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龍在中國文化中,就有著非常特殊的涵義,可以說衪佔據了各個領域,成為中華文化的精神象徵。上一篇有關「龍」的報道(《 傳興建三峽曾有真龍受傷 龍真的存在嗎? 》),我們曾探討了一些近年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有關龍的傳聞,不過,因為沒有更多實證資料仍無法確切證明龍的真實存在。那麼,我們不如再翻開86年前的一份有關遼寧營口墜龍事件的報道,再次探索一下龍是否真實存在吧!

報紙頭條報道營口墜龍事件

1934年夏天,位於中國東北的遼寧營口地區發生了龍墜落事件。據目擊者的描述,龍的長相如同圖畫中的龍一模一樣。此龍墜地之後顯得相當虛弱,在地上痛苦的掙扎,眼睛睜不開,尾巴綣著,兩隻龍爪子在前邊。因龍離開水之後,身體越來越乾,已經開始腐爛生蛆。

當時的老百姓普遍認為龍是吉祥之物,據說全村都動員起來,大家都想幫忙讓這隻墜地的龍儘快回到天上去。有些人用草蓆給龍搭涼棚遮陽,有的人則挑水往龍身上澆淋,避免龍身體變乾,還有許多僧人道士在龍身邊做法超度。不間斷地持續著照顧龍,連續數日暴雨過後,這隻龍突然間又神秘消失了。

20幾天大雨過後,這只龍的屍骸(僅殘存骨架與少數腐肉),出現在遼河口十公里處的蘆葦叢中,發出強烈的臭味。這宗事件發生後,引起很大的轟動,人們都熱烈地議論著。

當時的《盛京時報》於8月以 「龍降釀災」做了新聞報道:7月28日一條龍在營口的天空降而升,弄翻三只小船,捲壞日資廠的房子,9人死亡,掀翻停在車站的火車;《盛京時報》還派人採訪,並以題目為《營川墜龍研究之一:水產學校教授發表:蛟類涸斃》做了報道,同時還配以照片,圖文並茂,轟動一時。

《盛京時報》的報道,1934年營口墜龍事件。(網絡圖片)
《盛京時報》的報道,1934年營口墜龍事件。(網絡圖片)

內文摘錄如下:「本埠河北葦塘內日前發現龍骨,旋經第六警察分署,載往河北西海關前陳列供眾觀覽,一時引為奇談,以其肌肉腐爛,僅遺骨骸,究是龍骨否,議論紛紜,莫衷一是。」當時很多老百姓都相信這是真龍的龍骨遺骸,但水產教授則認為是蛟類,並非是龍,未有定論。這篇報道至今仍保存完整。

事實上,蛟類頭上應該是沒有角的。從當時的新聞照片中可以看到,龍頭上的兩隻角很像畫像中描繪的,角往後長,有分叉。

中共指龍為鯨 當事人質疑

據遼寧《營口市志》記述:(1934年)8月8日午後,遼河北岸一農民在附近葦塘發現一巨型動物骨骸,長約10米,頭部左右各有一角,長約1米餘,脊骨共29節。營口第六警察署將其運至西海關碼頭附近空地陳列數日,前去參觀的人絡繹不絕。

在時隔70年後,中共喉舌央視突然採訪了還在世的當事人,2004年年底,央視《走進科學》欄目播出了紀錄片「破解七十年謎團」,隔年又製作播放了「龍影遺骨」。

央視節目最後總結稱,這個龐然大物的遺骸活著的時候是「鬚鯨」,之所以呈現「龍」狀,是因為人們把「骨骼拼錯」的緣故等。

就在央視「破解七十年謎團」節目播出的當晚,營口80多歲的老人蔡壽康對「鬚鯨說」提出質疑;隨後,黃振福、張順喜兩位老人也提出質疑,這3位老人都是當年親眼在營口看到過「龍」的人。

