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8月27日。
 
今天我們要談的話題,真正的是對應了欄目標題啦。所以我再說一次給大家聽,有冇搞錯!
 
香港警方,昨天拘捕了16個民主派人士,包括兩個立法會議員,一個許智峯,一個林卓廷。許智峯那個案件,警方指他妨礙司法公正,說的是屯門的一宗抗議案件。這個案我們先放在一邊,暫時不說,我們說說林卓廷這個案件。拘捕林卓廷,是指控他是去年7.21元朗暴力襲擊案,說林卓廷是涉嫌暴動罪。
 
香港這些親共的報紙,差不多一邊倒,全都在叫好,說甚麽7.21終於水落石出了,還一個清白了,有些人就說什麼等到春天來啦等等。當然這些不奇怪,因為他們是親共的,因爲他們想洗黑,把那個黑色洗成白色。
 
去年,2019年元朗的這個7.21事件,其實可以說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個分界點(分界綫),這個事件之前和之後呢,整個運動的性質其實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可以說是其實是變成兩件事了。7.21事件,香港警方和香港政府不再被港人信任,也不再被國際社會信任。過去100年,香港這個地方樹立的那個公平、公正,行政和司法系統,差不多完全崩潰。香港警方的選擇性執法,甚至有關警黑勾結、警鄉勾結的這種指控,其實差不多是被擺明在枱面上了。
 
7.21之後,香港人的訴求不再是簡單的取消送中的法律了,而是直接針對香港政府,以及造成這種政府問題的背後的原因。所以,港人要求政治改革,要求普選,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就是說,7.21之後,港人的訴求,已經從反對「送中條例」,變成了要改變政治現狀。當然,另一方面,7.21之後,香港民眾就不再信任警察的保護,開始自衛,社會上激烈衝突的暴力行為升級,香港勇武派、勇武的支持度就大幅度提升。所以,之後,香港社會上大量暴力衝突的事件,難道不是7.21事件的一個必然結果嗎?
 
其實它真的是7.21事件的一個必然的後果來的。
 
而且,這個7.21事件,也造成了北京的極度被動,因為這件事,香港地下黨受到北京的批評,最高主管官員被調換,港府官員也被北京罵得“一頭包”。也就是說,7.21事件是分水嶺,包括香港民間運動的方向,香港人對政治的觀點,香港人對中共的態度,對港共、中共港澳系統和港府的合法性都是產生了質疑的。
 
這個世界,是因果循環的,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對有關當局來說,想解救現在香港面對的這些問題,的的確確是應該從這個處理7.21事件來開始著手。
 
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我估計所有的港人也都沒有想到,香港政府,或者說是操控香港政府那些中共的地下黨,居然選擇了這麼一個方法,這麼一種方式來處理。當然很明顯,這種方法,不但解決不了社會撕裂,解決不了香港人不信任政府和港警的死結,反而是把它繼續強化和固化了,只能讓整個事件更加惡化。
 
香港警方為什麼要拘捕林卓廷呢?動機就不用猜測,大家都知道的,傻瓜也知道,但警方以什麼理由來拘捕他呢?左派那些媒體說來說去,完全沒有頭緒和道理。因爲去年7月21日的晚上,白衣人是有組織、有預謀、帶著武器和工具,掀翻了港鐵的大門,衝入港鐵的那個元朗站裏面,無差別對那些乘客的攻擊,它是在全世界眼皮底下發生的事情。大量即時的視頻出現在網上,請問誰看到黑衣人去打白衣人?誰看到了所謂相互攻擊?怎麼會變成了雙方口角爆發衝突,互相攻擊呢?誰看到?
 
《香港01》的一篇報道是這樣說的:它說「消息指,警方認為,雖然無證據顯示林卓廷打人,但有證據顯示,當日林卓廷的行為和言語,有侮辱性和挑釁性。」

什麼樣的侮辱性?報道就說,引述消息人士舉例,說林卓廷當日在車站內(其實在車廂裏面,因爲大家都看到那個視頻了),向着那幫白衣人大聲叫:「你班X街,夠膽唔好走!企係度!」同時又在車廂內說:「大男人頂住喺前面!」所以他們就認為林卓廷在這個事件當中,是挑釁、有侮辱性的言語和有領導角色。
 
在這個最官方、最實際的消息中,導致林卓廷被捕的原因,竟然是「仆街」兩個字。如果當有人暴力攻擊的時候,你說:「夠膽唔好走,企係度」,居然是挑釁。在面對大批暴徒拿着一支棍來打的時候,叫男人站在前面,保護後面的婦女、老人和小孩,在香港警方那裏,這個居然就變成是領導了衝突,領導了那個暴動。
 
我假裝斯文很久了,我從來不說粗口的,但這一次,我真的有點快忍不住了,不過我還是忍着。按照香港警方的說法,我最侮辱性的語言,也只能夠再大聲叫一次:你有冇搞錯啊你!對不?
 
