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至16日,美國計劃推動聯合國延長對伊朗的武器禁運。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員8月7日提出《2020年聯合國透明與問責法案》改造聯合國議案,加強美國的領導力。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多次批評聯合國現狀。

美推動聯合國延長對伊朗武器禁運

8月10日至16日,美國計劃通過提出一項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以延長對伊朗的國際武器禁運。如果美國未能成功延長禁運,就要根據2015年核協議商定的進程,重啟聯合國對伊朗實施的所有制裁。目前,美國仍然是《伊朗核協議》的參與者。對於美國的決議,中俄均表示反對。

聯合國安理會2010年就伊朗核問題通過第1929號決議,決議禁止各國向伊朗出口坦克、戰鬥機與軍艦等重型武器裝備。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與德國)於2015年7月達成全面解決伊核問題協議後,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2231號決議,決定維持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至2020年10月。

2015年,由伊朗與美、英、法、德、俄羅斯及中國共同簽署「伊朗核協議」,即「聯合全面行動方案」。協議規定,伊朗不許再研發核武器,但仍可在民用領域開展核計劃,且15年內必須將鈾濃縮濃度限制在不超過3.67%範圍內。

2016年1月,國際社會根據協議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在海外的數百億美元資產也得以解凍。

特朗普一直批評,實際上該協議成為伊朗發展核武器的保護傘,解除經濟制裁即為伊朗保證了研究經費。且以色列公開的證據證明,伊朗一直在秘密研發核武器,說明該協議給了伊朗「和平」發展核技術的機會。

美國已於2018年退出「伊朗核協議」。

共和黨眾議員提改造聯合國議案

美國之音8月8日報道,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眾議院中國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主席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8月7日推出《2020年聯合國透明與問責法案》(United Nations 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of 2020),通過對聯合國進行關鍵的改革來增強美國在聯合國的領導力與接觸。

議案要求美國國務卿對決心在聯合國系統內部從事違背《聯合國憲章》的惡意影響力行為的成員國提出報告,授權美國總統將這些成員國列為「惡意全球行為者」,以對抗聯合國系統內部的惡意影響活動。

議案授權將目前聯合國的美國公民單位(American Citizens Unit)擴充為美國公民辦公室。促進所有國際組織僱傭美國公民,對支持美國公民出任國際組織領導人的努力進行協調,要求美國國務卿將美國資助的青年專業人員(Junior Professional Officer)的職位增加50%。

議案要求擴大目前有關美國向聯合國交納會費的報告程序,要求報告在向國會提交後的14天裏在網上公佈,讓公眾能夠看到。

麥考爾表示,中共與其它惡意行為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多年來對聯合國系統進行滲透。這個法案會啟動關鍵的改革,提高透明度,確保美國政府擁有所需資源與人員,更好地確保聯合國系統內部的問責制。

麥考爾強調:「我們擁有適量的美國接觸和領導力,對那些試圖破壞聯合國創建理念的人實施反制,以便我們能夠以最佳的方式共同解決國際問題。這點很重要。」

特朗普曾多次批判聯合國 

2017年9月19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等待第二十二屆聯合國大會講話。(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17年9月19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等待第二十二屆聯合國大會講話。(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3月,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表示:「聯合國秘書處在紐約的大樓有38層,不過即使我今天砍掉10層,也不會有甚麼不同。因為聯合國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此前2017年9月,特朗普於聯合國發表講話時曾抨擊聯合國現狀。他說:「最近幾年因為官僚和管理不當,聯合國沒有完全發揮出應有的潛力。雖然自2000年以來,常規預算增加了140%,工作人員數量增加了一倍多,但我們卻看不到可以匹配這些投資的結果。」

2017年4月,特朗普表示:「我們美國只是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的一個,卻負擔22%的聯合國常規預算與近30%的聯合國維持和平費,這不公平。」

2016年,聯合國總支出接近500億美金。其中來自美國的資金高達100億,佔五分之一。40億美金是強制性支付,60億是自願捐款。

特朗普還未當選總統之前曾批評,聯合國「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找樂子的清談館,真是悲哀啊!」他指責聯合國「不與民主為友,也不是自由的朋友,甚至不是美利堅合眾國的朋友,卻把家安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