對此,他們感到很遺憾,認為央視把當年營口出現過的「龍」,說成是鯨魚太草率,並表示央視沒有任何依據說明世界上沒有「龍」,在當年給「龍」蓋蓆子的還有那麼多人。同時還表示,「龍」並沒甚麼奇怪的,只是較稀少罕見。

大陸百度百科《營川墜龍事件》中記錄了1934年發生的一些情景,「一天下午大約5時左右,蔡壽康和黃振福、張順喜以及曹玉文等幾個孩子一起在外面玩兒,蔡壽康突然發現在營口市造紙廠方向的天空有一條『龍』,他立刻告訴黃振福、張順喜和曹玉文,小夥伴們同時抬頭往天上看,同時看到了『龍』。」

2004年9月央視記者採訪幾位在世的目擊證人時,記者曾問蔡壽康:「是否是當時一種幻覺,或是雲彩像龍?」蔡壽康說:「絕對不是,我們當時看得非常清楚。看到是真龍。」

而且這幾位老人都做了相同的描述:「也就是15秒的時間,當時是陰天,那條龍是灰色,在雲中動彈,動作和蛇一樣,和現在畫上畫的一樣,頭如牛頭,頭上兩隻角,是直的,嘴上有鬍鬚,兩個長鬚,大眼睛凸出,身長大約10多米,身上有鱗,四隻爪,和現在的鱷魚爪一樣,尾巴像鯉魚尾巴。」

龍的示意圖(網絡圖片)
龍的示意圖(網絡圖片)

當事人肖素芹老人(當年她才9歲)說:她爸爸是趕馬車的,聽很多人都說在田莊台上游發現一條「活龍」,於是趕到那裏。爸爸把她放在馬背上扶著她看。她看見「龍」方頭方腦,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身體彎曲著蜷伏在地上,腹部的龍爪向前伸著。後來下了很長時間的大雨,這條「龍」就不見了。

據當事人回憶,當年人們第二次發現「龍」時,「鱗片堆在其附近,共有兩筐之多。」 而且,在央視紀錄片「破解七十年謎團」裏,受訪的肖素芹老人稱有鱗、有爪,「兩個爪和龍爪一模一樣的」。

遼寧《營口市志》記述的營口龍的脊骨是29節,不同於鬚鯨的脊骨為58節。此外,鬚鯨是哺乳動物,無鱗,無爪。

百度百科《營川墜龍事件》在紀錄該事件時也質疑道:「出事那麼多,見過的人多。這是強有力的歷史證據!央視紀錄片有意迴避它。」

對此,大紀元時事評論員「撣封塵」也曾發評論文章質疑央視的說辭,「發現龍骨的地點是距離入海口10公里處,莫非是鬚鯨昏了頭沿遼河逆行10公里?這豈不是天方夜譚嗎?」「央視居然撇開歷史事實,繞過擺在眼前的營口龍的證人證言和逼真的龍形遺骸,得出了這是『鬚鯨』的結論。」

「撣封塵」譏諷道:「中共否認龍的存在——跟它否認神的存在一樣,說那些都是虛無飄渺的迷信。在中共的很多出版物中,說龍的形象是中國愚昧的古人用馬頭、鹿角、蛇身、鷹爪拼湊出來的四不像。」「古有趙高指鹿為馬,今有中共指龍為鯨。」

事實上,龍作為一種真實存在的生物,不僅屢屢出現在歷史記載中,而且現代親眼見過真龍從天而降者也不乏其人。1995年,湖北省棗陽市錢崗鄉張莊,在一場短暫的大雷雨過後,人們在張莊一個水庫旁邊發現了2條龍,一條紅一條黑。人們找來草蓆把龍蓋住,然後潑水,當地很多人都曾親眼看見。

類似這樣的神奇事件,因為不符合中共當局的意識形態,而給予封殺。因此,各地的墜龍事件只能透過民間渠道傳播出來。

營口墜龍原是渤海龍王第五子

正見網曾發表作者名為「道明」的系列文章《我所知道的地球歷史與奧秘》,其中《神傳文化—龍族傳說》,他以一位修煉者的角度講述了1934年的墜龍事件,從文中我們可以了解到更多不為人知的真相。當然,文章內容確實超出現代科學解釋範圍,信與不信,全當開闊眼界,不妨更多了解大千世界。

