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雙方在台灣、南海、貿易、科技、人權等領域展開全方位的對抗,雙方關係已經跌入建交幾十年來的最低潮。特朗普和習近平之間的私人友誼也破裂。「不,我沒有任何與他通話的計劃。」特朗普最近被媒體問到有打算與習近平通話的時候,如此回應說。

習特兩人最初從2016年底開始建立私人關係。2017年雙方關係尚可;到了2018年和2019年,雙方關係開始走下坡路;直到2020年白宮國安顧問公開將習稱為「史太林的傳人」,標誌著習特兩人關係的破裂。

習與特朗普最初建立聯繫 特朗普舉動讓中共惱火

在特朗普入主白宮後,習近平就與特朗普建立了私人關係,靠的是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牽線。

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當選為美國新一任總統。17日,他在紐約特朗普大廈會見了基辛格,討論了對外政策問題,兩人還重點談到了中美關係。

《華爾街日報》記者透露,此次會面,特朗普告訴基辛格,他想與習近平建立個人關係。同時,特朗普也想向北京傳遞了一個信息:所有一切都要談判(Everything is on the table)。

同年12月2日,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會見了93歲的基辛格。基辛格向習傳達了特朗普的信息。習對基辛格說,他也希望建立新的關係。他希望與特朗普進行一對一會面,並準備去見他。

但還沒等基辛格飛回美國,中美間已出現了不尋常的事件。

多方報道顯示,12月2日晚間,特朗普接到蔡英文的祝賀電話,雙方就經濟、政治和安全方面的雙邊關係交換了意見,並互相為對方當選總統表示祝賀。這一舉動打破美台斷交後37年來的美國外交慣例。

這一舉動讓中共惱火,包括外交部等多個部門就此事作出回應。

特朗普本人則在推特上回應說,「美國軍售數十億美元裝備給台灣,我卻連一通祝賀電話都接不得,真是有趣!」

特朗普再引發軒然大波 中南海高層感嘆

為了給敏感的台灣問題滅火,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在訪問墨西哥(2016年12月11日至12日)的途中突然順道訪問了美國。

12月9日、10日,楊潔篪在紐約會見了特朗普的團隊 。

《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描述,在為期兩天的會面中,楊潔篪先在脫稿講話中說:「中國的領土完整和主權不容質疑。」楊在稍事休息後,幾乎一字不差地又重複了自己的講話。這一次是照稿念。

時任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將楊的舉動解釋為,楊要告訴他在北京的上級,他已傳達了正式信息。「(看得出)他們多麼抓狂(That’s how mad they were)」班農說。

上述會見結束後的第二天,特朗普的言論再次引發軒然大波。

12月11日,特朗普在霍士新聞頻道表示,他明白包含台灣的「一個中國」原則,但他說,「我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必須受到一個中國政策的束縛,除非我們與中國(中共)達成一個必須涉及其他方面的協議,包括貿易。」

隨後特朗普列出中共需要讓步的地方:在北韓問題上協助美國;人民幣重新估值以降低中國出口競爭力;以及停止南海軍事化。

特朗普的訊息針對北京:「我不想讓中國(中共)對我下令。」

中共官員已習慣了過去跟美國打交道的方式,特朗普的做法讓中共感到棘手。

「我們對特朗普政府有些準備不足,」當時中南海領導層的一位官員感嘆道。「我們如何讓他回到常規路線上來?」

為與特朗普搞好關係 中共多管齊下

2017年2月1日,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帶著特朗普孫女阿拉貝拉到中共駐美國大使館拜年,大使崔天凱全程陪同。次日,伊萬卡上載了阿拉貝拉以中文唱《新年好》的影片。

2月9日,特朗普首次和習近平通電話。美國白宮聲明稱,「在習近平的要求下」,特朗普表示同意尊重「一個中國」政策。

特朗普隨後邀請習赴海湖莊園會晤(Mar-a-Lago),習接受了邀請。

與此同時,中共文宣開始操弄對特朗普家族的報道。

從2017年初起,大陸社交媒體和官媒開始正面報道庫什納,稱他為美國的「第一女婿」。有較為出格的文章提到,庫什納的身材「堪稱大肚CEO界的一股清流!」「……你就明白甚麼叫高富帥!」

