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與3所高校黨委書記在20天內密集落馬;主導此輪清洗行動的現任雲南省紀委書記馮志禮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也是王岐山主掌中紀委時提拔的下屬。大陸教育系統曾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姘婦陳至立長期把控。外界關注,習陣營近期針對江澤民集團操控的政法、文宣、金融、醫療衛生等多個領域展開密集清洗行動,教育系統或也已成為重點清洗目標之一。

雲南教育系統四名官員密集落馬

自7月23日至8月10日,雲南省文教系統四名官員相繼落馬,其中包括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朱華山。

7月23日,雲南省文山學院黨委書記熊榮元被查。熊榮元,苗族,1968年12月生,雲南馬關縣人,自1992年開始,歷任中共共青團文山州委辦公室副主任、文山州紀委辦公室副主任、丘北縣紀委書記、丘北縣常務副縣長、富寧縣委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2006年9月至2009年10月,任文山州委常委、宣傳部部長;2009年10月至今任文山學院黨委書記。
   
7月28日,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朱華山落馬。朱華山,1964年1月生,湖南資興人,自1996年5月起,歷任雲南省教委學生處主任科員、任雲南省招生考試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主任、雲南省招生考試院院長、雲南省教育廳黨組成員,省招生考試院院長、昆明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自2013年3月至今任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並先後兼任省招生考試院院長、省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省委教育工作委員會委員等職。

8月3日,西南林業大學原黨委書記吳松被查。吳松,1958年8月出生,雲南鎮雄人。長期在雲南大學工作,自1922年3月開始,歷任雲南大學教務處副處長、處長、雲南大學黨委委員、副校長、副書記、校長;2007年12月至2015年11月,先後任玉溪市委副書記、保山市委副書記、市長;2015年11月至2018年8月,任西南林業大學黨委書記;2018年8月至今,任西南林業大學二級教授。

8月10日,雲南保山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黨委書記胡飆落馬。胡飆,1962年11月出生,彝族,自1994年7月起,歷任保山地區昌寧縣教育局副局長、昌寧縣更嘎鄉黨委書記、昌寧縣副縣長、保山市隆陽區副區長、區委副書記、區長、保山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書記、局長;2013年8月至今任保山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黨委書記。

另外,近兩個月內,東北地區也有3名文教系統官員落馬。6月28日,吉林工商學院黨委書記王延吉被查;7月17日,黑龍江大興安嶺技師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王學勇被查;8月10日,黑龍江省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付軍龍落馬。付軍龍,1957年11月生,黑龍江密山人,曾先後任呼蘭師範專科學校副校長、校長、哈爾濱師範大學副校長、牡丹江師範學院黨委書記、哈爾濱師範大學黨委書記;2018年1月至今任黑龍江省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習近平與王岐山舊部清洗雲南官場

值得關注的是,主導雲南官場清洗的雲南省現任紀委書記馮志禮既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也是王岐山的中紀委舊部。

公開簡歷顯示,馮志禮,1962年12月生,浙江紹興人,自1986年9月起,歷任中共共青團浙江省溫州市委副書記、書記、浙江省洞頭縣委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2001年10月至2007年1月任浙江省溫州市副市長,期間,習近平2002年至2007年任浙江省委書記,兩人仕途有5年交集。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前夕,2007年1月,馮志禮調任任浙江省嘉興市委常委、紀委書記;2011年7月至2012年8月任浙江省嘉興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

習近平十八大上台前後,馮志禮自2012年8月起歷任浙江省委統戰部副部長、部長。王岐山主掌中紀委期間,馮志禮2017年7月調任中紀委駐國土資源部紀檢組組長。2018年7月,馮志禮轉任雲南省紀委書記。

近期,馮志禮主掌的雲南省紀委除了密集查處教育系統官員外,還在5月19日查處雲南省能源投資集團副總裁羅永隆、在7月13日查處雲南錫業集團紀委書記武長青,在7月21日查處西雙版納州檢察院黨組書記張迅。

雲南是江澤民集團重要窩點之一,兩任省委書記白恩培與秦光榮已先後落馬。現任雲南省委書記陳豪,江蘇海門人,出身上海幫,1997年,陳豪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書長,1999年起,兼任市委辦公廳主任;歷經黃菊、陳良宇兩任市委書記。現任雲南省長阮成發,湖北武漢人,是江澤民集團湖北幫要員,曾長期任武漢市市長、市委書記。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王予波曾長期在曾慶紅勢力地盤青海省任職,2015年5月,任中共青海省委常委、秘書長,是曾慶紅馬仔、時任青海省委書記駱惠寧的大秘。王予波2017年3月,任青海省常務副省長;2019年6月5日,任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

王岐山五年前密集動作清洗教育系統

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習近平當局在政法、金融、醫療衛生系統等領域展開密集清洗行動。雲南省文教系統官員被密集查處,是否是全國文教系統面臨大清洗的前兆,令人關注。

事實上,早在五年前,王岐山主掌中紀委期間,曾聯手李克強,針對文教系統掀起一輪清洗浪潮。與習陣營關係密切的財新網當時連續披露大陸教育界危機和亂象,公開否定江澤民當政時期其姘頭陳至立推行的「高校擴招」等政策。

2015年10月23日,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視工作動員部署會議並講話。會議公佈了中央巡視組第三輪巡視的31家單位名單,其中包括曾長期被江澤民姘婦陳至立把持的教育部。

