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媒體已經有一段時間迴避疫情了,不過8月28日,新華社忽然在網站醒目位置報道,《麥考爾報告政治化新冠疫情的謊言與事實真相》。

中國人可能沒幾個知道麥考爾是誰,黨媒主動介紹了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人邁克爾・麥考爾,稱他近期發佈了一個關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調查報告。

實際上,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的這個調查報告,6月份就發佈了,7月份做了更新,中共黨媒一直裝作不知道,大多數中國人也無法知道。怎奈特朗普忽然發話,要追究中共隱瞞疫情,讓中共承擔全部責任,麥考爾報告顯然是依據之一。

這對中共非同小可,黨媒不得不回應,而且要命的是,這個報告還有中文版,新華社也只能忽然硬著頭皮「辯駁」調查報告中的某些內容,卻沒想到回顧了中共隱瞞疫情的真相,還主動洩漏了新證據。

12月30日武漢曾下發《緊急通知》

新華社妄圖辯駁的調查報告中的第一項內容是:未能吸取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SARS)的教訓,在早期隱瞞了疫情數據,掩蓋事實。

新華社稱,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向武漢市江漢區疾控中心報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時至今日,中共竟然堅稱,最早報告病例是2019年12月27日。

權威醫學期刊《刺針》論文和《南華早報》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確認2019年11月17日~12月1日,最早的病例已經被發現;《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論文證實,12月中旬,中共病毒發生人傳人。新華社卻仍然稱,12月27日才報告了病例。

新華社還稱,30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向轄區醫療機構發佈《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這是中共黨媒提供的一個新證據,武漢市30日實際已經確認人傳人,還下發了《緊急通知》。此前,中共從未說過有這樣的通知。

實際上同一天,30日,武漢中心醫院急診主任艾芬、李文亮等8名醫生在微信群發出和轉發「SARS冠狀病毒」檢測報告,預警疫情。8名醫生反遭中共警方訓誡。

如果中共發佈了防疫的《緊急通知》,都發給了誰?武漢人為甚麼不知道,醫生為甚麼被噤聲?

新華社時隔9個月後的謊言,只能確證中共9個月前的謊言,這個謊言欺騙了武漢人、中國人、全世界的人,並還在欺騙。

1月10日就出現了檢測試劑盒

新華社妄圖辯駁的報告中的第二項內容是:對外淡化人傳人風險。

這也是中共隱瞞疫情的第二個關鍵點。對此,新華社的解釋很無力,繞來繞去,也無法推脫。於是,新華社說,「1月10日,初步研發出檢測試劑盒……並組織對武漢市發熱門診就醫和留觀患者開展主動篩查」。

1月10日,中共的檢測試劑盒就已經有了,並開始篩查門診病人,恰恰證實了病毒早已發生了人傳人。但同樣是10日,中共衛健委再次強調,未發現人傳人。

新華社還主動承認,「1月1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召開全國衛生健康系統電視電話會議,對全國疫情防控工作再次作出部署」。

這表明,當時武漢已經是大規模人傳人,向全國傳播的風險加大,1月14日,中共不得不開會「再次部署」。但同樣是14日,武漢市衛建委宣佈,「在密切接觸者中,未發現相關病例。」

新華社無力辯白掩蓋人傳人,被迫拿出這兩個事實,再次成為了中共隱瞞疫情的新證據。

醫院和方艙之外存在多少隔離點

新華社妄圖辯駁的調查報告中的第三項內容:操控病例統計數字,無症狀感染者不算確診病例。

對於操控病例統計數字,新華社基本沒有辯駁,顯然害怕越抹越黑。

新華社也乾脆承認,「無症狀感染者不納入確診病例」。

新華社描述,「無症狀感染者實際上包含兩部份人。第一部份……後從頭到尾都沒有症狀,或症狀很輕微。還有一部份人……進入了潛伏期,檢測時可能還沒有症狀,後期症狀才出來,這類情況歸到確診病例不合適」。

中共認定的無症狀感染者,實際還包括「輕微症狀」和「後期症狀」,這根本不是無症狀感染者,卻不算確診病例,中共變相承認操控了病例統計數字。

新華社還說,「對無症狀感染者和對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都一樣關注,相關部門一直在密切關注這部份人,對他們採取了嚴格的隔離和醫學觀察措施」。

此前,中共大力宣傳方艙醫院,按中共的數據,武漢確診者都百分之百住進了方艙或定點醫院,但為了掩蓋真實的數據,一直隱晦其它的隔離點。實際這樣的隔離點大量存在,即使出現症狀,沒有檢測的或檢測不出來的,也當然不算確診病例。這次新華社捅出了隔離點,所謂的無症狀感染者和疑似病例,都被安置在不公開的隔離點。

無症狀感染者不是疑似,而是已經確診感染,只是不計算在確診病例中,有多少這樣的無症狀感染者、疑似病例存在?又有多少隔離點呢?這些人最後都去哪裏了?

