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在幾天前過去了,我才突然想起這支立秋的啤酒,酒色黃濁卻微有甘味。以二十四節氣來命名啤酒,真是好想法,至於適合的書法字體,自然是隸書了,有一種莊重、有一種優雅,猜想冬至,就要用魏碑體了,可惜書法沒有二十四體可以配二十四個節氣。

黃昏時徐徐的風,消除了暑氣,讓人沉澱,身心通暢,是一天最好的時光,這種季節感也和生命呼應著,漸漸要轉到另一個階段,像是一個緩衝期,像是登過高峰的緩坡,然後,一路向下。長年積壓的工作渣滓像廚餘,也在這個時候滿溢,開始尋找傾倒出口,否則一不小心,就讓自己梗住氣塞。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中年人的尷尬在於,你既不年輕無知,又不年老霸氣,你同時面對和處理的方式很難有標準流程。這2年來最困擾自己的是,我因羞於開口拒絕,或因一時心軟而接下的案子,最後常成了夢魘,更慘的是一起出現。如果你認為所有的長者一定更寬厚包容,那就錯了,你發覺他們對人生的怒氣、怨氣可能在一個點上就爆發出來。當然這種心境可能要到時才能體會,恨時不我予、恨自己無能為力。我只希望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長者。

待人處世,我向來抱持與人為善的初衷,不過我也經常遇到得寸進尺的人,好像要搾乾你所有的能量,台語俗諺是軟土深掘。我覺得諸如羞恥、自制等德目,只是一種人生道路的行駛告示牌,純參考用,重點是,違規者也不會有罰則。最終結果是鼓勵了無恥。

應該好好想想,人生來到這個季節,氣力高峰已過,自己真正要的是甚麼?至少,那些佔住心頭的廚餘,得先清理。還有,得學會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