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經濟下行,中共領導人近一兩年來多次把「過緊日子」放在嘴邊。近日,當局更是把「帶頭過緊日子」編寫成書,列為「黨員必讀刊物」。但民眾卻表示,過緊日子的是老百姓。

去年3 月,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想方設法籌集資金。」今年疫情衝擊下,李克強5 月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要求各級政府須真正過「緊日子」,當日財政部部長劉昆亦稱「過緊日子」是長期方針政策,不是短期的應對措施。

最近,「帶頭過緊日子」更是被編寫成書,跟其他黨員必讀刊物看齊,作者是編寫中共黨中央大部份指定讀物的「任仲文」。據報,任仲文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重要文章團隊的集體署名(人重文的諧音)。新書封面引用了習近平於2019 年的講話,「用黨和政府的緊日子換百姓的好日子」。

「過緊日子的是老百姓」

不過,大陸網友卻對當局說法表示懷疑:「目前帶頭的是各地餐飲協會和餐館,過緊日子的是老百姓。」「其實挺矛盾的——既提倡厲行節儉、節約糧食、過緊日子,又要鼓勵消費,提振內需。既要內循環,又要外循環。既要提速經濟,又要抑制通脹。這也太難了!」

中共過緊日子,與宣稱今年小康社會要「圓滿收官」形成反差,網友諷刺:「啥也別說,懷揣著幸福的小康夢,開始過緊日子吧。」

貴州網友:「貴州省所謂『過緊日子』『勒緊褲腰帶』都是緊的社會民生支出,減少的是教師、普通就業支出,當地官員工資一分都沒少發,維穩經費反而遞增!提出的帶頭過「緊日子」就是這樣個帶法?

未來貴州『過緊日子』模式恐怕要推廣到全國啊!發行貴州省簡直是個奇葩!它財政收入才921.8億,支出卻高達2349.43 億, 更為令人驚奇的是它同比去年減支1030.2 億元,下降30.5%。

細看一下支出項目,社會保障和就業下降20.1%、農林水支出下降28.2%、教育支出下降30.8%,整個公共服務才支出244.2 億,怎麼做到的?老師工資不發了?」

大紀元早前獲得河北保定政府內部文件顯示,儘管過「緊日子」已成官場口頭禪,但中共公安非但不需過「緊日子」,並且在不斷地提升待遇和裝備,地方政府多個部門為公安提供「經費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