瞌睡人大吼大叫,各自鳥獸散,很快就都不見了。

「嗚—汪—汪—汪!」看門狗往車子衝去,氣喘吁吁。

米羅的眼睛睜得圓滾滾的,因為眼前是一隻大狗,一顆頭、四隻腳、一根尾巴,但是身體卻裝著滴答巨響的鬧鐘。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你在這裏幹麼?」看門狗咆哮問道。

「我有些無聊,來殺殺時間。」米羅充滿歉意地說:「你瞧......」

「殺時間!」看門狗暴怒大吼,氣到自己的鬧鐘都停了。

「浪費時間就已經夠糟了,竟然還要殺掉它!」

這個念頭讓他氣到發抖。

「還有,你怎麼會跑來無聊谷?沒別的地方去嗎?」

「我本來要去文字城,半路卻困在這裏。」米羅解釋道:「你能幫幫我嗎?」

「幫你?你得自己幫自己!」那隻狗一邊回答,一邊用左後腿小心翼翼地上發條:

「我想你知道自己為甚麼被困住。」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動腦思考吧!」米羅說。 

「正是如此。」

看門狗大叫,同時鬧鐘也響起。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好像不知道......」米羅承認,覺得自己挺笨的。

「唔,」看門狗不耐地繼續說:「既然你是因為沒思考才來這裏,那麼為了出去,你得開始動腦思考,這樣的要求應該合理。」

說完,他便跳進車裏。

「不介意我進來吧?我喜歡乘車兜風。」

米羅開始絞盡腦汁地想事情(這是件難度很高的挑戰,因為他很不習慣)。他想到會游泳的鳥,會飛的魚。他想到昨天的午餐,明天的晚餐。他想到J開頭的詞, 3結尾的數字。想著想著,輪子真的開始轉動起來。

「我們在動了,我們在動了!」

他愉快地大喊。 

「繼續想!」

看門狗苛責道。

當米羅的頭腦活躍地轉呀轉,小汽車就會越開越快。才一晃眼的工夫,他們就出了無聊谷,回到主要高速公路上。所有顏色都回歸原本的明亮,當他們在路上飛快前進,米羅開始思考各種事情。他想到許許多多的迂迴路,想到一不小心就可能轉錯彎;他想到能再次動起來的感覺真好,最棒的是,只要稍微動個念,就能成就好多好多的事。至於那隻狗,他把鼻子伸出車外吹著風,直挺挺地坐著,盡忠職守地滴、滴、滴、滴。

歡迎來到文字城

他們開了一段路後,看門狗說:「請原諒我剛剛的粗野。但是你也知道,看門狗得擺出凶惡的架勢......」

米羅對於成功逃出無聊谷,鬆了一大口氣。他安撫著看門狗,說自己不但不覺得被冒犯,還非常感激他的幫忙。

「太好了!」看門狗大喊:「我感到非常欣慰。我相信接下來的旅程會讓我們成為好朋友。你可以叫我答答。」

「以一隻一天到晚發出滴、滴、滴、滴聲音的狗來說,這名字還真不搭。」

米羅問:「他們為甚麼不乾脆叫你……」

「別說出口!」

看門狗倒吸一口氣說,米羅在他的眼睛看見豆大的一滴淚。

「我不是故意害你傷心的。」

米羅說,他真的是無心的。 

「不要緊。」

看門狗打起精神說。

「那已是陳年舊事,也是悲傷的往事,但是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了。」

「我哥哥出生時,是我們家的第一隻小狗,我爸媽喜出望外,立刻把他取名為滴滴,想說這一定是他會發出的聲音。想不到,初次為他上發條時,卻驚訝地發現他不是滴滴滴滴滴滴滴滴,而是答答答答答答答答。他們趕緊衝去戶政事務所改名,卻為時已晚。名字已正式登記,不容更動。等我出生時,他們告訴自己絕不能犯同樣的錯。照邏輯推理,他們的小孩都應該發出同樣的聲音,所以他們就叫我答答。說到這兒,相信接下來的故事你也都猜得到了——我哥哥叫滴滴,但是他成天答答作響;我叫答答,卻一整天滴滴響。所以我們兄弟兩,一輩子都得別著錯誤的名牌。我爸媽憂勞過度,再也不生小孩,只想專心做好事,幫助貧苦飢餓的人。」

「那你又是怎麼變成看門狗的?」

米羅希望能轉移話題,因為答答正號啕大哭著。

「這項安排,」他一隻腳掌揉揉眼睛:「也是傳統。我們家的人一直是看門狗。世代相傳,幾乎打從時間的起點就是。」

「你瞧,」他繼續說,心情好多了:「要是沒有時間的話,大家會覺得很不方便,根本弄不清楚是在吃午餐還是晚餐,也常常會趕不上火車。於是有了時間,幫助他們追蹤一整天,到應該去的地方。當他們懂得計算時間後——一分六十秒、一小時六十分、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彷彿有用不完的時間。於是大家普遍認為:『如果真有這麼多,想必時間不值錢。』時間於是喪失名譽。大家開始大肆浪費,甚至送給別人。所以我們被指派監督,確保沒有人浪費時間。」

他說。得意洋洋地坐直身體。「任務雖然艱鉅,卻有高貴的使命。因為......」

這會兒他在位子上站起來,一隻腳還抬在擋風玻璃上,伸出手臂高喊:

「時間是我們最尊貴的資產, 鑽石也無法比擬。它闊步前進,波波潮浪不為誰停留......」

就在那時,小汽車撞上一處凸起,看門狗在前座擠成一團,身體裏的鬧鐘再次驟響。

「你還好嗎?」米羅大喊。

「呃,」答答咕噥著:「抱歉,情緒一時太過激昂,但我想你懂我的意思。」

他們繼續往前開,答答依舊在解釋時間的重要性,引述老哲學家、詩人的語句,不時手舞足蹈,讓他差點跌下高速行駛的小汽車。◇(節錄完)

——節錄自《神奇收費亭》/寂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