2017年4月,中共批准了伊萬卡在2016年申請的36個產品商標中的3個。中共發言人對外解釋為,該決定僅反映了「對外國商標持有人給予平等保護的原則。」

自特朗普上任後,為了避免「利益衝突」,伊萬卡從其時裝公司的管理層退出。2018年7月24日,伊萬卡宣佈,關閉自創的同名服飾品牌伊萬卡,未來將把工作重心放在華盛頓,繼續從事公共政策事業。

習特海湖莊園會晤 雙方各有目的

2017年4月6日晚上7點,特朗普夫婦在海湖山莊宴請了習近平夫婦。

《華爾街日報》記者提及,會議明確了議程。特朗普希望說服習近平縮小美國對中國的巨額貿易赤字,並警告與北韓進行貿易的中國公司,以阻撓平壤的核計劃。習近平想穩定雙邊關係,以便在2017年底進行的會議(四中全會)上專注於確保自己的主導地位。

4月11日,特朗普接受霍士財經網新聞專訪中表示,當時他與習先後進行了長達5小時的單獨談話。

特朗普強調,「我和習進行了非常、非常好的會晤,我認為我們兩人的關係非常好」,「我們彼此理解,很有默契(good chemistry)」。

在這次專訪中,特朗普描述了習聽說美軍以導彈襲擊敘利亞後的反應。

在4月6日宴會前,特朗普下令美軍向敘利亞發射戰斧巡弋導彈。在雙方代表團杯觥交雜之間,美軍發射了59枚導彈。特朗普當時向習近平說,我們剛才向敘利亞發射了59枚導彈,我要讓你知道這事。

霍士財經網新聞主播問特朗普,習近平當時的反應。特朗普說:「他停頓了大約10秒鐘,然後請翻譯員再說一遍,當時我覺得情況不妙。」

特朗普接著說,習近平在聽完翻譯員的第二次翻譯後,對我說:「任何人使用毒氣,你幾乎可以這麼說,或其它東西,任何人如此殘暴地對兒童及嬰兒使用毒氣,對這樣的人,這麼做沒問題(It’s ok)。」

在習特會晤之後,中共黨媒報道雖然粉飾這次會議「積極且有成效」,「開啟了美中雙邊關係的新起點」,但北京也開始為最糟糕的情況做準備。

《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回憶,「特朗普選出的整個內閣似乎都是中國鷹派」,當時一位中國(中共)決策者表示。「我們需要為與美國貿易摩擦加劇的可能性做好準備。」

中共的擔憂是有原因的。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前,在各種競選活動上,他對其支持者承諾打擊中共惡劣的貿易行徑。

海外影片顯示,特朗普曾於2011年4月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場活動中對觀眾說:「很容易。我將對中國徵收25%的稅。」聽眾鼓掌。

他又補充說:「我可以說:『聽著,你這些混蛋,我們要向你徵稅25%。』」隨後聽眾爆發出歡呼聲。

2016年5月,特朗普在印第安納州韋恩堡舉行的一次集會上表示:「我們有五千億美元的赤字,跟中國有貿易赤字。我們要把局面扭轉過來。我們手裏有牌……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姦我們的國家。他們現在正在這麼做。這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盜竊案。」

習特在北韓問題上的交易

在習訪問海湖莊園前4天,特朗普2017年4月2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提及中共在北韓問題上的角色。

特朗普說,中共對北韓有很大影響力,中共可以決定在北韓問題上是否幫忙。特朗普還說,但若中共在北韓問題上不幫忙,美國完全可以自己處理。

習特會後不到一周,2017年4月12日,兩人再度通電話。習近平表示,願意與美方聯手遏制北韓核項目,但希望通過和平方式解決。在與習通話後,特朗普發推文表示,和習近平討論北韓核威脅「非常好」。

