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中穿黑衣禿頭男士8月10日中午跟蹤香港大紀元採訪主任梁珍。(大紀元資料圖片)
圖中穿黑衣禿頭男士8月10日中午跟蹤香港大紀元採訪主任梁珍。(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記者梁珍(Sarah Liang),在香港主持了當地頗受歡迎的YouTube節目《珍言真語》。圖為2019年10月反送中遊行中,正在採訪的梁珍。(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記者梁珍(Sarah Liang),在香港主持了當地頗受歡迎的YouTube節目《珍言真語》。圖為2019年10月反送中遊行中,正在採訪的梁珍。(大紀元資料圖片)

許智峯欲阻擋神秘私家車離開,但遭一警員拉扯摔倒在地,手臂擦傷。(爆炸頭/大紀元)
許智峯欲阻擋神秘私家車離開,但遭一警員拉扯摔倒在地,手臂擦傷。(爆炸頭/大紀元)

中共在港強行實施「國安法」後,白色恐怖瀰漫。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14日在Facebook上表示,已連續多日被神秘車輛跟蹤。當日傍晚發現再被跟蹤的許智峯隨後報警,不過警方竟動用人鏈開路,護送涉嫌跟蹤的車輛離開。許智峯質疑警方未要求車上二人下車調查,處理手法可疑。事件不同尋常,引發外界質疑。

近日,港民主人士及記者被疑似中共國安跟蹤個案不斷曝光。以涉嫌違反「國安法」為由,被拘捕的黎智英、周庭等在被捕前都披露曾被人跟蹤。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亦於社交網站表示被人多次跟蹤。另外,兩名香港大紀元記者亦分別被一名不尋常的人士和警車跟蹤,疑似是中共國安人員。

警方未詳細調查便「護送」涉事私家車離開

遭神秘車輛跟蹤多日的許智峯,14日傍晚再被一輛神秘車輛跟蹤,他駛至堅尼地城山市街時停車,該車輛亦尾隨停下,許上前質問對方,發現車內有大量攝影器材,被許揭發後兩名男子企圖逃走並輕微撞到他。其後警方到場後未要求二人下車調查,警方稱二人為「記者」,暫時不會搜查涉事私家車,並允許私家車離開現場,日後警方才聯絡許往警署錄口供。

期間,私家車獲准離開後,許準備衝入封鎖範圍阻止該車,被警員拉開推跌在地擦傷,民眾群起抗爭,場面一度緊張。最後該輛私家車在警員人鏈開路下離開,其後現場警員亦陸續收隊。而右手擦傷的許智峯拒絕送院,在警員收隊後,由友人陪同自行返回寓所治理。

許智峯懷疑警方的做法,他曾向警員投訴,懷疑車上二人干犯蓄意撞人等罪,要求警員作出拘捕,但擾攘3小時後,警員仍在他表明不同意的情況下,放行涉事車輛。他說警察有違一般處理交通意外程序。他要求警方查看車上二人的記者證及其隸屬哪間報館,但都遭到警方拒絕。他高度懷疑二人身份。

據調查,涉事私家車車牌為「WW5399」,查冊資料顯示,車輛登記車主為大昌行租車公司,今年8月4日首次登記。車輛後方放了一塊土木工程署的牌,牌上有「俊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字樣。俊和是本地老牌承建商,承接過多項政府大型工程。

許智峯的跟蹤事件曝光後,港人紛紛在Facebook上留言,表達他們的心聲:「日日清算,之前又話(說)冇(沒有)追溯期」、「仆街(該死)黑警,車都唔查仲要護送離開,無法無天」。

「在國安惡法殺到來!香港永無寧日……天祐許智峯議員無事……」「請許議員好好保護自身安全,感謝您為香港人付出。經常直播放上網讓世界更清楚真相。」

神秘人操大陸口音 跟蹤多名民主派人士

中共派國安來港跟蹤民主人士及記者,製造白色恐怖。據了解,神秘跟蹤人士(國安)均操大陸口音,平時會用手機偷拍,行跡慌張,被發現後通常落荒而逃。日前以涉嫌違反國安法為由被港警拘捕的周庭,在被捕前亦曾發現,住所外從早到晚都有多名可疑男子,不時拍攝其住所。

香港民主抗爭運動的另一位重要社運人士黃之鋒,9日也在Facebook發文表示,有可疑的汽車跟蹤他,並透過語音記錄有關目標,包括他進出各地點的時間和行蹤等。

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14日在Facebook發文表示,他遭到至少有3名不明人士跟蹤,而且與早前跟蹤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的人士相似,懷疑是警方國安處人員。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亦表示,這段時間自己及民陣召集人兼社民連副主席岑子杰都反覆被神秘人跟蹤。早前他與岑子杰錄製網台節目時,有人拍到兩名神秘人士在網台辦公室樓下行跡可疑,之後與岑子杰完成節目後乘搭的士離開,神秘人再乘上另一輛的士跟隨,最後神秘人沒跟上。

兩名香港大紀元記者疑被中共國安跟蹤

敢言媒體在香港的前路更為艱難,香港大紀元首當其衝。兩名香港大紀元記者在最近幾天,分別被一名不尋常的人士和警車跟蹤,疑似是中共國安人員。任職大紀元採訪主任、「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10日表示,她在長沙灣附近的一條路口,發現有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疑似監視她。被發現後急忙轉身離開。被梁珍拍攝到了可疑人士的背影。

梁珍表示,希望通過說出這些疑似「恐嚇手段」的事件,勸阻那些試圖讓香港陷入不安的人們。她在接受採訪時說:「製造這樣的『白色恐怖』,對他們自己也沒有任何好處。」

香港大紀元11日發表聲明,譴責中共在香港製造白色恐怖、滋擾傳媒人士,梁珍遇到的事件是「嚴重踐踏媒體自由」。同時,也呼籲國際社會更加關注香港的新聞自由和新聞工作者的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