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會否定自己以往的對華政策嗎?本周的民主黨大會上,拜登將有機會闡述清楚。

過去的一段時間裏,拜登曾經對媒體表態,他會對中共強硬,並抨擊特朗普不夠強硬。但拜登的對華政策一直並不清晰,拜登本周將在民主黨大會上接受提名,屆時的演講,他或許會全面公佈對華政策。

距離11月3日僅剩70餘天,如果拜登繼續他的對華模糊政策,恐怕難以爭取更多選民。美國當前的外交事務中,中美關係無疑是首當其衝,無法迴避,能否亮出清晰的對華政策,是此次總統選舉爭奪的關鍵要素之一。

拜登的對華政策為甚麼模糊?

拜登對華政策的不清晰,是有歷史原因的。奧巴馬在2009年至2017年擔任總統期間,拜登作為副總統,是中美關係的實際操盤手,這一時期的美國對華策略,一直維持著以往的接觸、合作。

2011年,習近平還是中共接班人時,拜登就與習近平會晤過;同年,拜登訪問中國,習近平全程陪同。2012年,習近平訪美,拜登向習近平提供了王立軍洩漏的秘密材料,幫助習近平扳倒了薄熙來、周永康等。

2013年12月4日,拜登再次訪問中國,他的兒子隨行出訪。2015年,習近平訪問美國,拜登再次與他會面。拜登還一度稱,與中國打交道,是他的專長。

奧巴馬執政期間,也試圖制止中共網絡攻擊行為,雙方還簽署了協議,但毫無效果。習近平向奧巴馬承諾不在南海建軍事基地,同樣食言。

奧巴馬與中共的關係並不和諧。任期的最後1年,2016年9月3日,奧巴馬抵達中國杭州參加G20峰會,「空軍一號」降落在杭州蕭山機場後,中方沒有準備好舷梯,也沒有紅地毯。奧巴馬無奈,只得從專機尾部的自帶舷梯小出口,走下飛機。媒體形容,總統只有在不安全的國家,如阿富汗,才會從這個安全出口走下飛機。當時一個中共官員大聲喊著:「這是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的機場!」 當時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賴斯和她的副手,打算上前溝通,但被這個憤怒的中共官員攔住了。賴斯稱「他們的做法出人意料」。

拜登為奧巴馬策劃的對華政策並無建樹,主要是對中共的認識有限,也找不到有效的槓桿。特朗普當選後,很快開始扭轉對華政權,以減少貿易逆差為突破口,建立了關稅槓桿。今年以來,特朗普內閣更直言以往對華政策失敗,並正在與中共政權脫鉤。

拜登的對華政策陷入兩難,要麼附和特朗普,要麼重複以往政策的翻版,似乎找不到第三條路。重複以往失敗策略,顯然無法獲得多數人的支持,現在美國兩黨議員、大多數美國民眾都要求對中共強硬。拜登如果附和特朗普,不但顯得自己無能,更直接承認自己以往執政的失敗,過去保持模糊似乎是明智的做法。

對華政策無法繼續模糊

選舉日益臨近,人們亟待拜登清晰的對華策略。連大多數看好拜登的主流媒體,都急切的開始追問。

8月11日,華爾街日報刊文〈關於中國,五問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文章稱,一旦拜登當選,中美關係是他面對的首要戰略問題,因此,讓選民了解拜登的觀點尤為重要。

文章也認為,迄今為止,拜登雖然表示要對中國強硬,但只是泛泛地談論中國問題,更多的是在指責特朗普對中國問題處理不當。

文章還詢問拜登5大對華問題,包括:

– 會堅持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政策嗎?

– 會重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嗎?

– 如何扭轉中國推進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進程?

– 能為香港民主人士和新疆穆斯林提供更多幫助嗎?

– 美國是否應堅持要求中國加入和俄羅斯談判的任何戰略武器協議?

華爾街日報對拜登相當客氣,並未列出更多的關鍵性問題,實際上,更重要的急迫問題還應該包括:

– 是否要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如何追責?

– 是否與中國經濟脫鉤,讓美國供應鏈回流?


– 如何嚴厲打擊中共的間諜行動和技術盜竊?

– 如何制止中共在美國的全方位滲透?

– 是否繼續清除網絡,繼續排除華為、抖音、微信等?

– 是否維持在西太平洋的軍事威懾以防止中共的軍事擴張?包括是否堅定維護台海安全?

– 如何認識和定位中共政權?脫鉤還是維持某種關係?最終目標是甚麼?

無論哪一個人當總統,這些問題都無法迴避。或者說,要獲得選民的認可,就需要在這些問題上有清晰的表態和策略,代表選民的心聲,維護選民的安全和利益。如果拜登在這些問題上繼續模糊,恐難以贏得足夠的選票。

中間選民仍然是關鍵

無論本周的民主黨大會,還是下周的共和黨大會,兩位總統候選人都需要爭取中間選民。在各自黨派會議上的演講,候選人首先向本黨的支持者們表明清晰的政策,讓本黨人士更堅定的支持自己;同時,候選人的演講更是在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往往更重要,特別是搖擺州的選民。

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調查顯示,78%的美國人認為,中共政權的失當行為,導致了全球大流行;77%的人對中共和習近平沒有信心;73%的人表示,即使損害經濟關係,美國也應促進中國人權。這代表了美國主流民意,兩黨議員在國會和參議院的態度,更加鮮明。

拜登幾乎面臨一邊倒的選擇,現在也到了不得不選擇的時刻,推出清晰的符合民意的對華政策,是拜登馬上需要做的。

在對華策略上,特朗普顯然已經佔得先機,而且還將有更多的實際動作;特朗普內閣成員,更是嚴格區分了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區分了中共政權與中國。特朗普團隊認定中共政權不可信任,針對中共政權的制勝策略也越來越清晰。

中共目前的姿態,明顯在等待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中共當然不再指望特朗普。中共應該也在急切的等待拜登公佈對華策略,當然,如果拜登繼續模糊,對中共也同樣是一種希望。

美國選民需要知道拜登的對華策略。本周,如果拜登繼續保持模糊,很可能將面對更多選民和媒體的質疑;在接下來的總統辯論中,拜登也將無法招架特朗普的凌厲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