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在與中共政權脫鉤,這一進程已經不可阻擋,而且不斷加速。美國已經關閉了侯斯頓中領館,還可能關閉更多。美國駐香港領館在出售房產,駐武漢領館沒有恢復的跡象,據說美國駐北京使館也開始賣東西,美國外交機構應該準備從中國撤離。

美國政府目前的優先事項,集中於清理中共政權在美國的滲透。關閉侯斯頓中領館,是清除中共間諜的一大步驟,這顯然比單純的外交行動更重要,而且正在進行中。近日,媒體關注禁止Tiktok,這是美國制止中共惡意蒐集信息的又一大舉措,微信也逃不掉。之前美國已經禁止了華為等,包括高技術禁運,這些都是美國與中共政權脫鉤的關鍵步驟。

這些毒瘤被清除後,美國內部的清理行動,應該就會輪到親共華人社團,也會包括部份幫助中共政權游說的美國人。美國同時也會加緊經濟制裁,聯合盟友,完善亞洲軍事部署。美國與中共政權的脫鉤,更像是亡羊補牢,來的遲了些。

畸形的中美經貿關係

特朗普在2018年發起貿易戰,誓言改變中美貿易不平衡,近二年後,特朗普終於迫使中共屈服,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特朗普也知道,理順中美貿易關係還有很長的路。

2019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總額1,065億美元,比2018年減少了11.5%。美國從中國進口總額4,517億美元,中美貿易逆差仍高達3,452億美元。

中共政權一再謊稱,中美關係和則兩利,鬥則兩傷。但美國政府終於認識到,中共政權一直在掠奪美國。按中共政權的理論,美國可能的有利之處主要是兩條,一是美國消費者買到了中國產的廉價商品 ;二是中國的所謂大市場。

2019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中,金額較高的類別包括:手機645億美元,電腦及附件610億美元,棉織品347億美元,玩具265億美元,通訊設備244億美元,傢俬類169億美元,家用電器141億美元,汽車零部件130億美元,電子設備129億美元,鞋類110億美元,工業設備102億美元等。

這些產品中,中國主要是做代工,任何國家都可以做,目前這些供應鏈在向其它國家轉移,如越南、印度、東南亞國家、墨西哥等,勞動力價格不會有太大提高,還可能持平,甚至更低。對美國消費者沒有多大影響。

2019年,美國對中國主要出口類別為:飛機104億美元,半成品90億美元,大豆80億美元,車輛72億美元,工業設備63億美元,藥物製劑43億美元,醫療儀器41億美元,塑料33億美元,化學品30億美元等。

這些要麼是中國的空白、急需,要麼是代工的原料和半成品。換句話說,美國在中國沒能拓展多大的市場,但卻被迫交出知識產權。現在,中共高層主張經濟內循環,美國企業更沒機會了。

美國向中國敞開大門,中共間諜堂而皇之地進入美國盜竊技術,中共不斷採用大量補貼、操縱匯率,向美國市場傾銷。不少美國企業為了追求利潤,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力,不惜美國製造業空心化,把工廠搬到中國,還一再放棄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

源源不斷的美元順差流向中共政權,幾十年下來,累計約五萬億美元,加上大量投資,中共政權被豢養。於是,中共直接挑戰美國,不但威脅了美國的安全,還攪亂了國際秩序,威脅了自由民主的價值觀。美國經濟和全球領導力被不斷削弱,威脅已經來到美國人身邊。

無孔不入的安全挑戰

美國政府禁止了華為,但美國人沒有想到Tiktok同樣把大量個人信息傳給中共政權。微信主要在華人中使用,美國人可能並無太深的體會。

中共黑客不斷侵入美國各類機構,包括各類技術機密、國家安全信息,也包括大量美國普通居民的信息。7月29日,美國四大科技公司,亞馬遜、蘋果、面書和谷歌參加國會聽證,竟然只有面書CEO朱克伯格敢於明說,中共政權在竊取美國企業技術。

中共軍方間諜在美國各大研究機構、大學幾乎如履平地,美國科研人員毫無警覺。中共大外宣機構不斷收買主流媒體、影視公司為中共政權效命,孔子學院進入美國學府,一些美國政客、商人和教育機構視而不見。中共利用華人社團,一直試圖腐蝕、拉攏美國各級政客,有時還利用某些西方商人、學者做掮客,暗中影響美國政策。

這些滲透就發生在美國本土,遠遠比中共造多少航母、導彈威脅更大。

中共抄襲、生產各類進攻性武器時,美國同樣沒有及時警覺,相反卻一直削減軍備預算,令中共的野心越來越大,直到特朗普當選。瘟疫來臨時,更多的美國人才忽然猛醒。

瘟疫的巨大代價

武漢封城時,美國政府懷疑中共的說辭,特朗普果斷撤僑、封關,但美國政府沒能及時識破中共以疫謀霸的惡毒之計。等到特朗普醒悟時,瘟疫已經爆發,三月底,特朗普與習近平最後一次通話後,才決心與中共政權脫鉤,準備讓中共承擔責任,這樣的代價實在夠大。

美國醫療物資短缺時,中共卻大搞口罩外交,甩鍋美國,這才讓美國人意識到,美國的製造業已經都被搬到了中國。羅斯福號航母染疫後,中共的遼寧號航母卻忽然突破第一島鏈,美國才確認了中共的軍事野心。中共黑客不斷嘗試竊取美國的疫苗研發資料,再次教育了美國人。中共政權不但故意讓瘟疫傳到美國,還妄想藉機一舉搞垮美國。

世衛組織與中共政權勾結隱瞞疫情,美國人才發現,中共滲透了更多的國際組織,「一帶一路」全球爭霸的野心昭然若揭。

中共害怕被追責,不斷抵賴攪局,還強推《港區國安法》,公然挑戰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公然以美國在香港的利益相要挾。這讓特朗普及時做出了正確的決斷,儘快與中共政權脫鉤,清除中共的滲透,徹底扭轉中美關係,維護美國的安全和利益。

美國付出的代價可謂巨大,但這遲到的選擇,仍然彌足珍貴。

期待美國能迅速與中共政權脫鉤,然後與中國人民一道,清除中共政權,正常的中美關係才能儘早重新開始,續寫人類的又一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