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發生領導職務變動,即將59歲的蔡莉不再擔任該院黨委書記。消息傳出後,涉及武漢中心醫院蔡莉的微博被網信辦要求刪除。

據大陸媒體報道,蔡莉去職的具體原因及其新的工作動向不明,該院職工稱「可能只是引咎提前退休」。

微博實名認證博主發文表示:「剛才接到稱是武漢網信辦的電話,讓我刪去昨晚關於蔡莉的微博,說官方還沒有發佈消息。我說澎湃已經報道了。對方說也在和澎湃協商。」

該博主還說,無論哪一級別的領導工作調換,公眾和媒體都可以去討論和八卦,拿的是納稅人的錢。中國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說領導不在公眾討論範圍,拒絕刪。最後對方作罷。

中國資深維權NGO人士楊占青也發推質疑說:「中國新聞周刊關於蔡莉去職的新聞已被刪,其它媒體的報道估計也正在被要求刪除,這是普通職務變動麼?」

蔡莉去職 眾望所歸

不過,蔡莉去職的消息還是很快傳遍網絡,也引起坊間熱議。

網民「英-雄-劍」表示,蔡莉現在只是不再擔任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一職。她是否調任新的崗位?是升遷、還是降職、還是問責,現在都不得而知。總之,蔡莉被免職,眾望所歸!

網民子午俠士認為,蔡莉不是免職,不是撤職,不明白有些人有啥好歡呼的。當然不排除有後續,但從目前來看,退休回家的可能性較大。

他還表示,關於蔡莉,網上有不少傳言和非議,但是好像信源都來自同一個方向,缺乏另一方的解釋或者回應。還是希望武漢方面能出來把情況說明一下,如真的有瀆職行為,該處理必須處理。如果冤枉了人家,也好還人家一個清白,這樣不明不白的,總不是個事,對武漢方面的公信力,也是有傷害的。

網民將爺發文表示,圍繞蔡莉他寫過數十篇呼喚追查追責的文章。「不再擔任」這4個字,依然是謎之存在。她是被免職了,還是撤職了?是正常人事輪換嗎,甚至會是高升提拔嗎?她做過的惡事,被大量權威媒體滿懷憤怒地報道過。現在,僅僅以「不再擔任」這4個字,肯定回答不了這一切的謎,肯定贖不了這一切的罪。

蔡莉曾因抗疫防控不力受詬病

蔡莉進入公眾視線,緣起於年初發生在武漢的中共病毒的大爆發。

武漢市中心醫院是武漢市最大的市屬三甲醫院,有職工4,300餘人。武漢市中心醫院是最早接診中共肺炎病人的醫院之一,但有300多名醫護人員染疫,先後有包括李文亮在內的6名醫師死於中共病毒。該院是感染最為慘重的醫院。

大陸媒體報道,疫情在去年12月底已頻繁上報之後,該院領導並未示警,沒有通過任何途徑讓人們提高警覺。院裏還在中層會上要求不得對外提起「冠狀病毒」字眼,「管住自己,管住自己的家人」。有科室負責人戴著口罩去開會,也遭到批評:「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2019年12月30日,該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看到一份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後,預感出現「SARS冠狀病毒」,並將相關情況傳給自己的同學以及醫生群組,希望他們注意防範。隨後這份疫情報告在醫生圈內廣為流傳。

可是,1月2日,艾芬被蔡莉及院長彭義香等人「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她被指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蔡莉更是斥責艾芬說:「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兇。」 第二天,轉發疫情的李文亮等8位醫生也被認為造謠遭到警方訓誡。

該院一位科室主任對財新網表示:「相關部門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的錯誤信息,讓數以百計的醫生護士在對疫情並不知曉的情況下全力投入救治,甚至病倒後也無法上報給相關部門。他們的犧牲不能及時給同事和公眾以警惕,這是最慘痛的損失和教訓。」

更引起公憤的是,直到3月8日,書記蔡莉和院長才到隔離病房看望感染的醫護人員。3個月不去病房的書記,在接到衛健委「24小時在醫院」的命令之後,才要求工作人員在醫院安了床、裝了淋浴,還不忘讓裝上浴霸,因為她「洗澡怕冷」。

蔡莉曾任武漢市衛計委組織人事處處長,2017年起任武漢市中心醫院黨委書記,對醫學尤其是傳染病了解不夠。該院多位醫護人員對《財經》記者抱怨,蔡莉沒有臨床經驗,屬於外行領導內行。

武漢作家方方曾在日記中寫到:「中心醫院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會有這麼多醫護人員倒下?醫院的主要領導即院長和書記應該怎麼解釋?」「我想,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是否還配領導這家醫院?」「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