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美國的黑龍江省雞西市前副市長李傳良日前公開發表退黨聲明。他對媒體說,因在中共體制內工作多年,早已看透這個體制「爛透、不可救藥」。他表示,像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一樣對中共政府不滿的人「挺多」,只是敢怒不敢言。

現年57歲的李傳良擔任雞西市副市長不到三年,因無法忍受中共官場的腐敗而辭職。8月25日,身處美國的李傳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說,自己在2014年就動念想退出中國共產黨,因為一直在體制內工作,直接或間接感受過太多事,中共這個體制「爛透了、不可救藥了」。

對於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公開發出批評中共的聲音,李傳良認為,在中共體制內像蔡霞這樣的人挺多,他私下跟他們有過交流,但是他們越來越不敢明說了。

蔡霞本人也曾對美國之音明言,中共體制內約有60%-70%的人與她有相關的觀點。

「現在有點像文革時期,一不注意就會被舉報。」李傳良說,蔡霞和任志強等人發表的觀點,很多中共官員私下都會看,但看完後都不吱聲,都壓在心裏。

他感嘆,他們說的話都是正確的,「中國的一個知識份子說出這些話,你說得有多不容易啊?」

李傳良還談到自己出逃美國的原因,與中共體制的邪惡也有關聯。今年年初,李傳良的原部下、雞西市恆山區區委書記孔令寶,因私底下對朋友透露中共隱瞞疫情而被抓。

李傳良表示,孔令寶私下跟他透露,確實聽到了很多吹哨人透露的消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太嚴重了,既是天災,也是人禍。剛說完這話,孔令寶就被免職和抓捕,隨後李傳良的幾個前同事也因此被約談。

中共官方給孔令寶定的罪名是「發表不當言論」,可能會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李傳良說,「因為我們討論過疫情發展,我們都被監控、被舉報了。在我看來,中共的監控手段無處不在。」

因擔心自己也會被當局打壓,李傳良決定出逃美國,他的家人現在還在中國國內。他坦言,很多人都替他擔心,他也擔心家人的安全,但是顧不上他們了,「有點像在保命似的(出逃)。」

據大《大紀元》道,8月25日晚間,李傳良得知國內親友多人遭中共官員約談、詢問,兩位被約談的前下屬王明秋、田錦霞已被逮捕。她們兩人都與李傳良有共同的政治觀點,曾批評中共僵化、腐敗的制度。

中共體制腐敗爛透幾乎已成黨內共識。香港中文雜誌此前披露的一份中共內部32,500多字的機密報告,指中共中央、軍委、中紀委,在十九大前完成了一份工作總結報告,承認中共面臨崩潰危機。

英國《金融時報》駐京記者賈米爾・安德利尼(Jamil Anderlini)曾採訪中共黨校教授,問到中共是否會崩潰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黨校教授私下說:「老實講,這是個全中國人都在問的問題,但是卻很難回答。」

事實上,中共高層也曾多次發出「亡黨危機」的預警。胡錦濤早在2004年8月就警告說,中共的腐敗越發不可收拾,它將是致命的,甚至亡黨。

習近平也多次在政治局會議上警告中共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稱「部份地區民怨到了沸點、民憤接近臨界點」,「失去人心將亡黨」。

有學者表示,只需看看有多少中共官員都已經把子女後代和財產送往國外,就可以了解中共高層對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港媒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調查結果發現九成中央委員的親屬已移民海外。

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此前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曾透露,十八大前,中共內部曾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

北京學者陳永苗2016年11月曾在港媒上撰文說,中共權貴高層隱藏著一個「沉船計劃」,上層殺雞取卵式地搾取社會剩餘價值,用百姓的血汗錢給自己鋪後路,一旦中共政權崩潰,他們會快速逃離。不過,當前國際形勢發生巨變,中共正面臨全球的疫情追責,腐敗官員可能會無處可逃。#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