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在政治和地緣政治層面壞消息不少,但是風險資產價格依然摸索中前行,S&P500已經逼近前高。上星期觸及市場風險的壞消息包括,白宮與國會民主黨議員仍然無法就第二期經濟救援計劃達成共識,中美關係在南海、台海、科技制裁、金融制裁上多層面交鋒,美國與歐盟在貿易制裁和俄羅斯天然氣管道建設上鬧得很不愉快,以色列與阿聯酋建交、中東變局一觸即發。

然而,政治風險頂不住源源不斷流動性的衝擊,風險資產價格走高,美股、歐股各有進賬。同時,美國財政部發行了破紀錄的國債,230億美元30年國債從一級市場湧出,資本反應較冷淡,需要聯儲托一把,十年期國債利率收0.7%。

黃金是上周另外一個大故事,倫敦金在觸及2,046的高位之後獲利盤湧出,並製造出一輪逼多,高槓桿好倉被逼清盤,金價一度暴跌至每安士1,880美元,隨後低位恢復。油價同樣12日出現大動盪,不過整周下來略有進賬。美元輾轉向下,收93.1。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選擇賀錦麗當他的副總統競選夥伴,市場對此反應不大。中國社會總融資七月遜過預期,市場擔心貨幣政策開始趨緊,A股動盪。

上周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該國成為首個「註冊」新冠疫苗的國家,一款疫苗「可以投入實用」,消息再度引起了股市對疫苗和疫情控制的期待。據筆者了解,此款疫苗僅經過了數十人樣本的二期試驗,三期試驗尚未進行,從國際通用標準看疫苗的有效性尤其是安全性尚存疑問。

但是三期標準是監管性要求,如果俄羅斯醫藥當局開綠燈,該疫苗的確有可能上市,只是安全性有效性資料並不全面。中國的滅活疫苗和德國美國核酸疫苗預計均在十月份完成三期試驗,如果不出意外,監管當局估計在一個月內批准,筆者認為有1-3款疫苗會在今年第四季度投入生產。

腺病毒疫苗大約在年底完成三期,明年初投入生產。三種不同技術風格的疫苗各有優劣,最終的全球影響力取決於產能。最早明年春夏之交可能在幾個大國中,有部份人群和社區逐步走向群體免疫,中國依靠滅活疫苗,歐美依靠核酸疫苗。

歐洲前瞻性經濟資料,在五月份之後出現較大幅度的反彈,那是人流解禁政策的直接效果。不過近期不少國家出現了第二輪感染高潮,雖然情況沒有美國那麼糟糕,歐洲政府也放慢了解禁的步伐,甚至準備反手加碼。如筆者預測,疫情不斷反覆,經濟復甦道路曲折。

除了極端低位反彈所帶來的初始統計數字的反彈外,接下來的V型反彈並不現實,明年的增長速度也未必如經濟學家預測的那麼樂觀。面對不可控的不確定性,歐洲央行在貨幣政策正常化上會非常慎重,筆者估計未來兩年都難有大的收緊動作。好在歐洲的救援計劃上能夠達成共識,財政貨幣政策可以撐一陣。

最重要的是,疫情倒逼政治協調,歐盟先是決定發行歐盟債券,然後決定成立超大規模的經濟穩定基金,這些對於歐盟是一個結構性改變,對實現歐盟財政一體化邁出了一大步;同時,還拉低了南歐國家的融資成本,有助於全歐洲的長期金融穩定。這是歐元反彈的基本面因素。長遠來講,歐洲仍有許多政治障礙要清除,不過過去數周對歐盟是一個好的潛在轉捩點。

本周焦點:1)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評估,2)美國聯儲七月會議紀要,關注聯儲在新政策工具問題上的討論。預測日本第二季度GDP收縮21%。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