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媒體報道指,金管局邀請銀行代表與警方會面,以了解「港版國安法」實施與銀行營運的相關問題。香港屯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認為,這是金管局以政治考慮在先,令銀行選擇性守法。

月初,在美國宣佈制裁11名中港官員之後,金管局曾回應稱,外國政府的單方面制裁,在香港無法律效應;並指相關機構在審慎評估相關業務時,也應考慮公平對待客戶原則。

《蘋果日報》20日報道指,財經專欄作家「中環十一少」於19日在其社交媒體上刊登一張電郵的截圖,電郵內容顯示,金管局、香港警務處與銀行公會將聯合舉辦講座,向銀行業解釋「港版國安法」引起的日常運作及合規工作等問題。

報道亦引述金管局發言人回應稱,當局不時安排銀行業與相關部門會面溝通,協助釐清日常運作可能遇到的問題;應銀行公會要求,該局安排銀行代表於下星期與警方會面,以促進雙方溝通,令銀行更了解「港版國安法」實施與銀行營運的相關議題。

香港屯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表示,以美國第1輪制裁名單為例,如果這次被制裁的11人並非中、港官員,而是一般的外國官員,香港的這些銀行在做事時還會不會有這麼多考慮?行動上是否還會這麼慢,甚至是左右為難?

「所以有對比就有真相。這一次可以很明顯地看到,無論是香港的商業銀行,抑或是中資銀行,這次它們都有很明顯的政治考慮在裏面。」他說。

「客觀講,無論是金管局也好,還是香港政府,這次很明顯的是以政治考慮為先」,盧俊宇說,「並且都在向香港的銀行,包括外資和中資銀行施加壓力。」他說,這導致香港銀行業無法同以前一樣,也令香港金融業受到很大衝擊。

盧俊宇分析,香港之所以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因為有法治作為基石,銀行及從業人員在執業時會保持專業性,不會有選擇性地考慮客戶的背景,只要是需要遵守的法規,不會考慮這是來自哪一個國家的法規,一律很嚴格地遵守。但是這次,竟是作為監察銀行守法的機關——金管局,讓銀行選擇性地去守法、執業,「這個是很嚴重、很嚴重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