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而為人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有人企圖傷害他們,而面臨這種人所能遇到最邪惡的事情時又很難毫髮無損。

警察往往會看到、感受到、領略到、觸摸到,甚至聞到邪惡的存在,因而很容易就成為受害者。選擇警察這個職業前很難了解到這一點,也很難預知將受到甚麼樣的影響。

為了應付人對他人的敵意,警察通常會養成一種民眾無法理解的黑色幽默。許多警察(在大城市中更是如此)逐漸將他們為之服務和保護的民眾視為「敵人」,而不是人類。這是一種自毀機制,它會增加警察的壓力和怒氣。

為了使自己平靜下來而誤用享樂的方式麻痺自己,有些警察開始飲酒、暴飲暴食、性濫交或是濫用權力,不知道自己的痛苦和絕望所在。

好的警察不斷地在「我們跟他們」(us versus them)的觀念中奮鬥。這裏說的曾經是常規警察的工作。在奧巴馬執政期間,隨著警察不斷成為政府、學術界以及媒體中左派分子打擊的目標,這種情況開始出現變化。希瑟·麥克唐納(Heather Mac Donald)在其著作《 對警宣戰》(The War on Cops)中記錄了這一削弱執法部門的過程。而這種變化對警察職業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非牟利組織Blue H.E.L.P.(該組織的任務是紀念自殺身亡執法人員的生命和相關服務)的創始人卡倫·所羅門(Karen Solomon)表示,2019年因公殉職的警察有132名,但自殺身亡的警察高達228人。

導致執法人員自殺的因素很複雜,涉及到個人的道德、掌握的權力以及如何應付工作中遇到的邪惡。我在執法部門工作52年的經驗告訴我,那些不是為了工作本身,而是為了自己和家人而努力的執法人員,更容易保持樂觀和韌性。他們能成為好警察是因為他們懂得平衡助人者和狩獵者的雙重角色。

過去的幾個月裏,來自媒體、上司、政府官員甚至包括警察為之付出生命保護的民眾對警員的人身攻擊以及妖魔化,完全打亂了曾經用來檢視執法人員自殺原因的常規模式。

警察每天在有如戰場的示威遊行、騷亂和搶劫前線奮戰,已經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此外,有些地區,警察的家屬也受到威脅處於危險之中。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為了安全不得不舉家搬遷,因為安提法(Antifa,譯者住:極左組織)成員已鎖定他們,他們的處境不安全。其中一些警察為了保護自己的親人選擇離家而居。

這些警察已經精疲力竭,似乎沒有喘息的機會。

專門治療戰爭精神創傷的精神病醫生喬納森·謝伊(Jonathan Shay)博士在他的著作《越南的致命弱點》(Achilles in Vietnam)中說,導致創傷後應急障礙(PTSD)精神疾病的三個主要原因是:(1)承受高壓,人際間的暴力最嚴重;(二)上級的背叛;(3)非人道對待「敵人」。

每天面對人際暴力,大多數人的背叛(家人和同儕除外)以及對所謂「敵人」非人道的做法,似乎是導致沮喪、絕望、PTSD以及自殺的原由。

某些城市如芝加哥處理謀殺犯罪現場案件的激增成為削弱警員抗壓能力的另一個因素。這對那些屬於「雪花一代」的新進警察將造成甚麼樣的影響?這些新人在成長過程中幾乎沒遭受過挫折。(譯者註:「雪花一代」snowflake,形容新一代過於脆弱、敏感、缺乏堅韌性格的年輕人)

最近芝加哥的十幾宗警署人員自殺事件中,絕大多數是工作不到七年的警員。而過去,自殺的警察多數工作超過15年。對於造成這種轉變的原因,警員和督察看法不一。有些人認為是沒有準備好面對邪惡的「雪花一代」被高壓的工作打垮;一些人歸咎於較低的素養和缺乏訓練;還有人將其歸咎於領導層和政治原因。

此外,高額的學生貸款債務直到最近經濟遲緩,迫使一些從未想過從事警察職業的人進入了執法部門。因為他們需要這份工作提供的薪水和就業保障。當然,這只是一種猜測,沒有人問過他們的想法。

曾擔任紐約警察局偵探的心理學家托馬斯·科格蘭(Thomas Coghlan)指出,支援9·11事件或卡特里娜颶風(Katrina)的一線救護人員,都是在一年以後才出現PTSD症狀。這說明2021年下半年可能會開始出現大量警察的心理問題和自殺事件,而執法同業只有很短的時間可以準備。

警察的家人和朋友也受到波及,請多多留意身邊你所關心的這些人的行為改變。他們會需要支持和理解,因為他們想要解決如今所面對的邪惡。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一定要勇於向牧師、員工幫助計劃,同伴支持小組以及其他任何可以提供幫助的人尋求協助。

現在有很多警察選擇離職,那些還未達到退休年齡而有財力的警員,還有一些承受不住壓力而轉換其它職業的警員。這些離職警員也必須注意將來可能經歷這樣的問題。

那麼在職的警員該如何妥善應對眼前的局面呢?這裏有一些建議:

居於高壓之下,警察幾乎很難有所作為,面對上司背叛也無能為力。他們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就是非人道對待「敵人」,儘管這並不容易。「我們跟他們」這種對立的觀念是不人道的,對警察的傷害比對民眾更大。對於身處險境的警員來說,禱告和寬恕可以幫助平息憤怒和負面情緒。

警察必須了解他們得獨自掌控所承受的壓力,而且必須根據自己的道德標準學會取捨和生活。此外,他們必須每天檢查自己的行為是否違背自己的準則。

有宗教信仰的警察似乎比較能應付邪惡,儘管這個方式在現代反宗教的氣氛下很少有。但他們必須做應該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想要的。這樣才能承受得住壓力。

原文Law Enforcement Suicide Red Flags Are Up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托馬斯·克萊恩(Thomas J. Cline)是丈夫、父親、工商管理碩士(MBA)、MAP,52年執法經驗,前國際道德培訓師協會主席,執法培訓信託委員會成員,芝加哥警察局作家/培訓師、顧問。他的著作有《Cop Tales! Never Spit in a Man's Face … Unless His Mustache Is on Fire》和《Psych Firefight – L E Job Satisfaction in a Hostile Environment》。關於培訓和工作坊的訊息,請聯絡email coptales@gmail.com。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