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之際,有消息指,習近平將會南下深圳參加紀念活動;陸媒罕見翻炒已淡出政壇的鄧小平孫鄧卓棣的官場舊聞。近年來,北京當局「去鄧抬習」,鄧家對抗習近平以及習鄧兩家決裂的傳聞不斷。

深圳特區四十周年 傳習近平將南下

親北京的港媒《星島日報》8月24日報道,26日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紀念日,習近平將南下參加相關慶祝大會並發表講話,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和一些有代表性的港商也會獲邀參加。

但該報道表示,慶祝大會召開時間尚未明確,也可能在9月才舉行,這要視乎領導人的日程安排而定。

1980年8月26日,深圳經濟特區正式成立。2010年深圳特區30周年時,時任PRC國家主席胡錦濤於當年9月6日南下出席慶祝大會。

近年來,習近平與鄧小平家族決裂傳聞不斷。深圳特區成立及鄧小平南巡被認為是中共所謂「改革開放」的標誌。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之際,習鄧兩大家族關係及習近平將如何定位鄧小平再引外界關注。

「去鄧抬習」 深圳鄧小平「南巡群雕」被移走

2018年6月,中共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前夕,深圳市的「蛇口改革開放博物館」閉館「升級」,8月10日從新開放後,原本入口處的鄧小平首次「南巡」的群雕被撤下,換成了習近平的「金句」牆和播放當地發展影片的屏幕。

位於深圳市蛇口半島的蛇口工業區,是中共經濟特區的最早嘗試,被中共視為「改革開放」的標誌。鄧小平1984年第一次「南巡」,首次視察深圳特區,也一直被宣傳成中共「改革開放歷史」中的一次「重大事件」。

除了鄧小平浮雕被撤外,北京的中共國家美術館2018年8月舉辦紀念「改革開放」展覽,也掛出一幅習近平之父習仲勳在地圖前「畫圈」、介紹深圳特區的油畫,而鄧小平等政要皆成配角,圍坐聆聽。

中共體制內人士、深圳作家協會副主席陳秉安曾撰文表示,當年對深圳特區建立貢獻最大的其實不是鄧小平,而是時任副總理谷牧和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勳。自由亞洲電台的文章則指出,在深圳建特區,是谷牧1978年最先提出,由華國鋒批准實施。

不過,鄧小平將華國鋒排擠出局之後,所謂「改革開放」和深圳特區就都成了鄧小平一人的功勞。

外界當時分析,中共政壇的「去鄧抬習」,顯示習近平不想以「鄧小平路線繼承人」的面目出現,同時顯示鄧小平家族勢力衰退,背後涉及紅二代圈子分裂,高層各家族政治版圖正在改寫。

鄧家對抗習近平 習封殺鄧樸方講話

2018年5月4日,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的生死之交、老北大人樊立勤在北京大學公開貼大字報,批評習近平。當時樊立勤還特意手拿自己寫的《我和鄧樸方》一書做「護身符」。當時即有分析指,這個事件標誌著鄧家與北京當局的分裂已經公開化。

2018年5月10日,安邦保險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以集資詐騙、職務侵佔罪被判刑18年,並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鄧小平外孫女婿(或前女婿)吳小暉被判刑18年。2018年2月23日,吳小暉被公訴,同時安邦集團被中共保監會接管一年。吳小暉曾是鄧小平的外孫女婿。

2018年10月下旬,習近平南巡期間及在參觀改革開放40年展時,隻字未提鄧小平。

10月23日,鄧小平之子鄧樸方9月16日在中共「殘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上的講話罕見在網絡曝光。

講話中,鄧樸方回顧了由其父鄧小平開闢的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他還告誡:「我們一定要有這種實事求是的態度,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份量,不妄自尊大,⋯⋯」
 
鄧樸方還表示,鄧小平倡導的「改革」已經「不可逆轉」,「應該持續走這條路」,「一百年不變」。然而鄧之子鄧樸方在殘聯大會上的演講內容在敏感時刻曝光,鄧樸方被指抬父壓習的意味明顯。