新華社當然不敢再說,再說就捅出了天大的秘密。即使如此,中共自行定義的無症狀感染者,和隔離點的存在,證實中共確實編造了病例統計數據。

不敢提及與世衛組織之間的任何事實

新華社妄圖辯駁的調查報告中的第四項內容是:世衛組織公開的信息缺乏透明度,竭力為中方辯護,對全球響應產生了負面影響。

新華社想否認,卻又不敢提及任何事實,擔心越提越會證明中共與世衛組織演雙簧。

真正的事實是:

1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稱,宣佈「全球衛生公共緊急衛生事件」為時過早。

1月28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北京會見習近平,表示中共「防疫及時有力」、「疫情公開透明」、「在保護世界人民」。

1月30日,世衛組織宣佈「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不建議對中國限制旅行。

2月24日,譚德塞呼籲勿對中國限制旅遊,表示「這場疫情可以控制」。

2月29日,世衛組織重申不建議對疫情爆發國旅行限制。並表示採取措施的國家,應在48小時內向世衛提交公共健康理由。

3月2日,疫情擴散至65國。譚德塞表示,尚不宣佈「全球大流行」。

3月9日,歐洲多國疫情大爆發。世界各國陸續採取關閉邊界等措施。但譚德塞說,這將是「歷史上第一次可以控制的大流行」。

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全球大流行。

這些事實,新華社隻字不提,卻指責美國退出了世衛組織。新華社還繼續引用譚德塞的話,作為指責美國的依據。中共和譚德塞都是被告,還在互相作證,這樣的辯解實在太低級了。

何況,這第四條內容,主要針對世衛組織,中共卻主動替譚德塞出頭,恰恰證明了中共的心虛。心虛之餘,中共又不敢拿出任何事實做依據,只能以指責代替辯解。

中共恐懼地辯稱不是「加害者」

新華社妄圖辯駁的調查報告中的第五項內容:中方混淆數據、隱藏相關公共衛生信息。假如中方以透明與負責任的方式行事,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是有可能避免的。

新華社辯駁的第一句話,可能誰也想不到,竟然說,「疫情是天災,不是人禍。中國同其它國家一樣都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

「加害者」一詞,是中共自己主動說出來的。特朗普說的是,要中共承擔全部責任,其它國家目前還在譴責、懷疑、調查階段,但中共已經成了驚弓之鳥,主動說出了「加害者」一詞。調查報告只說中共隱瞞疫情,並未直接指控中共是「加害者」,但中共卻自我對號成了「加害者」,看來以疫謀霸確實是中共的陰謀,因此十分害怕各國追責。

心虛之下,新華社的辯白同樣無力,還拿世衛組織駐華代表高力當擋箭牌。但高力已經吹哨,稱世衛組織多次提出病毒起源調查被中共拒絕,從1月3日至16日,中共沒有報告新的病例,世衛組織只知道中共向他們報告的事情。

新華社還宣稱,「1月24日至4月8日,既無商業航班、也無列車離開武漢到中國其它城市或海外」。

新華社不敢談武漢封城之前的事。1月13,泰國就發現來自武漢的中共病毒確診病例;17日,泰國又發現第二宗中共病毒病例。

20日,南韓確認第一個中共病毒病例,患者是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女子。

21日,美國發現第一個中共病毒病例。

《紐約時報》根據從中美兩國收集來的數據分析得知,1月份,至少有43萬人從中國搭飛機抵達美國。

31日,特朗普宣佈對中國封關,遭到了中共的強力指責,此後也不斷指責。習近平與特朗普通話時,還在說可防可控、抗疫勝利,結果特朗普不再通話了。

中共確實隱瞞了疫情,導致了全球瘟疫。中共害怕特朗普追責,黨媒連忙試圖辯白,結果越辯事實越清晰,新華社還提供了不少新證據,並心虛地說出了「加害者」一詞。

「加害者」,估計這一用詞,可能很快就會成為非常流行的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