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重慶訪民付清淑、危文元、趙亮、王志芬、朱芝招等十餘人,在重慶開往北京的Z4火車上被地方截訪人員和警察暴力攔截。

重慶維權公民危文元告訴《大紀元》記者,8月2日上午,火車到達石家莊站的時候,有四十多名特警和當地的截訪人員,有些特警是北京口音,把她和幾名訪民拖下火車。4個截訪人員乘坐G309高鐵把她押回重慶,晚上8點20分她到達重慶北火車站,又被當地警察強行拖上警車,帶到塗山鎮派出所做筆錄。

危文元說,「我被強迫坐在塗山鎮派出所的老虎凳上一晚,8月3日早上9點多,我問當地維穩的王姓副所長,你是口頭傳喚還是書面傳喚?你這樣是違法的,他說我腦子有病,要帶我檢查一下是否有精神病。」危文元表示,我們有很多上訪的人,是「被精神病」的,現在還被關在精神病醫院。我擔心他是想構陷我。上午11點多,她被釋放回家。

危文元呼籲外界可以關注中國的弱勢群體,「(中共當局)不給我們解決問題,還要打壓我們。下面不作為,我們只能去北京反映問題。」她呼籲,「關注我們中國的人權,這個體制必須改變,否則老百姓無法活!」

維權公民趙亮,也在同一列火車上,他表示,重慶的這些訪民都是不約而同地自發到北京上訪。當火車到達石家莊站時,有11名穿著便衣的重慶大渡口區的截訪人員,專門來抓我一個人,被掐了兩次脖子,搶我的手機,我不給,就來掐我的脖子。

趙亮表示,他們搶了我的身份證,我就拒絕上回重慶的火車,抓住站台的欄杆堅持不上車,大渡口區躍進村派出所的所長李卓就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我當時想喊「救命」,但是喊不出來,當時我已經喘不上氣也翻白眼了,持續掐住脖子3-5分鐘。後來,他們看我快不行了,就把身份證還給我了。

訪民王志芬目前還被關押在保定的燕趙酒店,這裏是專門關押上訪人員的酒店。

王志芬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大量的重慶截訪人員在石家莊站上車後,開始各自找自己當地的訪民,車開動後,就把我們這些在石家莊站沒有下車的訪民趕到9號餐車,有個女訪民哭著說「我十多年了,就是這樣」,哭得很傷心,我們這些維權人,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淚?

王志芬透露,火車到達保定站後,訪民全部被強行抓下車,被押到火車站附近的燕趙酒店9樓會議室,讓各自的截訪人員來認領。社區工作人員胡曉丹和她住一個房間,看管她,長生橋鎮政府張建全和派出所警察張澤坤住在旁邊的房間。

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8月1日計劃去北京的途中,在借住的小區被不明身份的人員綁架,後得知是被警察帶到回興派出所,她被限制人身自由,手機被沒收。她的兒子和家屬到派出所要人,被警察告知不會放人,對其行政拘留十日。她的兒子要求警方出具法律文書,等了很久警察才給了《拘留人家屬通知書》的複印件,家屬與警方交涉了很久,警察才給了原件。#

2020你8月1日,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在計劃去北京的途中,在借住的小區被不明身份的人員綁架,後得知是被警察帶到回興派出所,她被限制人身自由,手機被沒收。(受訪人提供)
2020你8月1日,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在計劃去北京的途中,在借住的小區被不明身份的人員綁架,後得知是被警察帶到回興派出所,她被限制人身自由,手機被沒收。(受訪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