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三八三年,東晉與前秦在今安徽壽縣一帶進行一場大戰,史稱「淝水之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歷史典故即出於此。

秦晉南北對峙

公元三五七年,苻堅稱大秦天王,滅前燕、前涼及代國,最終統一北方。在南方,琅琊王司馬睿在建康(今南京)稱帝,建立東晉王朝。東晉佔有今漢水、淮河以南的大部份地區。因此,形成了秦晉南北對峙的局面。

公元三八三年五月,苻堅不顧群臣反對,決意攻取東晉。八月,苻堅率步兵六十餘萬、騎兵二十七萬、羽林軍三萬餘騎;前後千里,旌鼓相望,直逼東晉。苻堅驕狂地說:「以此強兵百萬,『投鞭可以斷流』,何愁東晉不滅?」東晉孝武帝則採納了謝安、桓沖等人的主張,堅決抵抗。他派將軍謝石、謝玄等率兵八萬沿淮河西進,以拒秦軍;又派將軍胡彬率領水軍五千增援戰略要地壽陽(今安徽壽縣)。

同年十月十八日,秦軍前鋒攻佔壽陽。胡彬得知壽陽失守,退守硤石。秦軍為了阻擋晉軍主力西進,又派兵五萬進至洛澗(今安徽懷遠縣以南之洛水),並在洛口設置木柵,阻斷淮河交通。胡彬因困守硤石,糧食用盡,處境十分艱難,寫信要求謝石增援。不料胡彬的信被秦軍截獲。苻堅認為晉軍兵力很少,糧食十分困難,應該抓緊進攻,遂帶了八千騎兵趕到壽陽。苻堅先派尚書朱序到晉軍勸降。朱序原來是東晉防守襄陽的將領,襄陽失守時被俘。

晉軍反敗為勝

朱序到晉軍以後,不僅沒有勸降,反而透露了秦軍情況,並且建議說:「如果秦兵百萬全部到達,晉軍難以抵抗,現在應趁他還沒到齊,迅速出擊,打擊前鋒,大軍就會潰散。」晉軍將領謝石、謝玄聽從了朱序的建議,於十一月派劉牢之率精兵五千進攻洛澗。

劉牢之親自率兵強渡洛澗,夜襲秦軍大營。秦軍抵擋不住。主將梁成戰死,五萬秦兵大潰,搶渡淮水,淹死一萬五千餘人。洛澗的勝利,鼓舞了晉軍的士氣。晉軍乘勝追擊,一舉推至淝水東岸,與秦兵隔河對峙。苻堅登上壽陽城頭,望見東晉軍隊佈陣嚴整,心中暗暗吃驚。又見淝水東面八公山上草木搖動,以為都是埋伏的晉兵,不由連連感嘆:「此亦勍敵也!何謂少乎?」

洛澗失利後,秦軍沿著淝水西岸佈陣,阻止晉軍反攻。晉軍將領謝玄派人對苻堅的弟弟苻融說:「如果你把軍隊向後撤,讓出一塊地方,使晉軍渡過淝水,兩軍一決勝負!」秦軍諸將都認為不能讓晉軍渡河,但苻堅卻說:「可以稍退一步,等到晉軍兵馬渡河至一半時突然襲擊,再用鐵騎數十萬攻擊,一定可以取勝。」於是苻融指揮秦軍後撤。

秦軍本來內部不穩,這一撤,秦軍以為前鋒被打敗了,頓時大亂,一潰千里,不可遏止。晉軍以精銳八千涉渡淝水,展開猛烈攻擊。苻堅中流箭,臨陣斬苻融。晉軍乘勢迫擊,秦軍人馬相踏,投水死者不可勝計,淝水為之不流。其他軍眾棄甲,晝夜潰退,聽到風聲鶴唳,以為是東晉追兵,草行露宿,飢寒交迫。及至洛陽,只剩下十餘萬人。

後世用成語「草木皆兵」形容人在極度恐慌時,一有風吹草動便疑神疑鬼的樣子;以「風聲鶴唳」來形容人極度恐慌以至於自相驚擾的樣子。

~出自《晉書‧謝玄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