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教授被中共當局以「嫖娼」罪名拘捕6天後,已被清華大學開除。許教授曾多次批評中共當局,可謂針針見血、切中要害。

網上傳出的這封《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的文件,是清華大學7月15日簽發的。

文件稱,許章潤被開除是因為兩大原因。一是,他涉嫌在四川成都「因為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二是,他自2018年7月以來多次發表文章,這違反所謂的「《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有關規定」。

文件稱,許章潤如對處分決定不服,可以自接到處分決定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有關主管部門申請覆核。

7月15日,許章潤教授被被清華大學開除。(網絡圖片)
7月15日,許章潤教授被被清華大學開除。(網絡圖片)

《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其中一條就是:「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云云。

現年57歲的許章潤,7月6日因所謂「嫖娼」罪被警方從北京的家中抓走,7月12日被獲釋回家。

許章潤朋友:中共無底線的「誣陷」

外界普遍認為,許章潤教授是因言獲罪。

許教授的朋友耿瀟男也指,「這只是他們(中共)用來對付那些他們想令其噤聲的人的卑劣中傷。」她批中共當局毫無底線地「誣陷」許教授。

「許章潤早就預料到這一天。」耿瀟男說,「他家前門上一直掛著一個裝有衣服和牙刷的包,這樣當他們把他帶走的時候,他就不會沒有換洗衣服了。」

專家:中共是一個非法政黨 找個理由太容易了

畢業於清華大學的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近日對大紀元談起中共實施的「港版國安法」時指,「共產黨它從來就不是一個合法的、守法的一個政黨,它一定會使出各種各樣的陰謀詭計、去破壞這場香港民主派的初選結果。」

中共會找各種理由直接DQ(取消)香港抗爭派的立法會議員選舉資格。找個理由打擊民主人士,對中共而言太容易了。

「他們前兩天還專門給我們清華的許章潤教授加上了一個嫖娼的這個罪名,隨便就可以抓,哪怕是給你P一張照片,他們都可以做。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政黨是毫無底線的,他們甚麼都做得出來,我一點都不懷疑。」李恆青說。

許章潤批中共 針針見血

外界認為,許章潤被抓、被開除,與他多次在網上發文,批評中共極權、「文革捲土重來」、「極權政治全面回歸」、中共防疫無能,以及他近期在紐約出版的《戊戌六章》有關。《戊戌六章》是許教授近幾年發表的10篇文章合集。

2018年7月,許章潤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批評中共現行政治與社會方向以及領導人的倒退趨勢,並提及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影響。

2020年2月初,許章潤發表《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文章開篇說,「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佈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

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許章潤表示,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

2020年5月,許章潤發表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矛頭直指問題核心。

文章結尾這樣寫道:「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昇平、骯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庚子春末夏初,忿然、憂然而愴然矣。」#