發動各種運動、殺死8,000萬大陸百姓,用暴力和恐怖打造了一個一言堂的獨裁國家,中共最害怕的就是香港人勇敢的抗爭,更害怕中國大陸民眾的覺醒。

第三,民主自由的呼聲使中共恐懼

關於香港政治體制方面,教科書中被刪去有關「三權分立」的語句,如:「信奉『三權分立』原則」,「社會普遍認為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等。

中共黨魁習近平曾在2008年訪港時,提出「三權合作論」,指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要互相支持。2017年進一步表示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要有「國家觀念」和「自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這些違背民主和法治的言論當年震驚香港社會。

在新聞自由方面,某教科書中保留了香港新聞自由指數排名的數據,卻刪去了導致近年排名下跌的原因。那就是:「有意見認為,本港新聞自由倒退的主因是業界出現自我審查,此外,政府以行政手段收緊資訊發放及阻礙傳媒採訪,以及有傳媒工作者受襲,亦令人憂慮新聞自由受損。」

在「香港人權法治」方面,被刪去「警方近年的執法方式侵犯人權,損害香港居民集會及示威的自由」。

2014年「雨傘運動」和2019年「反送中」運動,使「通識教育」幾乎成為建制派批評的標靶,說「通識教育」會鼓動青年上街、煽動反大陸情緒。

而中共官媒新華社近日發表文章,稱香港修訂「通識教育」教科書是「遲來的消毒」。可見,中共將「通識教育」視為洪水猛獸。

但「通識教育」在香港推行11年來,培養了一代有理想、有抱負、為民主自由而奮力抗爭的年輕人。面對集權和獨裁政府的意識形態控制,這些年輕人不畏強暴,機智而勇敢的在為自由和民主而戰,這已成為中共最大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