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港官各自表述臨立會,證明話事權在北京;張曉明演「來港諮詢」戲碼,如同推出港版國安法前;跳過北戴河開五中全會,習不敢面對元老。(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港官各自表述臨立會,證明話事權在北京;張曉明演「來港諮詢」戲碼,如同推出港版國安法前;跳過北戴河開五中全會,習不敢面對元老。(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中美關係惡化日益加劇,繼相互關閉領事館後,近日又出現互相驅逐媒體記者的態勢。值此之際,照例在8月召開的中共北戴河會議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提前兩個月宣佈召開五中全會,由此可看出,習近平不僅圖求連任,更不打算開北戴河會議。他認為中共陷入內外交困,習近平雖大權在握,「但是他經不起那幫元老七嘴八舌去責問他這些問題。」

「北戴河會議歷來都是一個很神秘的會議。」程翔說,儘管已進入召開北戴河會議的季節,但到目前為止,卻沒有明顯的開會跡象,「根據有些朋友的信息,北戴河警衛工作不是很嚴謹。」

然而,中共卻提前兩個月,7月30日即公佈19屆中共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於10月召開。程翔說:「四中全會被拖遲了十多個月,為甚麼這一次會提前兩個月宣佈呢?新聞公報還提出會上將通過一個研究:第14個五年計劃和到2035年的發展規劃。」

程翔認為習近平此舉已透露出,「他希望在20大的時候,能夠連任」,否則「他不會現在就開始討論2035年,即未來15年的經濟規劃。」照往例,此回五中全會已接近2022年中共「交班」的第二十次黨代表大會,需討論接班的人事問題,「而這個全會前的北戴河會議,一定是請一幫元老聚在一起,議論一下,究竟應該提拔誰來做接班人。」

習不敢面對元老 跳過北戴河

而當前習近平對內不僅得面對疫情、水災、經濟、香港問題,對外還得面對世界各國對疫情究責及對香港問題上的圍剿。若召開北戴河會議「他一定備受各個方面攻擊」,程翔說,中共那幫「老人」一定群起而攻之,「(中共病毒)說是說在國內解決了,但搞到全世界都向你索賠,這個鍋,你習近平無法推卸的。因為你親口說,你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

「洪水問題,當然可怪天災,但你(習)又沒去災區慰問,又沒調動中共軍人去救災,你這個責任要不要負呢?好啦,你把中美關係搞得這麼差,中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大滑坡,好端端的一個香港被你這樣搞,搞到雞犬不寧……」

程翔說,此前盛傳「紅二代」鄧樸方在一封公開信中,歷數習近平十幾點錯誤決策,雖無法確定此信真假,但信中最後一點提及習近平為防止這幫「中共老人」議論,「對所有元老派的人實行加強保護,實際上就是把他們隔離起來」。

「在這個情況之下,習近平怎麼會願意去開這個北戴河會議,讓這幫本來已經被他隔離的元老,有機會再聚在一起,來對他指手畫腳呢,是吧?」

習李矛盾公開化 地攤經濟VS上山下鄉2.0

此外,習近平與李克強的矛盾越加公開化。兩會期間,李克強表示中國6億人的月收入不及人民幣1,000元,「這與習近平吹噓的2020年基本實現小康那個目標差很遠。」程翔說,李克強推行「地攤經濟」解決就業問題,也遭中宣部及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封殺,習近平也隨後提出「上山下鄉2.0」,鼓勵年輕人下鄉創業。

「如果中國農村能吸納那麼多年輕人,根本就不需要城市承擔這麼大的壓力了。就是因為中國農村經濟已經不能吸納這麼多失業的人,他們才流動去城市打工,你(習)現在叫他們回到鄉下去創業?!」程翔說。

他說,「這已經是很具體的(習李)政策分歧了。不需說劉鶴通過北斗的開幕儀式故意去『羞辱』李克強。羞辱呢,我覺得可能有過多的解讀。但兩者不合,已經是很清楚的了。」

7月底,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開通儀式上,主持人劉鶴讀出習近平頭銜和姓名,待習近平起身向鼓掌的與會者致意後,劉鶴才宣讀李克強頭銜和姓名,不料當李克強半起身、準備向與會者致意時,劉鶴即刻讀下一位頭銜和姓名,讓李克強相當尷尬。外界因此解讀劉鶴此舉是替習近平「羞辱」李克強。

面對黨內複雜又尖銳的權鬥,國際制裁聲浪又日益高漲,據程翔所知,一些已在美國的中共黨員「很害怕自己會受制裁」,私下透過《大紀元》聲明退黨。另有一些程翔來自民間企業的友人,因中共開始整肅民企,如將海航集團、阿里巴巴收歸中共所有,而「人心惶惶」,並且「憋著一口氣」,等待機會「帶頭造反」。

程翔表示,他們更擔心美國取消美元與港元間的聯繫匯率,阻斷他們藉由香港走資的通道。原本「人民幣來到香港,一變成港幣的時候就四通八達,換美元也行,換日圓也行,英鎊也行,歐元也行,那些資金就安全了。」中共高層向來也循此途徑洗錢至海外。

毀港金融中心生命力 產生反共骨牌效應

中共步步收緊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後,引發嚴重的骨牌效應,引來一波波國際譴責與實質制裁。程翔表示,香港在全世界的打造之下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生命是屬於全世界的」。

中共強推惡法,「摧毀香港生氣勃勃的金融中心的時候,你(中共)在傷害著全世界。你危害到很多人的自由和安全的時候,大家都會起來反抗你,因為你在危害著其它國家,他們都有份幫香港建立這個生命的。」

「在香港問題上,中美真的要有較量的話,輸的是中共。因為美國有很多牌,而中共沒有。」他說,美國除了制裁香港及中共官員,「僅僅通過不再對香港出售一些軍民商用的技術的時候,香港所謂的高科技發展就已經是死了一半了。」更別提林鄭口中的「核制裁」:取消香港與美元的聯繫匯率和禁止美元在香港市場流通。

「現在只要西方國家能夠團結一致,就中共單方面實質取消一國兩制的做法,施加大的壓力的時候,有可能促使它(中共)內部產生一些變局。」

港官各自表述臨立會 話事權在北京

此外,香港12名民主派立法會候選人遭到DQ(取消選舉資格)、林鄭月娥宣佈延後立法會一年選舉後,4名遭到取消資格的現任議員可否可進入未來一年的「臨時立法會」,林鄭月娥、人大常委譚耀宗、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卻持不同的態度。

對此程翔表示,延後選舉是中共中央決定的,未來「臨時立法會」也是由中共中共決定如何運作,「怎樣填補真空期這個問題,北京現在未有決定,現在下面那幫人吵哄哄都沒有用。」

值此之際,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至香港,與部份建制派的人士見面,「聽取」意見。程翔認為,「張曉明只不過是一個信差。他來香港導演一場戲,讓你們抓不到藉口,說沒有聽香港人的意見。」

程翔說,《港區國安法》通過前,張曉明也至香港開了十幾場會議,「他上次也是表現得好像很虛心地聽意見,沒有用的,這是一場戲。」「如果你真的是作諮詢的話,你都不會出這樣一個《港區國安法》來!」

訪談對話內容詳見本文上面《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