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29日)民主黨四位區議員黎熙琳、任國棟、曾自鳴、馬希鵬到衛生署總部遞交請願信,要求基於公眾安全,衛生署更新有關資訊時,必須更新每個「待定」個案資訊。

區議員任國棟表示,之前衛生署公佈資料時,有流行病關聯之外是有相關個案編號的,但衛生署7月27日起不再公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流行病學關連備註、即個案所屬群組資料之後,在衛生署公佈的網頁中,有的公佈是沒地點,送到醫院是沒地址的;再公佈的首日,個案叫「待定」,這個「待定」的情況可以一直「待定」下去。這種做法是不理想的,現在全城抗議,街坊都擔心,希望把這些情況更新。

油尖旺區議員曾自鳴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油尖旺區議員曾自鳴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油尖旺區議員曾自鳴亦表示,「有個案在大角咀,但跟2245個案相關聯,但我們看2245的資料時,全部是『待定』,甚至同2231有關聯都不敢講出來,所以我們在社區上難以追查。街坊問,確診個案是不是在同一大廈,有沒有關聯呀?我們不知道怎麼答!我們去問衛生署和防護中心,他們不會講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甚至曾生有相同經歷的同事告訴他,有同一個大廈有兩宗個案爆發也是不講,「我們要求衛生署和防護中心派樽,他們表示會為同一大廈出現兩宗或以上不同的單位中招,才會派發深喉唾液樣本樽。」

曾生激動表示,「我們作為議員努力抗疫防疫,但是這個政府、衛生署和防護中心,完全想蓄意隱瞞,令我們不能知悉這些狀況,真得很可恥,隱瞞公眾的知情權。我們想幫街坊,讓疫情不要在社區爆發,但是政府、衛生署和防護中心坐視不理,更變本加厲,到個案號碼也不給的時候,對我們的工作是有一定的難度。」@

九龍城區議員馬希鵬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九龍城區議員馬希鵬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九龍城區議員任國棟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九龍城區議員任國棟向衛生署遞交請願信。(張旭顏/大紀元)

南區區議員黎熙琳和馬希鵬。(張旭顏/大紀元)
南區區議員黎熙琳和馬希鵬。(張旭顏/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