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山東省臨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員豐曉燕因到北京散發民主傳單,被當局誣衊患有精神分裂症投入臨沂市第四精神病院,一直關押至今。近日,她告訴女兒,當局意圖將她終身監禁;而女兒楊清(化名)也被威脅不得再向外界發聲,否則就是「叛國」。 

楊清告訴記者,她近期去探視豐曉燕時發現,藥物的作用使豐曉燕說話哆哆嗦嗦,手不停地顫抖;她身上不時抽搐,也記不起很多事情,包括一些基本人名。

豐曉燕的「主治醫生」潘虹。(受訪人提供)
豐曉燕的「主治醫生」潘虹。(受訪人提供)

豐曉燕透露,醫院每天都把她的情況上報給臨沂市政府,而臨沂市政府說要把她終身監禁。

此前,楊清打電話給醫院,諮詢接母親出院事宜。接電話的人員一開始否認豐曉燕被關在那,後又稱「病沒治好怎麼能走呢」。

楊清表示自己作為女兒,按法律規定有權接母親出院,即使真需要治療,也可以選擇去其它醫院。醫院人員答道,「法律是法律,醫院是醫院,難道醫院的規定是法律規定的嗎?」

楊清又撥打12345政府熱線,希望豐曉燕能被釋放,但獲得答覆:「患者存在精神分裂症,診斷明確……存在危害公共秩序的行為……入院流程符合國家政策。」

楊清還向當地蘭山公安分局報案,要求他們出警解決醫院違法扣押問題。接線警察答說,「違法你就上法院告醫院」,並反問她「你覺得這個是案子嗎?」「你的精神狀態正常吧?」

楊清說,「臨沂第四精神病院在違反精神衛生法的前提下強制收容,違背患者自願原則,收取高額醫療費,還在家屬要求、以及患者要求的情況下也不許出院。這種種情況令人不得不懷疑,臨沂第四精神病院是不是當局預備的關押政治犯的一個場所。」

與此同時,楊清本人目前遭到當地政府的全面監控。她說,「在我小區樓下有一輛車,裏頭坐了兩個人。只要我一出門,各種行蹤都要被拍照錄像。我去請律師,但我和律師見面的時候,政府有關人員就突然衝出來阻止我見面,不允許我請律師,同時每天威脅我不要再過問我母親的事情,不要再從各種渠道發聲,否則就是叛國,限制出境,同時再次把我送進精神病院。」

「我現在是希望各界對我母親的事情能有更多的關注、更多的援助、更多的發聲。」

豐曉燕曾在1989年去過天安門廣場,很早就看清中共體制,並公開表達對共產體制的不滿,她因此被禁考職稱、不得升職,也被限制出國。

在2003、2004年左右,臨沂政府因對豐曉燕不滿,找黑社會人員撞斷她的腰,導致她落下腰椎盤突出的毛病。

2019年,豐曉燕提出退黨退公職,臨沂市人大卻不批准。同年10月,她在所住小區裏張貼海報,公開支持香港人的抗爭活動,遭到當地警方打壓。

今年4月28日,豐曉燕到北京的王府井散發傳單,要求促進民主改革,改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她遭王府井派出所拘留,並於4月29日被投入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關押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