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昨日透過選舉主任裁定12名參選人提名無效,剝奪參選資格。其中參選九龍東的黃之鋒質疑選舉主任蔡敏君表面上是取消其參選資格,實際上是編造其違反「香港國安法」的罪名,為日後國安公署拘捕及起訴鋪路。他認為參選人被大規模取消參選資格(DQ)反映中共要將民主陣營一網打盡,更直言立法會未來將進入「臨時立法會 2.0」甚至「萬年國代」狀況。

他指,香港眾志早於今年一月已經公開宣佈停止推動「民主自決」,自己亦於較早時間退出有關組織,然而選舉主任蔡敏君卻在文件中一而再再而三表示,縱使香港眾志已經解散,不過由於網站未有刪除相關文章,故此仍然裁定黃之鋒以個人身份繼續推動民主自決。

身穿印有「They can't kill us all」黑色上衣的黃之鋒,怒斥蔡敏君表面上列出取消其參選資格的理由,實際上以「莫須有」方式試圖羅織其違反「國安法」的罪名,配合國安公署未來以此選舉文件起訴,用心陰險,故此須要嚴正逐一駁斥,「否則他朝被國安拘捕甚至『送中』時,不會再有辯解機會。」

他亦指出,曾編寫《香港民族論》的希望聯盟新界東參選人李啟迪,同樣改變政治立場,「我會細心留意,選舉主任對此有何裁決。」並且表示,政府可以取消他的參選資格,但不能夠取消他委身投入民主運動的資格。

他更提到,多年來政權對參選人就《基本法》的要求,用字不斷改變。「過去一直以來,政府都只要求參選人『推廣基本法』;到了2016年開始要求『擁護基本法』;直至今日,竟要求參選人要『信奉基本法』,簡直前所未見。」

對於「信奉」一詞,黃之鋒指自己擁有宗教信仰,並信奉基督教,質疑選舉主任相關用字「是否表示基本法已經上升至宗教層面?抑或認為宗教信徒在信奉任何宗教前,必先信奉『偉大、光明、正確』的中共呢?」

他又重提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時,已經非常反對當局要求學生,在見到五星紅旗的時候須流淚的情感灌輸,對於信奉一詞非常反感。「或者反過來說,很多政府高官的家人均持有外國護照,到底他們又有多信奉基本法?」

黃之鋒更斥蔡敏君不惜用上18段的篇幅評論其國際連結的工作,是以「獵巫方式」審視有關工作,形容自己「似是與國安人員作書信來往,多於回覆一個低級公務員的查詢。」對於選舉主任指其國際連結工作是不效忠特區政府,他質疑是完全禁絕國際連結,向國際社會宣佈要「封港鎖國」。

他指蔡敏君回覆中表明,香港眾志為了實現自決,國際戰線一向都是計劃的一部份,直言有關言論甚為諷刺。「她引用了2016年的文件,然而在內文中並無『國際戰線』字眼。」

他又翻查文件,表示香港眾志在2016年成立以來,直至羅冠聰在投入選舉期間,「國際戰線」一詞從未出現,質疑「選舉主任到底在文字上要捉蝨子,捉到甚麼程度?」

黃之鋒更指出,自己在 Facebook 帖文中加上「 #國際戰線 」標籤,竟被選舉主任視為「尋求外國干預」證據。他解釋道,所謂國際戰線泛指是向國際社會講出對香港理解的情況,承認過去一直想將香港人的聲音帶到國際社會。不過他也直言,無論特區政府、保皇黨以至民主派也會做這件事,故此感到有關指控匪夷所思。「能否藉此推論『推動世界和平』就是等同勾結外國勢力?」

至於「國安法」聲稱沒有追溯期,黃之鋒強調自己不相信,不過反諷「選舉主任卻自己為選舉審查設追溯期」,更炮轟其刻意曲解言論,「強行無理論證有意圖去請求外國制裁,鋪墊我違反『國安法』罪名,用心陰險。」

當被問及被 DQ 後會否發動杯葛選舉,黃之鋒無奈指,「前提是要選舉如期舉行,選民有杯葛選舉的權利」,聲言港府稍後或會宣佈押後選舉,令人擔憂。「倘若如此,立法會或會進入『臨時立法會2.0』甚至『萬年國代』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