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7月法輪功修煉團體在中國大陸在違憲的情況下殘酷鎮壓,事件已經被聯合國列為人權侵犯案。在香港,因為「一國兩制」原因,法輪功在香港是合法註冊團體。

「港版國安法」趕在6月30晚上生效,不少香港和國際社會民眾不約而同想到法例一通過,法輪功團體怎麼辦?

自從2004年開始,董銘堅持在香港的法輪功真相點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派報紙、幫願意的大陸民眾「退黨」。

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後,董銘三番四次帶著年幼的雙胞胎兒子上北京上訪,警察問她為甚麼孩子那麼小,仍然帶他們去上訪,那麼危險?她跟警察說,孩子是因為她修煉了法輪功,病沒了,身體健康了,才懷上了兩個孩子。做人要知恩圖報,她帶兩個孩子到北京是應該的。

對於「港版國安法」的通過,董銘說,「擔心是有的。 但是呢,我不是為自己擔心,我就為我們整個香港的環境擔心。」

2003年,SARS爆發那一年,董銘成功申請來到香港。她說,很珍惜在香港的環境:「因為以前我在大陸過來,就剛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我真的很心痛,也很怕,就是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抓走。但是我後來還是克服了那個怕心,我帶著兩個孩子去北京。那麼去北京請願回來以後,他們一直就想抓我啊。我跟大陸國安說,我沒錯,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們修真善忍沒有錯。那國安就一直控制我,不讓我來香港,2003年以後,SARS最厲害時候,他們沒辦法,讓我出來了。」

面對「港版國安法」,董銘也思考過;「20多年前我都能夠帶著孩子去北京,我都沒有怕過, 為甚麼我修了20多年以後我還要怕?......我就想邪不能勝正,這個天理是很公道的。不管怎麼樣,我想它們也末日瘋狂吧,蹦躂不了幾天。它就是用這個「國安法」來威脅我們,甚麼、甚麼法威脅我們,都沒有用。我們修真善忍,我們堂堂正正的在做幫人的事,救人的事。如果連真善忍都是邪的,還有甚麼是正的? 」

在銅鑼灣的法輪功真相點,警察來了2次,在真相點派資料的張老太被抄了兩次身分證。她說,應是真相點的 「天滅中共」橫幅在掛著。張老太已來真相點10年,「天滅中共」已是好幾年前就掛著。她說,當年掛「天滅中共」橫幅:「因為這個是事實,共產黨是一定會被天滅的。因為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有一塊大山的石頭跨下來的時候, 赫然寫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而且那個「 黨 」 字恰恰就是簡體字!正好符合共產黨的那個具體情況。所以這是天意!」

講到貴州亡黨石的事,張老太說:「當時的胡錦濤是黨的主席,他派了3批專家去考察, 都是互相沒有聯繫的, 結果是一致的,。就是完全沒有一筆是人工, 全是天然而成。 這就是天意! 天要滅中國共產黨, 共產黨亡! 所以不是我要滅、你要滅, 這個這麼大的事,一定是要順天而行的。」

國際社會認為,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是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張老太對「國安法」的意見和國際社會看法相同:「『國安法』其實它是非法的, 它在香港來執行是非法的。 其實認真說它在大陸都是非法的。」

如今「港版國安法」通過,問張老太有沒有擔心過掛的橫幅內容,還有他們在香港街頭上做的事?「我們做這些事情就是最真實的。 我們把最真實的情況告訴社會,告訴所有的香港人, 包括來香港的所有的人。 因為這個是一直我們都在做的事情,......因為共產黨迫害我們, 我們要把迫害的真相告訴眾生。不是我們做了壞事, 是共產黨迫害我們, 我們總是合法的, 我們是修煉是真、善、忍的。不會違背真善忍的。」

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周勝先後有四次去了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都被遣返回香港。回到香港, 她到灣仔的新華社請願,之後開始在街上,在真相點派資料給大陸遊客。一個星期有時會有一、兩天在市區派資料給香港市民。

對於「港版國安法」,周勝說;「最初聽到有些擔心,但後來冷靜下來,  想我都沒有做虧心事, 我也沒有犯法, 我無需要怕,我不害怕它。 還有走得正, 站得正, 我沒有做壞事,  我沒有害怕它。有句俗語叫做『一正壓百邪』,  你擔心不了那麼多。所以我就做我應該做的事。」

這天周勝手中拿著的是法輪功修煉者關心民眾而印製的疫情小冊子,「這本的內容裏面是講到有一個武漢的年輕人,中了武漢肺炎,醫院都束手無策,完全沒有辦法了。他住院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我們法輪功學員就勸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本來是在發高燒的 ,又咳又發高燒,全身疼痛,後來我們法輪功學員就叫他反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4天高燒就退了,兩個禮拜就出院了。我們將這些真相告訴廣大的市民聽。」

問周勝是否擔心「港版國安法」,她說:「擔心不了那麼多。因為我覺得有句話叫做『一正壓百邪』, 因為我問心無愧 ,因為我沒有做虧心事,......我在大陸都被迫害過。我去北京上訪,它們關了我19天,在裏邊都承受了一些精神上壓力,我是經歷過的。如果我擔心那麼多我甚麼都做不了。所以我不想那麼多,我就做我應該做的。一步步走過來,我問心無愧,沒有做過甚麼虧心事 ,我不擔心那麼多的。  」

7月1日是「港版國安法」正式生效的第一天。位於尖沙咀的真相點沒有像平常一樣在假期開檔。附近對的街坊都擔心「法輪功」去哪裏,接著的周末,尖沙咀的真相點入常開檔,街坊才鬆一口氣。

從2000年開始,洪先生就在深水埗的法輪功真相點派傳單,「港版國安法」快要立的時候 ,洪先生有擔心過,。「但慢慢想一想,因我們使命就是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們在香港這裏既然都做了20年了,還有甚麼好怕的呢?之後就堅定了自己的心,就決定不走了。要同香港......繼續在那裏啦 ,繼續在那裏做啦。是啊,甚麼時候都是合法的啊。我們又沒有做壞事,做好事救人呀,對吧?因此我們沒有理由走的。」

一直以來,真相點不時都有很多人來照相。立了「國安法」之後 ,  青關會的人就過來照相。有關心的街坊告訴他要小心! 對於街坊的關心,洪先生說:「我們心都沒有動。因為當時一立心在香港那裏講真相,聽到那些話的時候 ,都是要多謝他們關心我們。(我們的) 心都不會動,不會怕的。」

法輪功的真相點已經成為香港的地標,標誌著香港與中國大陸最根本不同的地方—法治、人權、自由。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香港是中國大陸唯一的一塊自由地。生活在香港的法輪功修煉者,珍惜這塊自由土壤。「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的法輪功修煉者也和其他香港人一樣,在思考過後繼續往前,捍衛不死的信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