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政部宣佈制裁11名中港官員,迄今為止,除了香港中聯辦回應「絕不會畏懼任何橫蠻霸道」,特區政府指責美方制裁「卑鄙無恥」,又稱林鄭月娥與官員們表示「無懼任何威嚇」以及3個被制裁官員無恥回應外,中共外交部和其它部門均是一片靜悄悄。

2018年底,中共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海軍少將楊毅曾表示,「美國手裏掌握我們很多『黑材料』,甚麼時候拋出來是根據政治需要」。這些「黑材料」應該包括不少中共高官及其親屬在美的名單以及財產清單。擔心自身被制裁這應該是中南海的一大難掩之憂。

中南海高層的第二個難掩之憂是美國制裁中共高官將在中共黨內產生蝴蝶效應。身在中共官場中的官員,其實最了解中共的邪惡和腐敗,因此過去幾十年中,中共官員將家屬、子女和財產移民、轉移到海外的人數數不勝數。尤其是近些年,中共敗象越來越顯,難以數計的中共各級官員都竭力在沉船前離開中國,哪怕是先讓子女出國。

美國的制裁亦讓中南海憂慮的是,藉由王毅、楊潔篪向美傳遞的維護中美友好關係的信號,被美國徹底無視,因為制裁恰恰發生在這兩人放話後,這難道是巧合嗎?美國其實就是在告訴北京,對於中共的拖延伎倆,美國不再上當,美國與北京坐下來全面對話的概率很低,而這對北京而言,絕對是個非常壞的消息。

打也打不下去,改又改不了,且深陷內外交困中,北京高層還有路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