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已動用了「全政府」(all-of-government)的國安措施,以對抗中共對美國的滲透。這是美國前幾屆政府未曾進行過的大規模努力。分析人士表示,這是因為過去未能正確識別來自中共的威脅。

美國官員已多次提及這一策略,尤其最近幾個月,中美關係已降至最低點。7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甚至不考慮就第二階段中美貿易協議和中方進行談判。

中共時常無視國際法,並在試圖掩蓋疫情處理不當的同時,持續追求侵略全球的野心。同時,更強行通過新的香港國家安全法,引發國際社會廣泛譴責。

為了對抗北京的滲透,美國展開多項行動。2018年下半年,司法部針對中共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展開一項名為「中國倡議」(China Initiative)的計劃。自此,和中共有關的疑犯被捕人數急劇增加。

7月13日,美國對南海採取了迄今為止最強而有力的行動。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指出,美國不承認「中國(中共)對該水域的任何主張」,並說世界將不允許北京在南海打造自己的海上帝國。

多名美國高官發表對華強硬演講 史無前例

與此同時,今年許多美國官員發表演說,專門致力於揭示中共滲透以及美國不同部門如何應對中共威脅。

「我們已經改變了過去怯弱的作風。」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五名委員之一布倫丹・卡爾(Brendan Carr)對《大紀元時報》說。

「在整個政府中,美國領導人們團結一致,展示了必要的力量和決心,以應對中共所帶來的威脅。」布倫丹・卡爾說。

這段時間以來,無論是在演講的範圍或數量上,都是史無前例的。其中包括許多知名政要,如: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以及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等。國務卿蓬佩奧也預計在7月23日發表對華演講。

「全政府戰略」實例之一:圍剿華為

卡爾表示,如何運用「全政府戰略」(all-of-government strategy)的一個例子,是美國對華為的反應。

他說:「來自國務院、司法部、聯邦通訊委員會和許多其它機構的官員一同採取必要步驟來保護我們的網絡,避免我們的國家安全遭受侵害。」

兩黨政界人士都對北京的侵略活動大聲疾呼。一位美國聯邦眾議員說,他很高興看到政府採用的當前策略。

「作為眾議院共和黨中國特別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的成員,令人鼓舞的是,不只是總統,他的整個政府都已動員起來,對抗中國(中共)的威脅。」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對《大紀元時報》說。

班克斯說,司法部長巴爾批評,美國科技公司這些年來「願意與中國共產黨合作」。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和國務卿蓬佩奧率領部門人員聚焦「阻止中國(中共)的掠奪行為」。

班克斯說:「甚至教育部長貝琪・德沃斯(Betsy DeVos)和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也重新定位以應對『孔子學院』和知識產權盜竊。」

反擊中共在經濟、政治和信息戰上的明顯侵略

布萊恩・甘迺迪(Brian Kennedy)是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的主席,也是《中共在美國內部的戰爭》(Communist China’s War Inside America)的作者。

甘迺迪說,美國當局的策略是反擊「中國(中共)在經濟、政治和信息戰上的明顯侵略」。

甘迺迪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美國之所以採取全政府方針,原因很簡單。因為在現代美國生活中,沒有任何一方面與中國毫無關係。」

「(中共)從操縱華爾街到竊取矽谷的知識產權。從欺壓NBA到利用農業出口,操弄農業帶的政治」,甘迺迪說,「與前任政府不同,特朗普政府從總統本人開始,就明白必須正面迎擊這種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