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一般媒體仍稱之為白俄羅斯)總統選舉鬧出軒然大波,前總統盧卡申科第六次選舉連任,結果以高達八成選票當選,但稍有選舉常識者皆知道,高票勝出已經不容易,去年台灣總統選舉,媒體差不多一致以「高票當選」形容蔡英文賴清德勝選,兩人合共取得817萬張選票,但得票率才不過是57.13%,以高達八成選票當選,也可說是太著痕跡了吧!盧卡申科高票當選的鬧劇固然令人失笑,但當年林鄭勝出特首,媒體一樣形容為「高票當選」。查林鄭得票為777票,佔1,200選委的65%,如果比較前三任特首的得票率,董建華取得400票之中的320票,得票率為80%;曾蔭權取得800票之中的649票,得票率為81%;梁振英取得1,200票之中的689票,得票率為58%。換言之,所謂高票當選的林鄭,得票率僅排第三。所謂高票當選云云,一樣水份十足。

前美國總統布殊形容盧卡申科是「歐洲最後一個獨裁者」,諷刺的是,盧卡申科第一次當選倒是含金量十足,他在白羅斯獨立後,在當年議會的反腐敗委員會中表現出色,所以在1994年贏得執政大權,但權力使人腐化的劇本千年不變,白羅斯在1996年擴大總統任期兩年,2004年解除總統兩屆任期的限制,之後第四次、第五次連任,並曾經警告任何人如果參加反對派的抗議示威,必定會視他們為恐怖份子,獨裁者之路終於練成。看到這裏,恐怕大家都有點眼熟,因為戲碼無別,都是依足劇本一幕幕在香港上演。盧卡申科取消任期限制,首要修改憲法,是嘗試以人治否定法治;林鄭則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由人大頒佈「港版國安法」,港府提請將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而經由人大頒佈讓現任議員延任一年,絕對是破壞香港法治的罪魁禍首。至於將異見者歸類為恐怖份子,則最容易以之要脅甚或嚇唬人民。所以過去一年中共與港府官員喊得震天價響的,就是將反對自由人權受到壓榨的抗爭者視作與外國勢力勾結的港獨份子,港澳辦甚至指「香港示威者的行為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說真的,有誰不害怕恐怖份子?但又有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恐怖份子?抹黑異見者,永遠是鞏固權力的殺手鐧。

《信報》日前一篇社評以「駑馬戀棧豆」形容盧卡申科對權位的戀棧,駑馬者,劣馬也,只貪圖馬廐裏的飼料,用作比喻平庸的人目光短淺,只貪戀祿位等眼前利益。說穿了,駑馬又怎會是白羅斯獨家專利,一眾港官之中不也個個是擁抱權力甘於昧著良心的庸才。於競選時曾誇口「如果港人主流意見認為我不適合再擔任特首,我會辭職」的林鄭,聲稱「人大常委是民意代表有民意授權」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某,口稱「不理有否強權撐腰犯法就拉」,卻對警暴視若無睹多所包庇的警務處長鄧某,可謂「忠誠勇毅,做親都弊」。盧卡申科眼下已經成為白羅斯人眼中的寇讎,相信之前欠下的血債很快便要償還。循此路進,雙手沾血的一眾港官,又焉能有豁免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