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常說,瘟疫爆發之時,多是人心變壞之日。中共病毒(武漢病毒)疫情爆發,印證了中共隱瞞之惡毒,而「羥氯喹」對治療和預防中共病毒的效果,卻成了驗證美國媒體和醫學雜誌的試金石。很多人沒想到,為讓疫情越來越嚴重、從而逼美國總統特朗普下台,美國左派掌控的媒體竟然造假,把原本有效抗疫的羥氯喹,謊稱為無效,加大了感染人數。

鍾南山的推薦 到法國醫學雜誌的肯定

早在2月19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在中共病毒診療方案第6版中,便提到兩個試用藥物,其中一個就是「氯奎寧」。大陸著名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當時表示,氯奎寧雖不是「特效藥」,但肯定是「有效藥」。

羥氯喹是氯奎寧的一種改良衍生物,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羥氯喹(英語:hydroxychloroquine,縮寫:HCQ),市場多以Nivaquine或Plaquenil為藥名,在台灣稱為氫氧奎寧、羥氯奎寧。過去60多年,此藥主要用來治療瘧疾、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紅斑性狼瘡,在台灣的售價便宜到一粒不到3台幣、即0.79港幣。

3月19日,學術期刊出版龍頭《愛思唯爾》(Elsevier)刊登一篇法國團隊針對氯奎寧和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的研究,結果顯示氯奎寧可以抑制病毒濃度,若再加上抗黴漿菌藥物日舒(Azithromycin)的使用,用藥第5天就達到完全清除病毒的效果。

著名醫學雜誌 誰真誰假 與FDA的反覆

5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表示,他目前正在服用羥氯喹。白宮醫生並沒有建議他服用,但是未提出反對意見。他說他每天服用一片羥氯喹。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在4月曾發佈關於羥氯喹(HCQ)的警告,理由是有研究表明該藥物可能對某些患者產生副作用,包括視力模糊、皮膚發疹、噁心和頭暈,對孕婦、過敏者都是大忌;其它副作用有腹痛、腹瀉、噁心、嘔吐、輕度皮疹、頭痛等,不過通常在服藥一段時間後,副作用會慢慢消失。

6月,FDA撤銷了羥氯喹及氯奎寧的緊急使用授權。

但同月一項聲稱該藥品會導致更高的死亡率的研究也被撤回。包括《刺針》(The Lancet)在內的國際醫學刊物陸續發表文章稱,對該藥的「研究和實驗」不足以證明其有效性,令市場上一度限制對此藥的供應。

6月3日,美國頂級醫學雜誌《新英倫醫學雜誌》(NEJM)發表的明尼蘇達大學的論文稱,針對美國和加拿大821名測試者的實驗顯示,服用羥氯喹來預防中共病毒,效果和安慰劑差不多。

但到了7月初,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羥氯喹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密歇根州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研究人員分析了2,500多名患者的記錄,發現接受羥氯喹治療的患者中有13%的人死亡,而僅接受標準護理的患者死亡率為26.4%。

前線醫生:最有效抗毒藥

7月7日上午,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表示,印度已認為服用羥氯喹是有效的,如果美國儘早使用(羥氯喹)治療,可使中共病毒患者死亡率降低50%,那將關係到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的生命。

7月28日,來自「美國前線醫生」組織(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近20位醫生,從各州飛往華盛頓特區,在國會山前舉行記者會,向外界公佈他們在前線救治病人獲得的第一手信息:羥氯喹是目前抗中共病毒最有效藥物。

醫生們表示,數月來主流媒體、科技界,甚至美國衛生研究部(NIH)公佈的有關中共病毒的信息和所謂的「研究數據」,存在不真實、不完整和嚴重誤導民眾的內容,這是一場有政治企圖的「大規模、虛假數據的宣傳攻勢」。

這次民間記者會在臉書(Facebook)上同步播出8小時內,有超過1,700萬次觀看量,但這段影片很快被臉書、推特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撤除和屏蔽。

有人把藥物政治化 羥氯喹能降低死亡率

「美國前線醫生」創辦人、醫生兼律師戈德(Simone Gold)博士說,單純關注被感染人數不能說明甚麼問題,入院者數量及死亡率才是問題的關鍵。

戈德說,現場這些醫生的治療經驗顯示,病人可每周服用羥氯喹兩次,每日服用鋅(Zinc),可得到較好療效。他說,政客們把治療用的羥氯喹「政治化」,導致本可以醫治的逾10萬美國人喪命。

醫學博士特多羅(James Todaro)是第一位就羥氯喹能治療中共病毒發表文章的醫生。他也是在早期發現《刺針》發表欺詐性數據、並對其展開調查的醫生。由於這些虛假「科學」數據,歐盟等一些國際組織一度停止對羥氯喹的研究。

醫生伊曼妞爾(Stella Immanuel)發言時難掩激動的情緒,她說採用羥氯喹或鋅後,她已治癒了350名病人。「他們服用羥氯喹後,都得到康復,沒有一例死亡。」

伊曼妞爾醫生批評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和美國疾控中心(CDC)的專家提到的、「對羥氯喹的研究不夠成熟」的說法。「在病人大量死亡的情形下,你們卻堅持要做雙盲性研究?這是不道德的!」

作為預防,伊曼妞爾和她的團隊醫生們都在服用羥氯喹。目前,他們中沒有一人感染病毒,儘管他們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為病人使用呼吸機。

閻麗夢:中共高層都服用

醫生的吶喊起了作用,美國FDA開始給羥氯喹開綠燈。

7月29日,據外媒報道,生產菲林的百年企業柯達公司,獲得美國政府7.65億美元的貸款,用於生產藥品原料,其中包括羥氯喹,以幫助應對中共病毒疫情。

7月31日,中共央視國際頻道繼續攻擊羥氯喹在防止疫情方面起到的作用,但在同一天,逃亡美國的香港病毒學專家閻麗夢,在時事評論員路德和前白宮戰略家的聯合直播中揭露,中共高官早知道羥氯喹的療效,並且一直在服用此藥作為預防。

據她介紹,羥氯喹在2005年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沙士(SARS)非常有效,是一個可長期服用的安全藥物,甚至連孕婦和兒童也可以長期服,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劑量要求即可。她現在每天都服用。她指那些公司提供的上萬臨床數據都是虛假的。

世人及前線醫護遭隱瞞

閻麗夢還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內幕。她說,在大陸,達到某些級別的高官都知道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有治療作用,這些高官和一些軍醫院的醫生也在服用。但是這些重要資訊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那些面臨高風險的前線醫護人員也不知道這一點。

對於中共不公佈這些信息的原因,閻麗夢說:「中共不希望你知道這個藥,它不希望人們戰勝這個病毒,因為中共病毒會對全球經濟及公共衛生造成重大損害。」

她說,這涉及到疫苗開發等背後巨大的利益鏈,所以中共竭盡所能掩蓋這一切、誤導世人,甚至不惜以犧牲人命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