文章敘述如下:

「營口墜龍」事件的確屬實,暴斃的龍原是渤海龍王第五子,奉命鎮守唐朝皇帝李治真身與武則天衣冠塚合葬的皇陵,這條龍身長20米有餘,體色黑灰,龍眼是深棕色。

在鎮守皇陵時,因在皇陵陰盛之地內孤陽無陰,導致該地陰陽極不平衡,內部時空場長期錯亂,致使於此鎮守皇陵真龍躁動不安,魔性大發。多次違背天命擅離職守,在渭水河流域興風作浪,危害眾生。孽龍用法術摧毀河道堤岸引發洪水將兩岸居民捲入河中掠食,喪生的民眾多達80餘人。

此外,孽龍還不斷殘害水族中有靈性的生命,吸取它們的能量補充自身的法力;控制心術不正的修道者,殺生祭祀來供養它。孽龍的種種惡行令天界大為震怒,天帝派天兵天將將孽龍擒獲,鎖入天牢關押。

奈何孽龍詭計多端竟然成功逃出天牢,隨後來到蓬萊仙島,潛入丹房準備盜取太白金星煉製的閉水金丹。因此丹可使水族生命在長時間離開海水或江河的情況下,依舊法力不減,神通運用自如。

蓬萊山,為神仙居住的地方。圖為清 袁江《蓬萊仙島圖》。(公有領域)
蓬萊山,為神仙居住的地方。圖為清 袁江《蓬萊仙島圖》。(公有領域)

當孽龍正欲偷取仙丹,忽見太白金星憑空顯現在煉丹房的空中,孽龍驚愕不已,倒退了幾步,怔在原地。

太白金星手握拂塵,點指喝道:「此乃煉丹禁地,不經允許非法闖入,其罪當誅!既為龍族,當知天地法則,如此逆天行事,當遭天譴,禍及龍族,我且放你一條生路逃命去吧。」

孽龍凶狠說道:「你不過是一個修煉的凡胎,你何德何能加命於我。待我取完仙丹,再取爾命。」話音剛落,太白金星便施法與孽龍纏鬥在一起,蓬萊仙島上空立時風雲變色,陰風陣陣,戰了些許片刻。

太白金星考慮到龍族生命不可隨意處死,需交上天處置。於是用定身法將孽龍暫且定住,星君返回天界請旨定奪,欲界天的天帝親賜屠龍劍,下旨斬殺孽龍以正天綱。

太白金星出於慈悲希望孽龍能痛改前非,並未取其性命,只是斬傷了孽龍的軀體。而孽龍種種惡行既違反了龍族規則,又違返了仙家法規,渤海龍王早已將其在龍族族譜中除名,與之斷決一切關連。

孽龍有家難回,無處藏身,又身負重傷,沒飛多久便體力透支,墜入營口地區。在遼河入海口十公里處的蘆葦塘畔,很多當地的居民都曾親眼目睹過此龍。孽龍休養數日,逐漸傷癒,法力也得以恢復。

然而,其邪惡的本性使然,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想再找太白金星復仇。

太白金星早知孽龍會再次來到蓬萊仙島,早已候等多時,等再次交戰時,太白金星揮動屠龍劍一劍刺中孽龍頸部,用神通將龍丹攝出,孽龍頓時法力盡失,護法神提走孽龍的魂魄,將其打入地獄第十八層受刑,至今仍在那裏關押。而軀體則再次墜入營口地區,後來日本軍政府秘密將龍骨輾轉運到日本,龍骨被日本王室收藏,秘密供奉在寺院中,不為世人所知。

道明表示,龍骨之所以示人是有原因的:「上天要警示召告世人——龍和神是真實存在的,世人應敬天地,向道修德,遵循人道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