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名之讓見美德

北宋時,翰林學士宋祁任史館修撰,他勤奮著書,編寫了《新唐書》的主要部份《列傳》。後來,官高位顯的歐陽修也奉詔參加《新唐書》的修撰,擔任《紀》、《志》方面的編寫工作。

書成之後,皇帝審閱,認為兩人合寫,風格有異,體例也不甚統一。於是,又詔令歐陽修重新潤色《列傳》,使全書的體例、風格,都完全一致。歐陽修奉旨,便認真閱讀《列傳》,讀畢,忽地長嘆道:「宋公是我的前輩,同時我和他的許多看法又不盡相同,如果一意孤行,只按自己的意見去修改他人的著述,豈非無禮?」他決定一字不易。

《新唐書》編撰完畢,送呈御史府審驗時,歐陽修只在《紀》、《志》這兩部份署上自己的姓名。而在《列傳》部份,則署宋祁的姓名。可是按照慣例,修撰史書,不管有多少人執筆,書成後,只署其中官位最高者的姓名。歐陽修違背慣例,是不願掠人之美。這種尊重他人勞動成果,守住自己的良心,卻違背皇上旨意的行為,委實難得!

怕後生笑話

宋朝大文學家歐陽修,曾對他的朋友謝希深說:「我的文章,多數是利用『三上』進行構思、打好腹稿的。」所謂『三上』,就是馬上、枕上、廁上。

歐陽修不僅善於利用零星時間寫作,而且寫作態度十分嚴謹。每寫完一篇文章,他便把它貼在臥室的牆上,隨時看,隨時改,直改到自己滿意了,才拿出去。

他老年的時候,文學修養更深厚了。這時,又拿出他以前寫的文章,一篇篇修改,廢寢忘食,非常辛苦。

他的妻子勸他說:「你呀,為甚麼這樣自討苦吃?又不是小學生,難道還怕先生生氣麼?」

歐陽修笑了笑,認真地說:「我不是怕先生生氣,而是怕後生笑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