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州政府與中共私自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可能會被廢除。澳洲聯邦政府正提交一個賦予外交部長新權力的法案,如果獲議會通過,外交部長將有權取消澳洲任何政府、公立機構與外國政府簽署的不利於澳洲外交關係或與澳洲外交政策不符的協議。

聯盟黨政府現在正在推動對所有州級政府、地方政府及公立大學與外國簽署的協議的監管。

在人們對外國間諜活動的擔憂日益加劇之際,賦予外交部長新權力的法案將可阻止外國勢力包括中共與澳洲各州和行政區政府以及大學之間簽署秘密協議。

在新法案下,一個註冊機構將會很快成立,所有與外國簽署的現有協議將必須登記註冊,然後由外交部長進行審核。

外交部長將有權終止任何現有協議,如維州「一帶一路」的協議,如果該協議被認為與澳洲的外交關係相悖或與澳洲的外交政策不一致。部長還可阻止州政府與外國實體進行談判、加入計劃、保留或實施任何新的計劃。

按照新法案,聯邦政府將有權終止私人合同和其它協議,以及在維州「一帶一路」計劃下產生的任何基礎設施建設合同。

去年,維州政府擅自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令聯邦政府極為震驚。

這項協議激怒了澳洲聯盟黨政府中的許多人,他們擔心中共在澳洲的影響力,但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則堅稱,該協議旨在提振維州的經濟和就業。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批評說,「一帶一路」協議增強了中共「製造傷害」的能力。

總理莫里森表示,澳洲的外交政策應該由聯邦政府主導。他在一份聲明中說:「澳洲的外交政策和關係必須始終符合澳洲的利益。」「聯邦政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保護和促進澳洲的國家利益。」

現在,聯邦政府希望對未來的任何協議擁有否決權,理由是根據憲法,聯邦政府全權負責管理澳洲的外交事務,並在國際上代表澳洲。

2017年,對外國干預的擔憂促使時任總理特恩布爾取締了所有海外政治捐款,並為任何代表其它國家工作來影響澳洲政治的人建立了一個新的公共登記冊。

2016年,在達爾文港被租給一家中國公司後,當時擔任聯邦財長的莫里森宣佈收緊澳洲的外國投資規定。

涉及商業公司和國有企業之間的協議將不在新法案之列,外國大學也將被排除在外,除非它們是外國政府的分支機構,如軍事學院等。

在新法律實施後的6個月內,各州和行政區政府、地方政府和公立大學必須完成清點,並將其與外國政府的現有計劃通知聯邦政府。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說,目前,在與外國政府簽署協議的問題上,沒有法律要求,也沒有明確的相互理解,各州和行政區須和聯邦政府進行適當磋商。「(新法案的)這些變化將使政府、各個機構和澳洲民眾有信心,即我們會對國際協議進行盡職調查,以確保其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和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