香港警方的那些指控,是暗含了這樣一個場景。當天,港鐵站內的黑衣人(游行回去那些人),在元朗站,在林卓廷等人的組織和領導之下,就挑釁白衣人,雙方就互相攻擊。其實這個指控就不用什麼專家去分析,不用法官去判案,也不用律師去解釋甚麽法律條文,任何有頭腦的人,有一點點智商的人,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我的問題是甚麽呢?如此沒有邏輯、顛倒黑白,而且是低級的做法,香港警察為什麼要去做?港府為什麼要去做?或者我們再說,中共治港的系統為什麼要選擇去這樣做呢?
 
我們以前和Rachel做節目那時,她經常引用西方一句心理學的話:就是任何一個攻擊,背後都藏有一個恐懼。
 
港共、港府現在發出這個攻擊,那麽,他們的恐懼是什麼呢?他們害怕的是什麼呢?以致於要他們採取如此拙劣的辦法?
 
當然如果讓我認為,最重要的,可能是針對一年期的「臨時立法會」。
 
目前,香港民主派內部爭議很大,要集體辭職,不承認人大常委這個一年臨時立法會的安排呢?還是要繼續留任,在體制內繼續去爭取呢?所以民主派的做法,就還沒達到統一,他們現在是給一個星期讓大家去辯論、大家去討論,讓大家對這個問題有更加充份的認識,然後委託民調,然後大家一起按照這個民調的結果來統一行動。
 
現在是8月底,9月初來做這個民調,然後立法會重新開會。也就是說,從現在到9月初,香港民研機構的民調,將決定民主派的選擇,也決定未來的香港這個一年期的臨時立法會,將是一個什麼性質的立法機構。
 
所以港共這種明目張膽、顛倒黑白但非常低級的做法,唯一的結果就是會激怒香港市民,甚至激怒那些原本是淺藍的市民。我本人看到這個新聞後,第一個反應其實是好憤怒,就是很氣憤,認為應該加碼抵抗,要做點事情。但隨即而來的第一個直覺是,他們拘捕許智峯、林卓廷這些立法會議員,用這麽荒唐的一個理由,他們目的就是要激怒我們,激怒民主派和激怒香港市民。很簡單,對於民主派來說,既然已經無法用羅緝、用理性去溝通了,既然這個港共和港府已經擺明車馬,就是要跟你玩爛招玩黑招了,那麼大家就徹底撕破臉吧,就不用說那麽多了。民主派內部那些一直叫做理性抵抗派,經過這一次,我想大概會失去很多話語權,大概會被大家批評。
 
所以,港共這個做法的結果有兩個,一是民主派可能會總辭,不再參加臨時立法會;第二,是民主派內部很可能會進一步分裂。
 
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港共或港府,他們不想這個民主派進入臨時立法會?
 
我只能猜測,我猜他們可能希望在這一年的臨時立法會中,通過大量的、我們不同意的、普通人和民主派不同意的古怪的立法,包括23條立法,包括其它有關選舉方面的限制安排,包括大嶼山那些等等。反正是有利於港共,不利於民主派的各種各樣的立法,他們可能希望在這一年中去全部完成。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也有一種可能,是甚麽呢?也許他們真的就只是單純的蠢而已,那我就不知道了。當然,另外一個解釋,就是港共希望竄改歷史。他們已經在教科書上去改了,現在乾脆通過警方動作,通過法庭的判決,去竄改這個剛剛發生一年的歷史。
 
因為7.21對他們太重要了。正如我們剛剛分析過的,7.21其實是香港過去一年整個運動的最關鍵的一個轉折點來的,是香港、還是香港市的分界綫來的,是東方之珠,還是東方隻豬的分界點來的,香港人是龍的傳人,還是籠子中的傳人的轉折點。
 
北京其實也知道這一點。最起碼,北京知道7.21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點。或許在現實政治壓力下,北京必須支持港共和港府,他們一定要支持香港警察,就算是各種無理非法行為,他們也要支持的。但他們知道誰把事情搞壞了,搞亂了。因爲他們認為,去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就是7.21的結果之一。否則,他們也不需要更換中聯辦和港澳辦那些人。

。。。。。。

最大的一個跡象,就是和元朗7.21事件關係極大的那個人,就是警隊的一哥鄧炳強,現在到底在哪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爲甚麽這麽多天不出來呢?昨天,全體香港官員這麽多人浩浩蕩蕩去為新口岸剪綵,這麽大件事,為什麼連一張照片都沒有呢?是不是非常值得懷疑呢?還有,習近平要去深圳,為特區40周年講話,估計現在已經到了深圳了。爲甚麽要選擇這個時候來刺激香港民眾,刺激香港這個社會,到底是甚麽意思呢?他想做甚麽呢?
 
我再重復一次,每一個攻擊的背後,都是藏有一種恐懼。其實越是無理的、越低級的攻擊,其實說明後面隱藏的恐懼是越大的。
 
香港人應該如何去應對呢?
 
我們拿戰爭來作例子,現在香港市民和香港民主派,很類似被敵人大軍團團包圍,被人圍困,包圍在中間。大家面對力量壓倒性的敵人(敵軍),你要堅持下去,要保持你的隊形,要保持你的存在,這些是最重要的。這要求香港人要更加理性,千萬不要情緒化,而且你要團結,不可以被人一下子打散。所以,如果全體總辭臨時立法會,在我看來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現在應該是步步為營,每一寸、每一尺去守護香港,這個可能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好,今天就多謝大家!我們下一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