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一則43歲派出所所長跳河的新聞,其生前囑託孩子不要考公務員。派出所所長、公務員,在中國可是很多人羨慕的官方職位,而這個年輕的派出所所長在臨死前卻對孩子做出這樣的囑託,可見其對中共的制度充滿絕望。

這讓我想起了當年父親反對母親入黨的事情。

黨員父親阻攔母親入黨

父親曾經是一個行政官員,年紀輕輕就入了黨,當了官,母親初中畢業,趕上文革動亂年代,沒能參加高考。母親工作後,勤勤懇懇,積極認真,在公司裏出類拔萃,中共就願意把這樣優秀的人納入陣營來光耀門面。母親受到提示,三番五次想要入黨,沒想到卻受到父親強烈的阻攔。父親說,共產黨整黨不是女人能承受的了的,母親見過父親在整黨時被審查的樣子,想想有些顫慄,入黨一事也就放下了。

父親被迫沉淪

年輕時的父親很愛學習,有遠大的抱負,希望能在官場上一展身手,為百姓做點實事,但是在中共的官海裏幾番沉浮之後,耿直的父親受到了很多打擊。隨著時光的推移,89年江澤民執政以後,中共官員開啟了全面腐敗的模式,父親在那樣的洪流當中,無法施展工作上的抱負,由以前對工作的兢兢業業,到後來的走走形式,每次去單位喝喝茶水,打打撲克,無聊之際,學會了打麻將,一幫政府官員,由開始的娛樂,慢慢演變成賭博,父親的賭癮越來越大,後半夜三四點回家是常事。

後來,我們家因為一些事,欠了一些錢。父親不貪污,只想自己做生意掙錢。有一個大領導的親戚找到父親,說是合夥開歌廳,那時歌廳還是很賺錢的,父親便同意了。歌廳開了以後,父親從來不讓我和母親過去唱歌。有一次我去找父親,看到歌廳走廊裏一個個濃妝豔抹的女子,才知道歌廳裏養了很多「小姐」,我當時的心情五味陳雜。中共的邪惡就在於,它悄悄改變人的價值觀,只要是被中共允許的,不管這件事於道德上相不相悖,那都是可行的。或許父親註定不夠邪氣,歌廳開了沒多久,就結束了。

父親留下的遺憾

我畢業那年,校長以入黨的名額誘惑我放棄法輪功,我很嚴肅的拒絕了,回家和父親說這件事,父親說,千萬不要入黨。我當時問父親,您是共產黨員,為甚麼總是不讓別人入黨?父親說共產黨太腐敗,太危險,只會整人。

2004年年底《九評共產黨》問世,我勸父親退黨,父親當時沒有做出選擇,因我工作在外地,只能偶爾回一次家,所以沒有很多時間去跟父親交流。幾個月後,父親突然去世,沒有在他生前勸他退出中共,是我一生的遺憾。

珍惜自己的人生

在人生的旅途裏,能加官進爵,吃上一碗官糧,真的是不錯的一件美事。可是在中共的社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像那個自殺的派出所所長囑託孩子別考公務員,像我的父親阻止母親入黨,都是親身經歷了中共的險惡,才會讓親人遠離中共。

我有個親戚沒退休時官位很高,在幾年前所謂的反腐倡廉中,他曾經的一些同事落馬了,有一天我去看望他,電視裏正好播放落馬高官的新聞,他神情落寞的說道:「幹了一輩子,最後落得這樣的下場,有甚麼意思?」

把中共看透了是沒甚麼意思,中共需要業績的時候,就鼓動這些官員去做;中共需要國民不去獨立思考的時候,就縱容官員貪腐,以致帶動整個社會放縱,沉迷於物慾享樂;中共需要樹立假清廉的形象時,又打著反腐倡廉的旗幟,讓其一手引導至貪腐深淵的官員們鋃鐺入獄。只要身在其中,無論是誰,都逃不開被利用的命運。

在中共的惡海裏,無論是官員還是普通百姓,沒有人是贏家。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能找到自己,做自己。那些至今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中國人,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從生命的本質上來說,繼續相信中共到底值不值得。生命可貴,請善待自己,別給自己留有遺憾,別讓生命隨著中共走向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