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緊控制香港推動在港精英做出移民決定。Lee女士在經過幾年的權衡利弊後,決定鋌而走險,移居加拿大。儘管加拿大沒有一個工作在等著她,稅收也更高,但她也願意冒險。

香港精英意識到移民他國必須做出犧牲

「我會擔心我在加拿大的工作前景嗎?我當然擔心。」Lee女士告訴彭博社。她在香港是一家大型全球金融公司的合規官。她說,「經濟不景氣,公司都在凍結聘僱。可以說,這可能是最糟糕的移民時機。」

考慮離開香港的人已經意識到他們將要做出的犧牲。隨著全球經濟陷入近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衰退,找工作很難,各國也在收緊邊界。加拿大、澳洲和英國等香港移民的首選目的地徵收的稅款要比香港高出三倍。

「Robert Walters Plc」公司的地區主管約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說,你在香港成功地做了某項工作,並不意味著你的技能或經驗在另一個國家會具吸引力。穆拉利負責處理中國南方和香港金融行業招聘。

穆拉利認為,目前可能是移民最糟糕時期之一。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席捲全球,給經濟造成嚴重創傷,造成大量人失業。疫情反覆又為復甦前景蒙上陰影。

即使有搬遷帶來的風險,尤其是在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之際,移民的需求仍在增加。兩年前,來找穆拉利的求職者中,約80%在香港找工作。現在,約有一半的人想在國外找工作,原因是港版國安法帶來的影響以及香港本身深陷經濟衰退,就業前景日益黯淡。對這些人來說,他們不再認為從長遠來看,香港是他們的最佳選擇。

香港精英願意做出犧牲 加速移民

但這些挑戰並沒有嚇倒像Lee女士這樣的人。她已經在多倫多買了房子,並計劃在10月搬家,放棄一份年薪超過100萬港幣(約合13萬美元)的工作。李女士和丈夫在2014年首次申請簽證,作為後備計劃,以防情況惡化。在她看來,國安法的實施已經使香港到了情況惡化的時刻。

「我們對香港政府已經失去了任何樂觀看法,」Lee女士說。她相信這個金融中心將成為另一個限制言論自由和審查電視內容的中國城市。「我們不想再留在這裏了。」

她表示,身邊很多朋友都在計劃離開香港,「說實話,誰不想離開呢?」她公司的另一名同事剛剛辭職前往英國。

加拿大的失業率達到兩位數,澳洲也接近這一情況,像Sam這樣的移民來說,心裏很清楚找工作並非易事。他是一家國際公司高級投資銀行家,將在三個月內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搬到澳洲。

儘管Sam拒絕透露自己的薪水,不過穆拉利表示,香港的投資銀行家通常會獲得比悉尼高50%的獎金。

「任仕達」(Randstad NV)公司駐香港的銀行和金融業招聘員Rick Chung表示,高級私人銀行家在香港的收入比在澳洲高30%左右。Chung每周都會看到大約10到15名金融人士尋求在國外找工作。

Sam表示,自己離開澳洲多年,在那裏沒有任何企業人脈,移民澳洲後,恐怕難以繼續待在投資銀行業。

此外澳洲的最高邊際收入所得稅率大約為45%,遠遠高於香港的15%。這意味著,他可能不會再賺很多。

Leung是一名併購銀行家。他正考慮搬到倫敦。和Sam一樣,他正尋求一個更好的地方來養育他三歲的兒子。

在倫敦,銀行家的收入通常比香港高15%左右,但繳納的稅款卻是香港的三倍。

「為兒子獲得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我不介意放棄在香港所擁有的一切。」Leung說,「我不介意從頭再來。」

他補充說,最難的就是離開父母。

在溫哥華銷售高端住宅的「Dracco Pacific Realty」的經理人Edward Zhang告訴彭博社,一個朋友剛剛介紹了6個來自香港的朋友在加拿大城市尋求房產。

2020年7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玫瑰園發表講話。他表示,中共剝奪香港人的自由,香港將不再能與自由市場相競爭了,因此會促使很多人離開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