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切物是人非,但對於原吉林省優秀教師丁曉霞來說,26年或許只是一個數字,雖然遭遇過被非法判刑、勞教、酷刑折磨、開除公職,但卻絲毫未能動搖過她堅定修煉以及和平反迫害的堅強意志。

2019年2月17日,經歷了九死一生的丁曉霞抵達了洛杉磯;2019年的4月25日,她站在了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中共駐美大使館外,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講述著自己近九年非法冤獄之災所遭受的非人待遇,以及身邊幾十位相識好友被相繼迫害致死的冤情。

而這一個個幸福家庭被摧毀的悲劇,她說,都是因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非法鎮壓迫害法輪功所釀成的。

警察為何主動放了上萬修煉人?

1999年的7月20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利益集團,對法輪功群體發起了「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性迫害,肅殺之氣蔓延至全世界。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以牟取暴利。

在迫害開始的那一天,當時已修煉法輪功近5年的丁曉霞正在學校開會。她說:「那天是暑假放假前的最後一天開會,結果突然聽學員說北京抓人了的消息,當時大家仍是抱著善心,想要將真相呈現給省、中央政府,都還天真的希望他們只是不了解情況,不知道法輪功都是好人,所以決定先親自到省政府講述事實。」

那個時候,整個中國大陸其實早已是風聲鶴唳。丁曉霞說,從那年4月25日開始,她們吉林省遼源市的法輪功學員就已經被中共便衣跟蹤。

但7月21日上午,丁曉霞與多位法輪功學員仍突破重重關卡,抵達了長春省政府,「當時省政府周圍坐滿了法輪功學員,大家都安靜的等著,想要與省政府的人溝通,但無人接見。所以第二天,7月22日的時候,大家又都自發去了,那麼多人,結果那天就開始抓人了」。

她回憶說,當時政府是用大卡車,將法輪功學員都抓到了長春市體育館,由大量警察看守。「老多老多的同修了,都有上萬人,大家其實都不相識,但就有很多人主動掏錢買了麵包和水,逐個分給大家,還有人拿著袋子,把垃圾收拾好。

到了晚上,她說,就連警察在親眼見到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和善良的表現後,都相信了法輪功學員並不是中共所污衊的那樣,都是好人。「所以後來警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將我們全都放了。」

中共「1400例」造假栽贓法輪功

丁曉霞說,在被關在長春市體育館時,中共還試圖給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們洗腦,因此播放了栽贓法輪功的所謂「1400例」謊言影片,卻反而弄巧成拙,還讓她識破了中共為抹黑法輪功所使用的造假手段。

她說:「當播放到李友林時,我都懵了,李友林這個人我們家鄉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因為生活沒有出路而自殺,卻被公安買通家屬,在自殺現場放上法輪功的書籍,擺上酒和抽了半截的煙,進行錄像,以此嫁禍法輪功。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們都不敢相信中共竟能如此公開顛倒黑白。」

了解事情真實經過的丁曉霞補充到,在遼源市第二中學校後山的山坡上有個大鐵架子,就是李友林上吊的地方,事情是發生在1998年的5月份。

事發後,正巧有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法輪功學員路過,目擊了假現場後還給丁曉霞打電話,並說在煉功點上從沒見過此人,周圍的鄰居也都沒有看到他煉過法輪功。接著公安就去處理現場還錄了像。丁曉霞說:「萬萬沒想到這個假現場被收錄到栽贓陷害法輪功的1400例當中了。」

優秀教師遭遇牢獄之災

中共的污衊、誹謗和栽贓讓丁曉霞痛苦萬分,實在無法忍受,她想既然省政府無人願意聽取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就向北京的中央政府講述真相。

沒想到剛到了北京幾天後,她就被強行帶回家鄉、被強制監視居住洗腦了10多天。8月末,她又被學校的黨支部書記、團委書記強制洗腦,逼其放棄修煉。

9月底,丁曉霞被非法勞教兩年,成了吉林省首批被關入女子勞教所強制勞教的5位法輪功學員之一。她說在中共的滅絕政策下,女子勞教所也對法輪功學員,施以「打死算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酷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做放棄修煉的「轉化」。

在勞教所裏,丁曉霞曾被上萬伏電棍電擊,還專門電擊其頸部、腋下等敏感部位,「那個感受至今都不寒而慄,脖子被烤焦了,傷口好多天後才好。」她說,警察還唆使犯人用旗桿或鞋底子,往死裏打法輪功學員。

不僅如此,她與其他法輪功學員白天時要被強迫做長達19個小時的奴工,有時甚至通宵達旦。「後來我們絕食抗議,被殘酷的野蠻灌食,警察把極鹹的粟米糊用盆往我嘴裏灌。」

回想起那個時候,她坦言從未想到自己也有被勞教的一天,更想不到的是,自己被勞教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不放棄修煉,想要按 「真、善、忍」 做一個好人。

那修煉了法輪功後的丁曉霞,到底變成了甚麼樣?

