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公司在中國市場經營多年,除了眾所周知的知識產權被盜竊外,還有道義上的損失。

這是因為,蘋果公司自2018年2月28日起,將原來存儲在美國的中國客戶iCloud數據,轉到中國境內的服務器上,把用於解鎖iCloud帳號的加密鑰匙也儲存在中國,同時將iCloud服務交給了有中共政府背景的雲上貴州公司營運。

這意味著中共透過iCloud數據庫,可以監控客戶的通訊錄、通話紀錄、日曆、書籤、郵件、備忘錄、語音備忘錄、iPhone、iPad 和 iPod touch上的照片和影片、應用數據、文檔、短信、彩信、音樂、iMessage信息、FaceTime記錄、鈴聲、主屏幕和應用排列、設置中操作過的開啟和關閉、Apple服務中的購買記錄等等。

簡而言之,蘋果出賣了中國客戶,使他們完全在中共監控之中,而且還因為蘋果的技術先進,被監控的更加徹底。

從那時起,蘋果手機就和中國國產手機一樣,淪為中共監控民眾和打壓異見人士的工具,成為極權政府的幫兇,這就是蘋果公司在道義上的損失,而這道義上的損失也影響了蘋果在中國市場的銷售業績。

不僅如此,蘋果公司最近還將面臨美國特朗普總統簽署的2項行政令的壓力。其中之一是禁止所有美國人、企業與微信(WeChat)及其母公司騰訊做生意,這將導致蘋果App Store必須下架微信。

可想而知,一個被禁用微信的、價格高於國產手機幾倍的、完全洩漏客戶私隱的蘋果手機,在中國市場銷售前景會怎樣慘澹。

可見,蘋果公司向中共低頭,將客戶iCloud數據放在中國,跪著賣手機,中共不能保證其銷售業績不下滑,更躲不過美國總統對微信制裁的行政命令。

最近,很多美國公司都紛紛選邊站,都選擇站到正義的一邊。比如谷歌公司,為抵制中共港版《國家安全法》,就拒絕直接回應香港方面提出的數據請求,而是讓香港官員通過美國司法部,依照美國的《司法互助條約》提出任何數據請求,把香港與中國同等對待。

既然谷歌公司能向中共說不,蘋果為甚麼不能呢?

事實上,中共政府用微信和國產手機監控客戶的信息,早已引起中國民眾的強烈反感。

在蘋果公司沒將客戶iCloud數據放在中國之前,民間有一種流行做法,一人備有2個蘋果手機,用1箇舊款蘋果手機專門裝微信之流的國產APP,避免國產手機再雪上加霜的肆意盜取信息。再用另外一個蘋果手機,正常使用,但堅決不裝國產APP。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客戶iCloud數據必須回到美國。

如果說蘋果公司也能認識到,出賣中國客戶,幫兇中共,在道義上過不去的話,如果蘋果公司也想挽回在中國市場損失的話,那麼把中國客戶iCloud數據放回美國儲存,取消與「雲上貴州」的合作,這或許是在「微信蘋果二選一」窘境中的不錯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