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書生唐敖,嶺南人,屢試不第,終於考取探花的時候,卻有人告密說他與武則天的死對頭徐敬業、駱賓王等人是結拜兄弟,當然是入仕無望。想起仕途坎坷,不禁心灰意懶,機緣巧合,跟著妻舅一起出洋做買賣,頗長見識。雖然唐敖是個落第書生,但是他古道熱腸,又頗有見識,所以,一路上常常助人為樂。在歧舌國,他慫恿多九公揭皇榜為王爺的世子治好了落馬之傷,幫一位王妃安了胎,幫另一位王妃治好了乳癰之後,「神醫」多九公終於遇到了難題。

原來,歧舌國通史的女兒枝蘭音「自從幼年患了肚腹膨脹之病,服藥無數,至今未脫體,連日病勢甚重」。多九公見那女孩「面帶青黃,腹脹如鼓。看了多時,摸不著是何病症,只管呆呆發楞」。正如唐敖所言,多九公是不擅女科的,因為多九公行醫多在船上,罕見女子,少見其病自然不擅。至於替兩位王妃治病只是照書給藥,因為她們一個因為搬動重物動了胎氣,要安胎就給了保產無憂散,這方子出自傅青主的《傅青主女科》,是一個經典的安胎方,又叫十三太保,這是一個在嶺南連普通婦人都知道的安胎之方。另一位王妃的乳癰痛苦難當,給了經典的退乳藥,也就大功告成了。不僅如此,還應國王的要求給他們留下了治療癰疽的常用之方,以備不時之需。不過,這些都是只要熟讀醫書就可以了。

但是,枝蘭音這鼓脹之症對於多九公來說卻是個「疑難雜症」,倒是老書生唐敖有個家傳秘方,可以治好枝小姐的病。因為枝小姐的病是五、六歲時感染的,到此時已有七、八年。這便是病因所在,也是唐敖的下手之處,「唐敖道:『既是五六歲染的,此係幼年停食不化,日久變為蟲積,以致膨脹。醫家不知,往往誤用克食消導之藥,徒傷脾胃,與病無益』……『我家祖傳秘方只用雷丸、使君子二味,不過五六劑,蟲下即愈』」,雷丸和使君子都是中醫常用的殺蟲藥,老書生這個方子倒也對症。

從症狀來看,枝小姐就是典型的疳積,這是由於感染了寄生蟲而未及時治療,導致蟲積於體內的一種病症,由於病程較長,還伴有嚴重的營養不良,是中醫兒科四大症「麻驚痘疳」之一,既是能在四大症排上名的,畢竟沒有那麼容易治好,所以,老書生這兩味藥雖然是對症,但是如此迅速地治好也是有點誇張的。

中醫的疳積在我國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因為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也開始重視生活質量和醫療保健了,所以在我國疳積的小兒已經極為少見。但是在非洲還有其它貧困地區,依然可以看見小孩骨瘦如柴、腹脹如鼓、頭髮稀少的典型疳積的症狀。

西醫的病名是兒童營養不良,到了疳積的程度,就應該是嚴重營養不良,這種病症也是由於感染寄生蟲所致,所以無論中醫西醫的治療都是必須先殺蟲的。而中醫對於疳積的治療更加以人為本,不僅用雷丸、使君子等殺蟲藥殺蟲,還補虛幫助身體的恢復。只可惜歧舌國竟然沒有雷丸、使君子兩味藥,因此唐敖只得收枝小姐為義女,帶著她離開歧舌國,希望能回中國幫她治病。真是好人有好報,老書生幫人治病還得了個貌美如花的女兒,真是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