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署管轄的街市近日爆發中共病毒個案。有街市檔主表示,受疫情影響,到街市購物的市民大幅減少,加上食肆晚市不准堂食,部份食肆關門,攤檔的生意減少逾8、9成,難以應付租金等開支。表示「蝕少一點已經偷笑」,已「無心戀戰」。而且由於受牌照規限,很多檔主無法申請防疫基金。因此希望政府予以協助,包括延長減少租金的時間,及設第三輪防疫基金惠及街市檔主。

官涌街市菜檔檔主嚴先生表示,受到疫情影響,到街市購物的市民大幅減少。由於收入減少,也削減了員工,「很多時候檔主要自己做,家裏人也一起做。現在造成很大影響,即使政府減租、削減水電費,也不夠應付開支。別說賺錢,虧少一點已經算偷笑了」。

嚴先生又說,疫情前,平均每月營業額30至40萬元,毛利兩至三成。可以應付租金、兩人的工資、送貨等。如今兩、三千元一日的生意額,營業額減少了八、九成,「已經頂不住了,無心戀戰」。他還表示,政府發放的兩次抗疫基金只能「幫助少少,員工的補貼就不用指望了」。

司徒先生在花園街街巿經營燒臘檔30年。他慨嘆,SARS都捱過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捱不住了。不斷減少員工,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孤軍奮戰。第三波疫情,街市人流已經少了很多,政府又禁堂食,街市又有人中招,街市成了高危,很難維持下去」。

花園街街市代表吳小姐表示,有委托區議員幫忙申請抗疫基金,但是很多部門都不批准。

協助他們的旺角區議員朱江瑋表示,不少檔販受限於牌照規限,未能受惠於政府的防疫基金。「花園街街市不屬於食環署,有些檔主無法獲得政府發放的防疫基金,因為按照食環署的規定,街市的經營方式無需領取牌照。因此如果沒有獲得牌照就拿不到飲食業的防疫基金;零售業的檔主有可能得到防疫基金,但是如果零售業檔主賣鮮食就有可能拿不到防疫基金。」

他呼籲政府若推出第三輪防疫基金,不要再遺漏街市的檔主。並建議政府對街市減租一半的政策,至少延續半年至明年3月。並協助街市攤檔恢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