中共黨媒10月30日刊文談論改革,也隻字不提鄧小平,並暗示習遠超鄧小平;當天,《南華早報》刊發鄧樸方演講全文。隨即,有消息指,鄧樸方的講話已被當局下令封殺,連帶殘聯網站整體休克。中共高層兩種聲音針鋒相對,分裂公開化,引輿論聚焦。

英國《金融時報》當時報道,「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中國最具權勢的兩大家族之間的意識形態和個人分歧顯現了出來。」

報道說,改革開放40周年的正式紀念活動,在習近平及其家族看來是一個契機,可以為父親習仲勳正名,明確他當年在推動改革方面發揮的作用。

紅二代反習 傳鄧小平家族密謀推翻習近平

今年以來,隨著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擴散全球,以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在國內外包括體制內都有反彈聲音;紅二代任志強、陳平等人反習聲音高漲,其中紅二代成為主力。

大陸房產大享、紅二代任志強在今年3月上旬發表一篇抨擊中共隱瞞疫情掩蓋真相、直批習近平的文章,任志強4月被官方通報受查,7月被開除黨籍和移送起訴。

紅二代、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也曾轉發一封要求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下台問題的「逼宮信」(建議書),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這封信至今無人認領。陳平在受訪時表示,這信代表了社會精英求穩變的願望,但他籲習自己改革留英名。

美國知名避險基金大亨巴斯(Kyle Bass)4月12日在推特上爆稱,根據內部情報,中共黨內鄧小平家族勢力想讓習近平「走人」。

今年5月召開的中共兩會召開前夕,網傳以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的名義寫給兩會代表的公開信,提出15個疑問,包括對武漢肺炎、香港動盪、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台灣與大陸漸行漸遠、內部失業、民企倒閉等問題的高層責任進行質疑,矛頭直指習近平。但這封信隨後不了了之。

敏感時刻 陸媒翻炒鄧小平孫鄧卓棣舊聞

深圳特區40周年之際,8月23日,陸媒發長文「揭秘鄧小平唯一從政第三代鄧家唯一從政的鄧卓棣」,重提鄧小平唯一的孫子鄧卓棣。報道稱,鄧卓棣刻意迴避媒體,不願在當地電視新聞報道上出現自己的特寫鏡頭。

報道引述《右江日報》2014年5月的報道說,鄧卓棣在廣西百色市平果縣新安鎮三合村龍懷屯裏擔任3天屯長。屯是村下一級的村民小組,是大陸農村社會最小一級的組織。

現年34歲的鄧卓棣在美國出生,2007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到美國杜克大學學習1年,獲得法學碩士學位,獲聘於美國偉凱律師事務所。

鄧卓棣2013年5月到任廣西平果縣後,首次出現在公開媒體上,隨後均用「該鎮黨委書記」代稱。鄧卓棣曾於2013至2014年開始擔任新安鎮黨委書記和平果縣委副書記。

2014年5月,鄧卓棣以平果縣新安鎮黨委書記身份參加活動。2016年3月15日,鄧卓棣以平果縣委副書記身份亮相。

2016年4月,鄧卓棣不再任新安鎮黨委書記;7月15日,平果縣產生了平果縣委新一屆領導班子,鄧卓棣已不在平果縣領導班子之列。

有消息稱,鄧卓棣已低調辭職離開官場,引發多方猜測。後有消息稱,他已經調往北京任職。此後鄧卓棣在北京至少有兩次露面,都與北京橋牌賽有關。

目前,在大陸微博上,「鄧卓棣」被列為禁詞;鄧卓棣仕途去向成謎。

與鄧卓棣淡出政界不同,中共元帥葉劍英的曾孫葉仲豪近期出任廣東恆健控股副總經理,躋身副廳級。習仲勳習近平父子與葉劍英家族關係密切,而與鄧小平家族積怨已久。多方報道顯示,早在1950年代,鄧小平為了權力,與習仲勳已有結怨;隨後四十餘年中,鄧小平多次打壓習仲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