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美方對中共與港府的反制就接連不斷,而且是越來越強硬。美方不但取消了香港的特殊關稅區地位、取消了種種優惠,日前還宣佈制裁林鄭月娥與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等11名中港官員。

特別是,中共抓捕黎智英與周庭之後,特朗普繼續對香港事件表達了強硬看法,言外之意,不但要制裁香港,還要對幕後的中共進行追究。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眾所周知,我們給了香港極大的激勵措施,因為香港擁有自由,我們需要自由。而且,我們為香港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激勵政策,現在我們已經取消了所有這些優惠政策,香港在這方面將不可能與美國競爭,沒有可能了,因為我們已經取消了所有優惠政策。

「如果以中共和世界貿易組織為例,中國經濟越來越發達,是因為中國被(世貿)認定為發展中國家,這太荒謬了。為甚麼中國被認定是發展中國家,而我們卻不是?」

換句話說,特朗普正在鎖定香港的金融與貿易進行施壓制裁,因為這些領域與中共與港府官員的利益密切相關。另外,特朗普說:「香港將不可能與美國競爭了」,這項預測可能還挺準確。

因為,根據香港美國商會的最新調查,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有53%的企業已經考慮要離開香港,這個數據已經連續兩個月上升。同時,有44%的受訪者對香港的經商前景感到悲觀。

並且,有將近4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準備把資金撤離香港。另外,還有超過50%的在港美企表示,他們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極度擔憂」。

因此,可以預見,中共強推《港區國安法》帶來的經濟後果,會包括:

(1)香港經濟衰退

(2)企業資金外撤

(3)港股維持低迷

(4)美國金融制裁

(5)外國技術斷鏈

至於中共會不會強硬報復美方?目前看起來,幾乎不會,也無能為力。

看看雙方在南海的軍事叫陣就知道,中方在南海頻頻挑釁周邊國家,實施軍事化擴張,並且頻頻威脅台灣,引來美方進駐南海進行威嚇反制,美方還首度公開批評,中共對南海主權的聲索是「完全非法」。

中共中央原本的論調是「堅持備戰打仗」,而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還語帶挑釁地說:「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而軍方媒體更是強硬地說「隨時做好打勝仗準備」。

但是,就當美方全面出動大批軍機、軍艦進駐南海,頻繁與周邊國家聯合軍演,密集地飛往中國沿海進行近距離偵察之後,中方態度開始放軟。

特別是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日前公開表示:「該與中國戰鬥時就該戰,而我要確保的是,美國要打就要贏」,讓中方相當緊張。因此,中方隨即通過多項渠道向美方溝通,表明中方絕對不會在南海率先開火,表達讓步。

中共高層還下令軍方,不可以在南海率先開火。這些跡象足以顯示,中共目前其實不願意、也無能力跟美方進行軍事交鋒,所以退讓服軟了。

因此,我們可以推測,接下來到美國大選結束前,香港局勢應該會有幾個主要特點:

一、中共暫時不願跟美方 在香港強硬對抗

首先,是中共暫時不願跟美方,在香港問題上強硬對抗。因為特朗普政府與美國國會已經展示了強大的決心,要在香港議題上反擊中共;加上特朗普選情吃緊,會促使他更願意「嚴打中共」、「捍衛普世價值」來表達捍衛美國的愛國心。

所以中共很可能會暫時減少在香港問題上與美方激烈對抗,避免擦槍走火,引火上身。

二、以疫情作為「維穩武器」 杜絕大規模街頭抗爭

北京與港府會持續用疫情作為「維穩武器」,杜絕大規模的街頭抗爭行動,避免港府必須出動大批警力與抗爭者正面衝突、暴力鎮壓,避免激怒美方與國際社會。

三、以法律戰、行政戰 追捕算帳 製造恐懼

就像我們多次說過的,中共目前仍會以法律戰和行政戰,繼續鎖定特定人士進行追捕、秋後算帳,同時製造香港人民的心理恐懼,用恐懼壓制民眾抗爭,達成維穩效果。

四、介入網絡 追蹤監控

根據《華盛頓郵報》指出,香港警方曾經向Google索取網絡數據,但是遭到Google婉拒,要求港警必須依據兩地的司法互助協議,向美國司法部申請處理。Google這次做了件好事,希望能繼續保持下去。

不過,這項消息也反映出,香港警方與國安單位已經在網絡上佈局下手,開始蒐集、追查、監控香港市民的言行舉動。我們不清楚其它網站、或者網絡營運商是否把數據給了港警,所以這一點還請香港的朋友要保持警覺。

五、收緊媒體言論 統一輿論陣線

從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被抓捕、《大紀元時報》記者被跟蹤,可以看出中共與港府開始鎖定傳媒界進行打壓,製造「寒蟬效應」,目的就是要恐嚇還有良知與新聞道德的香港傳媒,不要與北京作對。讓北京在香港統一輿論陣線。

預計這樣的局面,會持續到美國大選結束。到時候,不管是誰當選,中共再來進行下一步應對,而在這一段時間裏,正好讓中共有時間構思要如何應對大選結果的不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