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近日集體隱身,神秘的北戴河會議疑似正在召開,高層內鬥再成焦點。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日前又報出猛料,指習近平和曾慶紅之間的大戰,是中共史上最殘酷的,目前曾慶紅一方已有多人被抓。政論家陳破空表示,最近多個迹象顯示,習近平在黨內、軍內權利都受挫,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並不簡單。

曾慶紅被「剪裙邊」 已有多人被抓

郭文貴在8月4日的直播節目中說,曾慶紅是一個非常狡詐的人,沒有曾慶紅,江澤民是撐不住的。江澤民的時代叫「江曾時代」,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幾乎和現在的李克強處境一樣,說不上話。

曾慶紅是江澤民集團二號人物,被稱作江澤民的「軍師」。曾的父親曾山是一名中共老特工,曾慶紅家族一直掌控著中共的情報系統。此前,有不少消息披露,習近平上台後,情報系統仍是江派人馬,習獲得的情報都是假情報,這也導致他對國際形勢做出一系列的誤判,引發他的執政危機。

目前,習近平可謂內憂外患、危機四伏。全球圍剿中共、美中關係惡化、國內經濟面臨崩盤,黨內逼宮聲、問責聲不絕於耳。中南海刀光劍影,暗潮洶湧。

郭文貴披露,現在的習、曾之戰將是中共歷史上最慘烈的戰爭,已經有多人被抓。曾慶紅前秘書陳新的女人都被抓了,曾的另一個秘書張志銀下屬也被抓了,曾慶紅兒子曾偉老丈人家裏也有人被抓,還有為江派洗錢的瀋陽盛京銀行幾個神秘人物也都被抓了。

郭文貴說,曾慶紅的另一個白手套戴永革和陳新的人,習當局一個也不會放過。

公開資料顯示,陳新,1970年9月生,河北易縣人,曾擔任中央辦公廳正局級秘書。張志銀從1995年3月到2000年8月,一直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任職秘書工作。

知情人曾對海外媒體透露,張志銀是在曾慶紅的安排下,2000年8月被調到甘肅省蘭州市出任市委副書記;2004年12月又調任中國中化集團公司任副總裁。

早在2015年,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腐打虎迅猛之時,張志銀就被指處境不妙。當時已有分析認為,習、王針對曾慶紅的圍剿在緊密進行。習、王打虎有一個特點被稱為「剪裙邊」,就是從目標人物的親信外圍開始抓起。如果郭文貴的報料屬實的話,說明習近平現在已經開始對曾慶紅動手了。

郭文貴早前還披露說,曾慶紅原本策劃了針對習近平的行動,但是敗露了,現在習近平要滅曾慶紅。

他表示,習現在無心顧及其他事,就是搞內鬥。中南海將有兩大「戰役」:一個是針對曾慶紅,曾妻和兒子曾偉,以及胞弟曾慶淮、包括曾的妹妹曾海生與其老公,以及和這些人相關的人。

第二個是針對哈爾濱仁和房地產老闆戴永革,包括戴的所有家人及資產。習要動戴永革,實際就是要搶曾家的錢袋子。戴永革和肖建華一樣都是替曾家及江派家族打理資產的。

郝海東:習、曾或同歸於盡

前中國足球名將郝海東與曾慶紅胞弟曾慶淮很熟,曾慶淮是個足球迷。郝海東對習近平與曾慶紅內鬥的黑幕有一些了解。

他說,雖然習、江兩派曾有過妥協,但不長久,因為這裏面牽涉巨大的利益。習近平不能接受甚麼利益都讓江派的人先得了,剩下的再給他,他不幹,所以兩派之間的鬥爭一直沒有停息。

郝海東還表示,中共黨內的鬥爭太劇烈了,習近平和曾慶紅之間的鬥爭,這次一定是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甚至可能會同歸於盡。

陳破空分析,習近平近日在黨內、軍內權力受挫,顯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不簡單。(合成圖片)
陳破空分析,習近平近日在黨內、軍內權力受挫,顯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不簡單。(合成圖片)

傳元老逼習只留虛職 2年後下台

目前,中共高層神秘的北戴河會議疑似正在召開,中共高層包括習近平、李克強在內的政治局常委從8月1日便在官媒的「公開活動」中消失。有消息稱,今年會議重點可能是環繞在經濟惡化及接班人問題。

最新傳言指出,中共政治老人身邊的秘書最近接觸了美國的「密使」,商討習近平的去留問題,有意逼習在短時期內用不同形式退出政治舞台。

習近平目前身兼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及軍委主席三大重職,傳聞中共元老們只讓習保留「國家主席」的「虛職」,去掉總書記及軍委主席二職,直到2022年中共20大後下台。而習近平本人提出想保留軍委主席職位,以軍權保實力,但遭政治老人拒絕。

至於習的接班人選,目前傳出可能人選包括李克強、政協主席汪洋及副總理胡春華。消息來源還說,最近李克強頻頻活動,基本上是受到政治老人的默許。李克強搞經濟顯然比習近平懂行。

政論家陳破空在其自媒體節目中分析說,習近平是被中共元老挑選的,他的權利來源於政治老人,因此他必定受其制約,習還沒有那個力量與之抗衡。

陳破空表示,7月底的政治局會議沒有強調習核心,8.1軍報社論也沒有提到軍委主席負責制,這種降調,顯示習近平在黨內、軍內權力都受挫。他認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不簡單,習近平被政治老人勸退的可能性非常大。但這種權力變化不會馬上表現出來,在兩個月之後的中共五中全會上,在推舉接班人方面可能會露出一些端倪。

也有評論認為,雖然上述傳聞難以得到證實,但從習當局目前面臨的內外困局來看,此類傳聞可能不會是單純的空穴來風。隨著中共高層的激烈內鬥越來越公開化,圍繞著最高當局的任何政治動盪,都有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