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武漢市官方日前發佈消息說,武漢弘芯半導體「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不過,該報告已經在官網刪除。

據聯合新聞網及大陸半導體職業聯盟等多家媒體消息,中共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官方發佈《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報告顯示:武漢弘芯半導體(簡稱「弘芯」)製造項目是東西湖區投資領域面臨挑戰的首個案例,但弘芯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

報告稱,弘芯二期用地一直未完成土地調規和出讓,且專案缺少土地、環評等支撐材料,無法上報中共發改委指導,導致當局半導體大基金、其它股權基金無法導入。

這是武漢官方首次提及弘芯當前的危機,但從2019年底因訴訟造成土地凍結之後,業內關於弘芯難以為繼的猜測早已此起彼伏。

武漢弘芯之所以受到外界關注,一是其成立之初被大陸稱為肩負2025年之前完成半導體獨立自主使命的關鍵企業之一。另外,弘芯和大陸另外一家企業從台積電挖走了一百多名資深工程師和管理人員。

武漢弘芯2017年11月在武漢東西湖區正式成立,號稱總投資者民幣1280億元(人民幣,下同),在隨後的2018年和2019年,弘芯兩度入選了湖北省重大專案,卻又在2020年被移出。但仍列「武漢市重大項目」。

截至2019年底已累計完成投資者民幣153億元,預計2020年投資額為87億元。

但是,在2019年11月,弘芯因拖欠分包商武漢環宇基礎建設的4100萬元工程款而被告上法庭,弘芯公司帳戶被凍結,二期價值人民幣7530萬元的土地也因此被查封,這塊被查封的土地此前也已經被弘芯用於抵押貸款。

雖然事發後弘芯的總包商武漢火炬建設集團公開向弘芯發佈致歉信,並聲明弘芯未曾拖欠火炬的工程進度款。但弘芯巨大的資金缺口還是引發了外界關注。

另據《財經新報》消息,另一家亞翔集成也公開表示弘芯拖欠工程款。亞翔集成在2020半年報中提到,武漢弘芯專案自政府允許復工後,暫未收到相應的工程進度款。按照合同約定計算,至2019年底,亞翔應確認收入2.98億元,但實際確認金額只有2.5億元。

2019年12月,弘芯高調舉行的「ASML光刻機入場儀式」,掩蓋了資金困境,實際上,這台價值5.8億元的光刻機剛剛入場就被用於抵押貸款,除了這台光刻機,目前弘芯廠區的設備寥寥無幾。

據悉,弘芯原計劃購置設備3,560台套,但根據東西湖區統計局的分析報告,目前專案一期生產線僅有三百多台套設備,處於訂購和進廠階段,產線規模大幅度縮水。而且,即使只有少數設備進廠,弘芯也未能付清尾款。台灣帆宣系統科技日前就因未收到尾款而將賣給弘芯的設備從廠區撤走。

因為入廠的設備較少,令已經到職的四五百名工人工無法進行生產線實際練習。因此,2020年以來,弘芯要求部份已經收到通知的候選員工延遲報到。

報道表示,以目前的狀況來看,弘芯規劃中的14納米、7納米晶片生產線幾乎確定無法達成。

而且《科技信報》的消息顯示,現任中國武漢弘芯半導體行政總裁、台積電前共同營運長蔣尚義(被部屬暱稱「蔣爸」)傳出萌生退意的消息。目前蔣尚義仍然在武漢。對於產生退意的傳聞,蔣尚義表示,現在公司是有些問題有待解決,其它方面則不願意多談。

對於蔣尚義傳出萌生退意的消息,前外資知名分析師陸行之在個人面書(Facebook)上表示:「看起來這次蔣爸和一群跟著蔣爸過去的前台積人被投資方愚弄了,資金沒到位,又壞了名聲。」

財經評論員王劍曾經表示,台積電過去的人到當地看到環境很差,很多人就又回到台灣,但是台積電並沒有重新接納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