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紐約時報》已經悄悄刪除了數百個中共在其網站付費發佈的廣告。自去年美司法部要求中共黨媒上報資料以來,民眾才發現《中國日報》在美國主流媒體上付錢印製插頁已經有幾十年了。

《紐約時報》日前悄悄撤下中共網絡廣告文章。圖為《紐約時報》2019年9月刊登《中國日報》付費的「中國援助幫助非洲國家步入正軌」的宣傳文章前後對比。左圖是網絡鏡像文件,右圖是撤銷後顯示「無法找到文章」。(網絡截圖)
《紐約時報》日前悄悄撤下中共網絡廣告文章。圖為《紐約時報》2019年9月刊登《中國日報》付費的「中國援助幫助非洲國家步入正軌」的宣傳文章前後對比。左圖是網絡鏡像文件,右圖是撤銷後顯示「無法找到文章」。(網絡截圖)

《中國日報》從1983年開始,就按照「外國代理人」在美註冊了,註冊數十年來一直在美國主流媒體上投放宣傳物,但直到2012年才向美國司法部報告其宣傳行為,又到2018年中期選舉前幾個月在愛荷華州的文宣廣告中說,貿易戰是「總統愚蠢的結果」,引起特朗普總統直接回應,此宣傳做法才廣為人知。

此後有專家在2019年指其未披露與美國報紙之間的商業關係,違反了FARA的披露要求。在美國司法部要求下,《中國日報》今年才終於提交文件,供出自己如何以金錢收買美國媒體。

文件顯示,《中國日報》在過去4年間,共計向《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主流媒體支付1,900萬美元,買版面刊登《中國觀察》欄目,說是「廣告」,其排版看起來與一般新聞報道無異,目的是唱好中共。

4年投1,900萬,40年是多少呢?其開支之大、持續時間之長,實屬罕見。

全球知名報刊都無法獨善其身

美國之外,全球知名報刊也都無法獨善其身。《德國之聲》2018年報道,一份歐洲研究所發佈的調研報告指出,中國在各個領域都非常活躍,「目的是改善世界對中國政治和經濟體制的認同度,並將這一體制定位於可以與自由民主體制相抗衡的選項。」

報道指出,以副刊形式發行《中國觀察》的報刊包括英國的《每日電訊》,法國的《費加羅報》,以及德國的《商報》和《南德意志報》等。

又根據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今年1月的《北京的全球擴音器》報告,中國在西班牙、澳洲、阿根廷、秘魯、印度、塞內加爾等國的主流媒體也都用這種方式刊登廣告頁面。

中國日報網站自己宣稱,「《中國觀察》每月發行400萬本,作為全球主流報紙的插頁,分發給數百萬高端讀者。」「《中國日報》與全球40多家媒體組織開展了多元化合作。」

另外《北京的全球擴音器》報告,《新華社》等中國官方新聞社也會與海外媒體進行合作,為其提供免費內容,這類新聞內容在海外中文傳媒尤為常見。

電視廣播也成中共戰場

這僅僅是報紙方面,海外的電視與廣播節目也是中共積極攻略的戰場。根據中共「中央政府門戶網站」2009年3月19日的一篇報道,中央電視台與世界各地232家電視媒體合作,已實施了276個整體頻道或部份時段節目落地項目。

根據CCTV央視網2018年10月23日的《世界最大的媒體對合作品牌意味著甚麼》一文,CCTV總台自稱是世界最大媒體,其使命是「向世界傳遞中國聲音」、「奏響時代最強音」。

文中稱,其已「覆蓋五大洲40個國家的80多家主流媒體。僅有關中美經貿摩擦的評論,就為FOX、CNN等媒體頻頻轉發,4個月已超千餘次。」對合作品牌來說,CCTV已成為這些「品牌提升全球話語權的最佳通道。」

正所謂「拔出蘿蔔帶出泥」,《紐約時報》刪除數百個中共媒體網絡廣告,並不是孤立事件。根據FARA文件,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創立的「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光是2016年就曾付出98萬4,544美元的游說經費,請游說團體「BLJ Worldwide」贊助12家美國主流媒體主管,與5名國會成員一同造訪中國。

《華爾街日報》網站現在仍然刊登《中國觀察》的付費宣傳內容。(partners.wsj.com網站截圖)
《華爾街日報》網站現在仍然刊登《中國觀察》的付費宣傳內容。(partners.wsj.com網站截圖)

地緣政治家廬特瓦克(Dr. Edward Luttwak)今年4月26日在班農的《疫情作戰室》節目中就指中共很善於賄賂人,他說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發表過關於中國問題的專欄作家中,大約有50%從中共那裏拿過錢。

《華盛頓郵報》發言人告訴《華盛頓自由燈塔》,自2019年以來他們未發佈過《中國日報》的任何廣告。但是《中國日報》提交FARA的文件卻顯示,其在2019年8月31日至10月31日還給了《華盛頓郵報》30多萬美元廣告費。《華郵》也沒有澄清是否正式終止了與《中國日報》的合作關係。

《紐約時報》切斷與《中國日報》的聯繫,其它媒體會不會跟上?還有那些專欄作者、智囊研究員、大學校園等等,是繼續擁抱中共還是推開中共的錢袋?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