丁曉霞原是遼源市實驗中學英語老師。自從修煉後,她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對學生耐心負責,抵制社會不正之風。她不再利用自己的專長課外辦班、輔導收費,拒收學生家長的饋贈。

當經常有考上重點高中的畢業生家長,為答謝她,提出幫她換新房、免費裝修,還有各種送禮、送紅包的情況,她都會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佔家長們的便宜,通通婉言謝絕。

因為教學業績突出,人品又好,丁曉霞被連續破格晉陞為中學一級和高級教師,獲得過吉林省優秀教師的稱號。在1998年全國中考時,她曾被任命為吉林省中考英語出題組組長。

監獄中受酷刑 親眼見命案

可就是這樣一位優秀教師,從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她基本上就是在勞教所和監獄內度過了9年時間。

2002年9月,龍山區法院對包括丁曉霞在內的9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在法庭上他們剝奪了我們所有的權利,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說話。我被非法判刑7年。」

同年10月20日,丁曉霞被劫持到了吉林省女子監獄。在那裏的7年時間,她說,那是她一生中最不想回憶起的噩夢。「那種迫害,不是一般的迫害,是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中共是靠折磨你的肉體,摧殘你的精神。」

在監獄期間,她被獄警教唆的犯人看管、迫害,「看管我的犯人,都是些甚麼人?3個殺人犯,是死緩,還有一個是無期徒刑,而我甚麼罪都沒有,但獄警就派這些人包夾我,不讓我睡覺。」

最嚴重的兩次迫害,她說是被惡人上了「抻刑」,她的四肢分別被繫上了用幾層白布紮成的柔軟繩子,繫的是豬蹄扣,然後由4名犯人分別在床的四個角上一起將繩子抻到極限,再把四根繩子分別綁在床柱子上方的橛子上。

「當時我感到那四根軟繩子,立刻就變成了四把鋒利的刀,血立刻就從四肢被勒破的地方流了下來。手背快速的腫了很高,呈紫黑色。」她說,就在持續給上了11天抻刑後,她的四肢早就被勒得皮開肉綻,流血化膿,感覺就像是四肢被五馬分屍了一般。

而這種折磨,丁曉霞說,只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所用的酷刑中的冰山一角。她說:「與我一同被關在女子監獄的幾位同修中,有人甚至不到一個月,就被折磨致死。楊桂芹、楊桂俊兩姐妹,也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先後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統計,從1999年7月20日到2019年7月10日的20年間,突破中共層層封鎖收集和核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有4,322件,但仍有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包括被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

丁曉霞說,僅僅是她所熟知的人中,就有25人被迫害致死。「像是在銀行工作兢兢業業的劉景容、原吉林市總工會幹事的於立新、被迫害死時還不到40歲的東豐縣高中教師周文傑、原當地黨校教授郁東煇等等。」

見證大法神奇 丈夫:不就七年嘛,我等你

為了誘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丁曉霞說,中共採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極其殘忍的。也曾有人問過她,為何在遭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時,卻仍選擇堅定修煉法輪功。她說:「我的回答是,因為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予的。如果沒有修煉,生命早就沒有了。」

還未修煉前,丁曉霞曾一度百病纏身,她說:「真的是百病,從五官到身體各部位,幾乎都有病,包括鼻竇炎、中耳炎、扁桃腺炎、胃炎、腎炎、婦科疾病、風濕症、關節炎、失眠、美尼爾氏綜合症及乙肝大三陽等等頑疾。而且經常感冒,病痛曾使我痛不欲生。」

她曾經因為美尼爾氏綜合症,被折磨了2個多月,「那段時間,我只能靠著接受體外反搏治療,治療2個小時,我才能入睡4個小時。」

後來還因為乙肝問題,她在修煉前已被傳染病院的主治醫師開了休治半年的診斷,要求其必須在家靜養。

她說:「當時我還記得,我在家才躺了4天,因為我是班主任,學校當時沒給我班上的學生安排其他老師上課,就那麼晾了4天,搞得我的學生都跑到我家哭。」

就在被病痛折磨到絕望時,1994年的9月初,丁曉霞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從同事那聽聞了法輪功。幾天後,她就拿到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 「一翻開這本書,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我就感覺非常親。當晚,我讀著讀著,9點就睡了。太神奇了,那可是從未有過的,以往因為失眠,我都是後半夜2點以後才能睡著覺。」

從那之後,她抓緊一切空餘時間,閱讀《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結果,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到1994年年底,身體徹底恢復了健康。「從我拿起書的那一刻開始,我身體的變化,令我感到太不可思議了。我得法那年40歲,體重還不到90斤。當時受中共邪黨的洗腦,不相信神靈。但修煉後,才發現我被誤導了。」

丁曉霞說,以往因為疾病纏身,都不能做家務,由於丈夫一直出差,家務都落到了幼小的兒子身上。當她重獲新生後,她終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也可以跟其他母親一樣,給兒子做飯吃了。

她說:「這麼好的功法,我還介紹給了我的學生。迫害之前,每天中午我都會教學生煉功,按『真、善、忍』的理念,教孩子真誠、善良、忍讓,孩子們都很喜歡,成績也都很好。」

她的變化,也讓身邊的人都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正因為此,她說在自己遭遇7年牢獄之災時,有人勸過丈夫與她離婚,以免受到更多的牽連。但丈夫頂住了各方的勸說及社會的壓力。

「他曾來監獄看我的時候問過我,他和兒子對我來說,意味著甚麼。我回答他:你們是我的生命。他接著問我,那大法呢?我告訴他,高於我的生命。當時他就沉默了。」但丁曉霞沒有忘記,當別人勸丈夫與她離婚時,「他說了一句——不就七年嘛,我等你。」

2019年2月17日,當丁曉霞站在了美國的土地上時,感覺恍如隔世。回顧以往在大陸26年的修煉路,她說:「就像做夢時,這裏到處都是和平、自由,與還在遭受迫害的那些同修們,我是幸運的。」所以她努力實踐者自己當年的信念——講述真相,同時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