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舊文 五年後又拿來「秀」

8月16日,《求是》雜誌刊登了一篇習近平的講話,題目是《不斷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這是習在2015年中共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

這篇文章的主要點,總結起來就是面對世界經濟的變化,中國還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經濟。馬主義經濟,說起來很抽象,其實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甚麼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最高領導人怎麼想。

在中共這個體制下,最高領導人怎麼搞都是馬克思主義,其實最高領導人就是馬克思主義本身。所以各級政府,所有的黨員和官員,你聽話就是馬克思主義,不聽話就不是馬克思主義,這樣說是不是就簡單多了。

這個講話,是5年前說的,那個時候還沒有中美貿易戰,還沒有疫情,還沒有全世界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封鎖。現在情況已經明顯不一樣了,中國經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了。

香港經濟衰退 反襯大陸經濟更糟

15日,香港財政司長陳茂波說香港經濟的衰退,無論從深度和時間跨度上看,都遠遠超過了預期。在香港可以看到零售、外貿、運輸,和房地產都出問題了。只有股市表面上還好些,很多大陸企業來上市,大陸資本大批來香港介入證券金融業。但香港GDP今年大概會有一成左右的萎縮,就是下降。

香港是一個窗口。大陸經歷的問題比香港更嚴重,原因當然是中美貿易戰,去年就已經對大陸經濟衝擊很大了。最近,大陸家庭資本負債急升,資本壞賬大量增加,多個行業萎縮,對外的情況也很糟糕,外國市場萎縮、出口下降、訂單消失。一帶一路花了錢,現在也搞不下去了,損失巨大。

中國經濟對外貿依賴度很大。有專家估算,如果以最終消費市場來計算,中國大陸外貿依賴度約四成,就是40%的經濟和外貿出口有關。

經濟增長三駕馬車,國內消費,出口和投資。其實出口也是消費,不過是外國人的消費。今年國內消費增長大跌,出口遇到問題,經濟會如何,當然不難判斷。

香港經濟衰退,只有股市表面上還好些。圖為香港一處交易所。(Getty Images)
香港經濟衰退,只有股市表面上還好些。圖為香港一處交易所。(Getty Images)

如何刺激經濟 習李分歧加大

現在爭論最大的,是怎麼刺激經濟?中共的經濟政策出現明顯分歧,在中共這種體制下,當然就是權力出現分歧。李克強說的地攤經濟,出來後全國響應,然後中宣部出來潑冷水,然後全國抵制。

15日有消息說,北京一個有30年的早市被勒令取消了。早市,就是一種地攤經濟。各地城管重新出動,嚴格查禁非法擺賣,認真取締各類小市場。這是甚麼?是地方官員的一種表態,你是跟習近平?還是跟李克強?

習近平那邊都是「高大上」:火箭、衛星、AI、數碼貨幣,李克強這邊都是「低小下」:地攤經濟、農民創業、小微企業。習近平要用錢,所以要加稅。李克強要讓利,所以要減稅,要政府減少開支,減百分之五十。

這個矛盾,現在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激烈了。

這次北戴河會議,如果中共最高層有甚麼大吵大鬧,估計就是這個問題。

中共官員想升遷 要先會看「眼色」

說到這,大概就可以明白,為甚麼《求是》雜誌突然刊登習近平幾年前的講話了。這是黨內權力鬥爭的一個信號,是一個給下級官員、各地政府使的「眼色」。中共官員的陞遷,全靠這個,看誰看懂了最高當局的「眼色」,看懂了北京中南海的內鬥。按照文革的說法,就是看誰明白這個「路線」。

在中共體制中當官,一個最大的能力,就是讀報。以前認識一個朋友,給一個省長當秘書,他所有的本事,就是從《人民日報》中,讀出高層的各種動向。所以省長不管陞官和調動,他一定要帶著這個秘書。因為如果沒有這個秘書,他就是個瞎子,完全沒有方向,這個秘書就是他的「預警雷達」。

