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紐約香港關注組」(NY4HK)召集紐約港人與民眾,在時代廣場一同關注遭港府取消立法會參選資格的12人、失去港大教職的戴耀庭以及被逮捕的4位年輕人,並對港府配合通緝美國公民朱牧民表達抗議。楊錦霞、周永康等人皆出席活動。

周永康(左一)在活動現場發言,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林宜君/大紀元)
周永康(左一)在活動現場發言,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林宜君/大紀元)

為了聲援香港的民主人士與捍衛民主自由,「紐約香港關注組」在臉書上發起活動,號召身處自由社會的民眾站出來守護香港。下午3點左右,時代廣場已有百位民眾在現場,除了穿著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標語的黑衣,不少人也拿著展版或橫幅支持活動。

周永康表示,即使面對疫情的風險,他也覺得不能再躲在家裏,要一起去跟在香港奮鬥的人說,「你們還有其他人在國外一起跟你們同行,那也同時代表就是你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包括香港政府跟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打壓,還是會看在眼裏,我們是不會認同這種做法持續下去。」

民眾手持「與香港同在」展版,參與「NY4HK」8月2日的活動。(林宜君/大紀元)
民眾手持「與香港同在」展版,參與「NY4HK」8月2日的活動。(林宜君/大紀元)

港版國安法荒謬通緝美國公民

楊錦霞(Anna Cheung)見證了八九年六四學運,目前是紐約曼哈頓維爾學院的生物學教授。她抗議港大解聘戴耀廷、港府禁12人參選立法會、港警抓捕4名學生,並對港府通緝美國公民朱牧民一事感到「荒謬」。

「他的罪名就是分裂國家,跟外國勾結,這個是最荒謬的,你怎麼去跟美國勾結?美國、我們每個人,你們都可以走進去議會裏面去抗議去做不同的東西,為甚麼這個是一個罪呢?」楊錦霞說。

那麼目前在美的港人,特別是願意站出來的民眾,會不會害怕港府繼續利用港版國安法打擊人身自由呢?

「我能夠站在這邊,我當然是繼續發聲了。我當然有我的恐懼,我當然也有我的家人,我當然有我的不高興,我也不能回去看家人,我也不能回去香港之於我的喜歡的食物,對不對?但是我選擇的是這條路,我選擇的是要對抗,我不能夠為了這個東西而滅聲。如果我們都不發聲音,誰幫我們發聲音呀?」楊錦霞說。

參與「NY4HK」活動的民眾,手持寫有「天滅中共」的展版。(林宜君/大紀元)
參與「NY4HK」活動的民眾,手持寫有「天滅中共」的展版。(林宜君/大紀元)

陸生與在美港人齊為香港發聲

這次活動不只香港人參加,也有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大陸留學生。

「我主要過來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因為看到現在香港民主受到打壓,看到香港變成這樣,也是很痛心。一步一步的,香港民主被打壓到這個程度。尤其港版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人的選舉權還有參選的投票權,都被封殺,所以覺得有必要過來發聲」,從大陸赴美留學生活4、5年的王先生說。

「其實我也是從留學生過來的,但是我覺得中國有很多留學生都是小粉紅、戰狼、五毛這些,但是我就是想讓大家知道,還是有少部份人還是有良知的。」王先生說。

「NY4HK」的「Delay No More, Democracy Now Gathering」活動現場。(宋昇樺/大紀元)
「NY4HK」的「Delay No More, Democracy Now Gathering」活動現場。(宋昇樺/大紀元)

兩位在美國生活多年的中年香港人心繫香港,希望能藉活動站出來,為還在香港捍衛普世價值的抗爭者發聲。

Eric在美國生活約20年,他說自己來美國後,就很少關注香港的消息。直到去年香港反送中事件,他才了解香港發生了甚麼事情,這次參加活動,就是要「支持香港的兄弟姊妹」。

「我在香港長大,大概30歲過來。香港是我的家鄉,這就是為甚麼我感到很糟,因為我受英國文化教育,香港是個光榮且有文明的城市,也是國際城市。但現在香港正因中共快速死亡,我非常非常生氣、沮喪」,同樣在美國生活20年的Cecilia說,「我想盡一點心力。我們雖然過來美國,但是我們的心還在香港」。

談到因為捍衛香港民主自由而身陷囹圄的年輕人,Cecilia眼眶紅了。「我每次看到他們的新聞,我都想哭。每一個有良心的香港人,都覺得香港的孩子很可憐。沒甚麼可以說給他們聽,說甚麼加油啊,都沒用的。就是想到他們就想哭。」

「NY4HK」是日活動,除了對於港版國安法表達不滿,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主要是聲援還在家鄉捍衛普世價值的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