11月19日,財新網報道,中共教育部、發改委、財政部聯合發佈《關於引導部份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此次「轉型改革」事關高等教育體制結構性調整。報道直指,上世紀90年代末,許多技術類學院紛紛升級為綜合性大學。大學擴招後,綜合性大學的數量由僅佔7%上升至23.7%。當時,新建的本科和專科學校,大多發展成辦學成本較低的應用性文科學校,但高端製造業急需的技術人才短缺問題仍未解決。

11月26日,中共教育部、財政部公佈了《關於改革完善中央高校預算撥款制度的通知》。財新網報道稱,此項改革意在遏制高校盲目擴大招生人數,減少當前繁雜的各類撥款專項,減少高校申請項目、管理項目的成本;涉及的「都是以前高校反映最強烈的問題」。
 
12月1日,中共教育部黨組召開視像會,通報中央音樂學院院長王次照,北京郵電大學副校長楊放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校長劉亞等三人被免職。11月24日,中國傳媒大學的8名高管因為違反「習八條」被處理,此舉被外界比喻為「一鍋端」,其中校長蘇志武、副校長呂志勝被免職。

12月2日,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一日前對教育部長袁貴仁的採訪報道。《中國紀檢監察報》接連追問四大問題:一周內兩次通報4所高校黨員幹部違紀問題,是出於怎樣的考慮?作為教育部「黨建」第一責任人,怎麼看通報的這些案例?當前教育系統還存在哪些具體問題?教育系統將如何直面問題、吸取教訓?

12月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家科技教育領導小組第二次全體會議。李克強表示,「十三五」時期科技教育發展要「破除體制障礙」;「十三五」時期中國教育改革發展面臨新的繁重任務,必須在保障教育公平和提升教育品質上下大功夫等。

江澤民姘頭陳至立曾長期掌控教育系統

大陸教育系統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姘婦陳至立把控多年。陳至立80年代任職於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副所長,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在同一所工作。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恆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陳至立於1988年被江澤民提拔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1989年4月,陳至立配合曾慶紅全權負責處理《世界經濟導報》事件,隨後升任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兼宣傳部部長。

1997年8月江澤民頗費周折將陳至立調北京,任國家教委副主任、黨組書記。1998年3月18日,從來沒有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被提升為教育部部長。出任教育部部長後,陳至立按照江澤民的指示,下令「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

「高校擴招」

使每年畢業的大學生忽然猛增,遠遠超過社會的需要。家長們辛辛苦苦甚至負債供孩子讀大學,孩子畢業後卻找不到工作,債務無法還清,全家陷入絕望。而「教育產業化」把教育界變成經營盈利的經濟行業,學校以各種名目亂收費,學費直線上漲,教育界腐敗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陳至立2003年卸任教育部部長後,江澤民還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中國的教育事業徹底跌入深淵。

尤為可悲的是,在江澤民1999年迫害法輪功之後,教育界也被陳至立全面推到了迫害無辜、滅絕良知的這場空前的民族災難中。陳至立還把對法輪功的誣陷攻擊內容編進中小學教材及各級考題,以此來毒害數以億計的未成年學生。

今天中國教育界的腐敗和亂象叢生,學風敗壞,教師質素墮落,政治迫害盛行,江澤民與陳至立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分析:北戴河會議習江生死搏殺 習陣營時隔五年再清洗陳至立地盤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期間查處近兩百名省部級及軍級以上江派高官與將領,但未來得及清洗文宣系統。中共十九大前後,王岐山遭江派瘋狂圍攻,江派背景的趙樂際黑馬入常出任中紀委書記,隨後反腐態勢逆轉,十九大至今,落馬的正部級高官寥寥可數。陳至立長期把控的教育系統在2015年底遭遇一波清洗後,再無下文;李克強所強調的「十三五」時期中國教育改革已然落空。

李燕銘分析,此輪雲南教育系統4名官員密集落馬,時間點敏感,適逢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近年來,中美貿易戰、香港亂局、中共病毒疫情等不僅促發全球反共浪潮,也令中共高層分裂、內鬥公開化。中共政權內外交困、風雨飄搖、危在旦夕;今年北戴河會議中共高層你死我活內鬥異常激烈。

近期外界紛傳,曾慶紅政變、倒習失敗,習近平憤而反擊,已經瞄準曾慶紅家族及其「白手套」,江澤民子孫江綿恆與江志誠等人都懸了。

北戴河會議前夕,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操控的政法、金融、文宣、醫療衛生領域展開密集清洗行動;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肖建華明天系9家金融機構被接管;江家馬仔、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被判死刑緩期執行(限制減刑);習近平赴吉林省後,「平安經」事件被引爆,吉林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賀電被免職。

北戴河會議期間,曾慶紅勢力地盤青海省百億非法採煤案曝光;習親信、公安部長趙克志突訪東北吉林、黑龍江省,隨即,黑龍江省公安廳長換人,東北多名政法高官被查處;曾慶紅馬仔、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受審,被控受賄18億人民幣,面臨死刑。

李燕銘表示,在上述背景之下,習陣營人馬密集清洗雲南省教育系統,或是新一輪清洗江澤民姘頭陳至立勢力地盤的前奏。另外,北戴河會議前夕,江派長期盤踞的文旅部副部長李金早落馬,習近平清華系親信胡和平接掌文旅部。跡象顯示,江派勢力長期操控的文宣系統「筆桿子」或繼政法系統「刀把子」之後,被習陣營重點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