另外一個朋友,他母親一輩子在中共體制中,官當得不大不小,但一直比較平穩,文革前後所有風浪都安然度過。老太太的本事也是讀報紙。她能從《人民日報》文章的版面排列,領導人的排位,領導人各種講話口氣,《人民日報》署名評論內容,社論的內容,大致看出北京的政治走向。所以退休後,都八十多歲了,還必須每天看《人民日報》和CCTV(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而且看得非常仔細。

她看過的《人民日報》,上面全都是用顏色筆畫出來的重點。問她為甚麼這麼看,她不解釋,只說你不懂。其實都八十多歲了,北京的動向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但這已經成了她的一種生活方式了。

一句話、一個排位、一個版面,根據這些,地方官都能「聞」出不同的含義。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大陸經濟有關係嗎

香港很少人研究馬克思主義。馬克思到底說了甚麼,他的理論到底是甚麼?在西方,通常會介紹馬克思是社會經濟學博士,他有一個基本經濟學觀點,就是所謂剩餘價值,資本家之所以賺錢,是因為剝削了工人的剩餘價值。但剩餘價值很抽象,所以馬克思把它具體成為勞動時間,2個小時工作時間是工資,其他8個小時,是為資本家賺錢去工作了。

在這個基礎上,馬克思發展出階級和階級鬥爭的概念。所以工人或者說勞動階級,和資本家是對立的,互相鬥爭。為了不被剝削,怎麼辦呢?就是所有的企業公有制,也就是國有化,大家一起工作,利潤一起分享,資產一起擁有,最後徹底達到這個境界的時候,就是共產主義了。

習近平說,中國經濟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是這個意思嗎?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中共內部的極端左派,確實是這個意思。所以習近平談話的時候有兩個意思,第一是我們會堅持馬克思主義,這樣他在中共黨內就有正當性了;第二是大家別去研究了,我說的、現在做的就是馬克思主義。

按照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去實踐的國家,都是共產黨國家。上個世紀,所有共產主義國家都失敗了,經濟上都失敗,這對馬克思來說相當諷刺。所以習近平說,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對馬克思主義重新定義了,所以成功了。

十一屆三中全會,實際上是破除了馬克思主義原教旨,鄧小平重新開始走資本主義道路,農村分田分地,然後引進外國資本和外國技術。過去30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全都是非馬克思主義的增長。

但是,這個不重要。因為最高當局認為是馬克思主義,它就必須是馬克思主義了。其實,馬克思在後期的時候曾經說過,別人問他甚麼是馬克思主義,他說不知道,他說,我只知道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

所以,理論和政治,其實不是一個東西。中共更是如此,馬克思主義是政治,而不是理論。所以,習近平和中宣部那幫人,他們才是大大小小的馬克思,他們說的才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本人肯定不是馬克思主義。

明白了這個道理,你才能看懂中共的馬克思主義宣傳。

《求是》雜誌的這篇習的舊文,說的就是這個東西。

《人民日報》報道這篇文章,每一段的開頭都是習近平,一個「習近平強調」,五個「習近平指出」,這是強調給地方政府聽的,給下級官員指出的。

你想想,是「高大上」的火箭、衛星、AI,以及背後的國有企業是馬克思主義?還是地攤經濟、小微企業和農民工創業是馬克思主義?所以文章所強調、所指出的,是不是相當明顯、相當明白呢?

所以,習近平和李克強對經濟的看法不同,他們之間的矛盾也在逐漸激化。幾乎可以肯定,在北戴河吵架吵得很厲害。

換句話說,如果習近平繼續連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下屆總理,不大可能是李克強繼續連任。下面的官員,尤其是副總理和政治局一級的官員,現在大概都要摩拳擦掌,去爭奪這個總理的位置。

因為下一次政府換屆,還有兩年,現在都正是表現的機會。上次劉鶴在北斗衛星開通儀式上,給了李克強一個難堪,當然不是偶然的,當然不是程序上出了紕漏了,下面眼尖的官員,一定會立馬知道如何選邊,如何站隊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兩年太久了,誰也不知道這中間會發生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