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近年成為中國大陸的流行詞。對中共而言,輿情或民意並非被傾聽和順應的風向標,而是被監控和維穩的目標。

隨著中共網絡監控不斷升級,民眾的網絡言論無時無刻都在被監控中。大紀元獲得多份中共內部文件,洩露了中共應對輿情的內部流程,及中共如何處置負面輿情的實例。

獨家:揭秘中共操控輿情的七步流程

近日,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南陽市委網信辦2018年9月9日下發的《河南省網絡輿情應急處置操作規範(試行)》的文件顯示,中共內部把輿情分為兩種:「重大網絡輿情」和「一般網絡輿情」。

中共眼中的「重大網絡輿情」包括,影響政治安全;事件性質嚴重;話題敏感度、輿論關注度高;涉及重大突發事件、公共安全事件、自然災害等;引發媒體和公眾嚴重關切;涉及較大利益群體;引起中央或省委省政府領導重視等等。

「一般網絡輿情」指通過朋友群圈、自媒體等渠道小範圍傳播:話題較為敏感,可能被其他有影響力的媒體、網絡平台、大V等傳播擴散的。

文件洩露,對於「重大網絡輿情」,中共河南省成立了「省重大輿情引導工作協調領導小組」,會啟動「5+2+N」工作專班模式(宣傳、網信、政法、公安、國家電腦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河南分中心,涉事地、省直行業主管部門,其他相關單位),進行管控。

文件還規定,中共應對網絡輿情的流程包括「輿情監測預警」、「輿情信息通報」、「輿情會商研判」、「輿情調控管控」、「權威信息發佈」、「適時評論引導」、「效果評估總結」七方面。

在「輿情信息通報」這一步中,中共要求重大網絡輿情要第一時間上報;在「輿情會商研判」步驟中,河南網信辦應急指揮中心每天早晚會舉行交接班例會、每周一舉行網絡輿情分析研判會;在「適時評論引導」這一步中,可由「紅色大V」帳號發佈或轉載核心評論員文章,隨後組織網評隊伍跟帖頂貼,影響輿論走向。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獨家:中共內部要求培養「紅色大V」

在第六步中提到的所謂「紅色大V」,在另一份文件中也有提及,且更為詳細。

2019年2月18日河南《全省網信辦主任會議精神傳達提綱》中提及,培養自己的帳號。會議要求,要做大網上宣傳;加強網上評論。要構建「大網評」格局,強化對網絡「大V」的屬地管理責任,培育紅色「大V」。

該份文件左上角註明屬於「秘密」。

(大紀元)
(大紀元)


在培養「紅色大V」同時,中共還要求加強對部份帳號的監測。文件要求,加強「對有害信息的預知預警,尤其要發揮技術+人工作用,對重點微信群、QQ群和重點公號、個人帳號等實行跟進監測」。

獨家:維穩第一 中共處置負面輿情的2個實例

大紀元還獲得中共南陽市委網信辦2020年3月17日至5月11日的《網絡輿情專報》,裏面記載了中共當地政府如何處置輿情的實例。

較有代表性的有以下兩例。

3月31日的輿情專報透露,有自媒體發佈圖文信息《南陽一工業園區生產用地大搞無證開發,背後到底隱藏了甚麼?》,反映南陽龍升工業園區內不少企業拿著政府提供的生產用地,進行小產權房開發,售賣或出租牟取暴利。

在監測到網絡輿情後,7月31日下午,臥龍區發佈《關於網上反映龍升園區企業違規建設的情況說明》,「引導網上輿論,目前網上輿情平穩。」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4月2日的輿情專報透露,今日頭條號發佈圖文信息《唐河縣教體局領導不戴口罩,無懼感染,指導疫情防控》,反映唐河縣教體局及各鄉鎮中心學校領導進行疫情防控檢查和開會時,不戴口罩,搞形式主義。

對此,中共網信部門與相關媒體溝通協調,「刪除首發稿件和自媒體平台轉載信息。」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獨家:中共的另一支網軍 ——「網絡義務監察員」

中共審查部門嚴管網絡,無所不用其極。在中國大陸,中共除了僱傭大量網絡監控人員之外,還利用「網絡義務監督志願者」、網評員(俗稱「五毛黨」)等監測網絡。

安陽市網信辦7月22日下發的《關於組建安陽市網絡義務監督員隊伍的通知》文件顯示,該市現組織開展全市「網絡義務監督員」招募工作。

通知要求,各縣(市、區)要組建不少於30人的「網絡義務監督員」隊伍,市直單位要組建3人以上的「網絡義務監督員」隊伍。

按照中共的定義,「網絡義務監督員」的職責是巡查、發現入門網站、搜索引擎、客戶端、微博、微信、網誌、論壇、貼吧、網絡直播平台、短影片平台、應用商店等環節存在的「政治類有害信息」。

《新京報》2013年曾披露說,在中國從事網絡控制的人數多達200多萬人。

由於中共嚴厲的網絡審查制度,不少中國公司不得不僱用數千人來監管其企業網站的內容,這就催生了一個增長快速、利潤豐厚的新行業:審查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