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中共司法部推出了《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其中,第三十一條寫道,「違反規定出境或者辦理因私出境證件的,予以記過或者記大過;情節嚴重的,予以降級或者撤職」。也就是說,持有一本私人護照,對如今中共體制內的公職人員來說,都是違規、有罪的。

7月27日,武漢市出入境管理局官網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國公民因私出國(境)證件宣佈作廢工作的通知」。說是「中國公民」,實際針對「國家機關、國有控股企業、事業單位、部隊等單位通報備案人員」,因私護照是凡「未遺失或損毀的」,都要上交;無法上交的,就要「申請宣佈作廢」;「既不上交,又拒不申請宣佈作廢的」,就會被強制「註銷」。

這些「中國公民」自然再與出國無緣了,「想跑,沒門」。民心已盡失的中共,假如連自己人都離心離德,中共可就更加獨木難支了!

中共內部離心離德、人心渙散早已是不爭的事實,這也正是中共選擇在此時用強的關鍵原因。中共「禁足」力度越大,也就表明人心越渙散、大家打算「用腳投票」的意願越強。

媒體報道美國擬議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後,「退黨」便成了他們的不二選擇。為了能去美國,中共的黨徒及其家屬、親眷們不惜與中共決裂,而他們的選擇無疑也讓中共感到末日將近的恐慌。

這些有權、有錢的體制內人士,一直都是出國消費的主力。「中國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剩下不到4億有條件出國的,基本就是那些依附體制而存的人。他們分佈在各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享受著「三公經費」、吃著「空餉」。這些人中,有的已是非富即貴、有的與權貴沾親帶故,甚至都有海外的資產、房產。他們不僅具備出逃的條件,且一旦出逃,也會帶走大量的錢款、資產。對中共來說,就是人財兩空、極損顏面。

更讓中共恐懼的是,很多公職人員是中共體制內各種亂象、醜聞、黑幕的目擊者或當事人。由於長期置身在體制內,他們對其中的齷齪、陰暗也有著更深的體會。

中共作惡多端,能讓中共感到恐慌的,又何止是國外的唐娟們。國內那些知道太多、唯恐被中共滅口的官員、黨員,恐怕也不在少數。中共在各領域嚴查、嚴辦,那些擔心自己隨時會被落馬、雙規、甚至監禁、死亡的公職人員,極有可能萌生逃離中國的念頭。

中共只有將自己人握在掌心裏,醜事才不會被曝光,主子地位才不會被動搖。因此,中共窮盡一切手段,都要阻止「繩上的螞蚱」逃脫出自己的魔掌,不僅錢不能往外花,連人身自由都要剝奪。

此時,中共想方設法綁住自己人的手腳,曾經的9,000多萬黨徒早就不再是中共的救命稻草了。相反,他們倒是當下可能成為壓倒中共的稻草。從曾經的「同志」,到如今的「逃兵」,中共面臨江河日下、如此淒涼的晚景。

「以經濟為中心」、「一切向錢看」,那些重利輕義的黨徒以及既得利益者們,就更不可能與危機四伏的中共一起共患難、渡難關了。中共惡貫滿盈、不得人心,每個深受其害、或能看清其真面目的有識之士,都可能走向其對立面、甚至高舉「反共」的大旗。

中共繼續對那些曾享受體制好處的人施壓,會導致國內的不滿升級,「反共」的同盟者也會增加。中共的心虛和恐懼正在被暴露在眾目之下,當民眾逐漸認識到,邪惡中共遠比紅色恐怖中的人民更加戰慄、恐懼時,民眾的覺醒、勇氣、決心與正義,就會成為壓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共的任何負隅頑抗,都是在加速自己的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