雖然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多次批評中共操縱貨幣,並承諾上任第一天就開始對中共採取行動,但因中共承諾在北韓核問題上協助美國,當年4月中旬,特朗普決定不就中共的匯率政策動手。

特朗普在其後美聯社的一次採訪中解釋了原因,他說:「……但比他不是貨幣操縱者更重要、更大的畫面是,如果他在北韓核問題以及其他相關問題上幫助我們-他可以給北韓打電話,我也會給他打電話說,『您能在北韓問題上幫助我們嗎?同時,您是貨幣操縱者』。這種方式是行不通的。」

之後,特朗普與金正恩兩次會面。美國和北韓關係漸緩和。

中共協助美國遏制北韓核計劃背後:偷偷違反制裁

2017年8月5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對北韓至今最嚴厲的制裁決議。8月14日,中共商務部發佈公告,宣佈全面禁止從北韓進口煤、鐵、鐵礦石、鉛、鉛礦石、水海產品。

9月12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第2375號對朝制裁決議,要求各國120天內關閉各國境內北韓企業。9月28日,中共商務部工商總發出公告稱,中共將在120天內關閉北韓實體或個人設立的所有商業企業,其中包括合資、合作以及北韓的獨資企業。

雖然中共表面上下了制裁北韓命令,但外界一直懷疑中共暗中違反聯合國決議,資助北韓。

華府智囊高級國防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Defense Studies,簡稱C4ADS)今年3月3日在一份報告中寫道:「2019年3月至8月,C4ADS觀察到大批來自中國海的船隻前往北韓海州灣(Haeju Bay),挖掘及運輸砂石。」

該報告說,中共及北韓聯手將北韓砂石運送到中國,明顯違反聯合國安理會2017年制裁北韓的決議:禁止北韓供應、出售或轉運砂石。

《華盛頓郵報》2019年6月25日報道,中共三家大型銀行與一家註冊於香港的離岸公司有業務往來,替北韓受制裁的國有外貿銀行洗錢超過1億美元。

Daily NK的報道在2019年 8月2日引述消息說,北韓計劃向中國出口砂土。7月中旬,北韓的某一貿易公司跟中國的貿易公司達成了相關協議。如果按協議進行,北韓最少能獲得300萬美元。

特朗普訪華 萊特希澤的直率令中共震驚

2017年11月8日,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展開為期三天的訪華之旅。8日,特朗普夫婦下機後直接前往北京故宮(紫禁城),與習近平和彭麗媛一起茶敘、看京劇,隨後一起在內廷用晚宴。

9日,習、李分別會見了特朗普。

據《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描述,在這兩次會議上,特朗普都請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E·萊特希澤解釋美國對中國(中共)貿易做法的不滿。萊特希澤向中共領導人演講了特朗普政府如何認為過去的談判毫無結果;美國公司在中國被竊走了技術;由於貿易關係不平衡,反映在雙邊貿易赤字不斷擴大。

萊特希澤的直率震驚了中共官員,他們後來向美國官員抱怨說,他的言論使他們感到被冒犯和迷惑。那時候中共官員還不知道萊特希澤已取代美商務部長羅斯成為他們的對話者,儘管他們應該注意到已經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原先負責談判的)羅斯坐在會議廳外。

之後,特朗普在聯合記者會上態度柔和。特朗普稱習為「一個非常特殊的人」,並把與中國之間的問題歸咎於過去的總統。習近平對特朗普的評論微笑,但更正式地做了回應,「我告訴特朗普總統,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

但萊特希澤的強硬和特朗普的柔和讓中共官員迷惑。萊特希澤真的是在代表特朗普說話嗎?如果他不是,那麼誰是?關於這一問題,中共官員在接下去兩年都在問自己。

11月9日晚上,習在大會堂金色大廳,設國宴宴請特朗普一行。

書中說,萊特希澤和他的手下突然發現自己成了備受關注的對象。在萊特希澤的兩邊分別坐著兩名政治局常委。萊特希澤的辦公室主任賈米森·格里爾(Jamieson Greer)坐在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和商務部副部長俞建華之間。

中共的目標是:弄清萊特希澤是誰,以及他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有多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