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 )刊文解釋,為何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機制解決不了中美之間的貿易問題。

萊特希澤2020年7月20日在《外交事務》網站(Foreign Affairs)刊發專欄文章(題為「特朗普貿易政策讓美國更強大」),犀利回擊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奧巴馬政府的國際貿易資深經濟學家查德·鮑恩(Chad Bown)的批評。

鮑恩認為,通過WTO現有機制可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同時認為特朗普政府應當與盟友一致行動,而不應該獨行。

他亦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投入8個月、數千個小時調查撰寫的二百多頁301調查報告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提高關稅的藉口。

萊特希澤撰文逐條批評說,鮑恩的看法不只是愚蠢、更是對撰寫報告的公務員以及出席作證的眾多商界團體的侮辱。

文章也介紹了為何無法通過WTO機制解決中美貿易問題,以及為何美國沒有與盟友一起應對中共。

為何WTO機制對中共不起作用

萊特希澤表示,雖然美國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法(AD/CVD)防止外國用低價商品或補貼商品充斥美國市場、損害美國國內產業,但在中方向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提出了一個又一個訴訟、挑戰美國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時,上訴機構一直站在中方一邊、推翻了早先世貿組織爭端解決小組作出的有利於美國的裁決。

以至於到現在,中國基於上訴機構對WTO規則的「離譜」解釋,已經積攢了數十億美元的對美報復權。

2001年以後,上訴機構沒有判決一項美國的保護行動符合WTO規則,結果是,美國政府甚至拒絕啟動保護美國工人和企業免受進口激增影響的調查;直到特朗普政府對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採取行動。

而WTO上訴機構的影響還不止於此。上訴機構的調查結果已導致美國國會廢除了《伯德修正案》,該修正案允許美國政府利用反傾銷/反補貼稅來補償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受害者。而上訴機構的另一份報告也讓美國喪失了採取重大反制措施的可能。

前任政府在對抗中共上沒有做對的事

萊特希澤說,小布殊政府和奧巴馬政府雖然都有在WTO對中共提起訴訟,但他們在對抗中共上沒有做對的事。

「我承認,這兩屆政府都在WTO對中方提起訴訟,但重點是,這些努力沒有奏效。」萊特希澤寫道。

「經過數十年因地緣政治驅使的貿易政策以及對效率的盲目追求後,美國現在有了新的以工人為中心的貿易政策。」他補充說。

為何盟友們不緊跟美國 一致對抗中共

對特朗普政府為何不跟盟友一致對抗中共,萊特希澤回應說:「在中國問題上,美國及盟友的利益不一定是一致的,也沒有對中共的共同威脅形成共識,至少直到最近才有共識。」

他指出,有幾個歐盟成員國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國;德國在2019年對中國有220億美元的商品順差,而不是像美國那樣的3450億美元逆差;還有許多盟友可能只是坐享其成、避免衝突,或許還想順便從中國多拿一些市場份額。

「不過,也有樂觀的理由。在特朗普政府的不斷鼓勵下,澳洲、印度、日本、英國,甚至歐盟最近都採取了措施,使其對華政策與美國的政策更加接近。」萊特希澤寫道。

「本屆政府在中國問題上與盟友的接觸努力,遠甚過以往任何一屆政府。」他總結說。「我猜測未來將帶來更大的趨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